对于千禧一代的我们来说,早午餐是一剂鸦片。我们每天出去吸食“鸦片”,是因为我们买不起房。早午餐是便宜的,种类还多,我们可以不断尝试。可房价是个天文数字,我们只敢仰望。我们扎堆吸食“鸦片”不过是想让自己过的好点,可婴儿潮那波人却想夺走我们的乐趣。他们坐在上世纪就买下的房子里指责我们不努力工作买房,而且他们还认为我们怠惰,也看不到社会对我们的不公。我们连吃个早午餐都要被责备,简直够了!所以婴儿潮们,闭嘴!

 

生活可以很简单

生活可以很简单

生活可以很简单

生活可以很简单。比如说你在父母家鬼混到30岁(以一种混搭且奇怪的室友关系和父母相处),悠闲地喝着自己冲泡的速溶咖啡,而不是叫外卖拿铁。你还能坐在餐桌边,吃着你爸妈用自营金枪鱼罐头做的午餐。你的同事也不指望你能掏份子钱,更不指望你能给慈善事业捐款。

你倒很想存钱买个房,可是一分一分,一块一块的攒钱实在痛苦。

你偶尔还会在高朋(美国一家团购公司)上团购一份15美元(约101元)的牛排餐。在家的娱乐项目也就是看个电视,有时看到《装修街区大作战》(The Block,澳大利亚一个系列电视节目,类似国内的“交换空间”)里的改造情节,还会惊到你。

早午餐是为了废材而存在的

早午餐的存在,满足了那些既存不下钱也不会做饭的废材。

你的生活向来无趣,过得像个忏悔者,为了更高的追求只好推迟现在的享乐。你的白日梦不仅有逛拍卖会还有继承房产。在浏览器上刷新realestate.com.au(澳大利亚租房中介网)的内容都比看黄片要让你兴奋。

其实很多时候,房地产与生活的关系就像黄片与性(就像你虽然看得到黄片,但你不见得有机会展示你的技术是一样的)。就拿那些普通人买不起的豪宅,和逛不起的拍卖会(有钱人那它作消遣)来说吧,只有超级富豪,或者有钱有势还有能力去操作负扣税房地产投资(negatively gear,在美国和澳洲本地的高收入人群,可以通过房屋的高折旧来获得政府的退税)的人,才玩得起。

然而人口统计学家伯纳德·肖特(Bernard Salt)并不这么想,他上周在《澳大利亚人》(Australian,一家澳大利亚报纸)上发表的言论让千禧一代(95年以后出生,代表着与网络和计算机科学高速发展同时长大的一代,是在21世纪后成年的一代)很郁闷。他说,只要这帮人再也不买“潮人咖啡”和碎鳄梨(我们习惯叫它牛油果)烤面包,那他们就能买的起房。

碎鳄梨烤面包

碎鳄梨烤面包

肖特表示:“我见过年轻人买洒着碎鳄梨和羊乳酪丁的粗粮面包,这一个就要22美元(约149元)好吧,而且有时还买了不止一个(那么小一个,你确定一个就能吃饱?)。我说我能吃这么贵的东西,是因为我已步入中年,而且家庭事业双丰收好嘛。但是年轻人怎么能吃这么贵的东西呢?他们不该为了省钱而在家里吃饭吗?他们多久下一次馆子啊?讲真,每周少吃几次碎鳄梨烤面包得钱都够他们买套房了。”

我说,老盐(盐罐上也写着“salt”),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伐!你知道悉尼的房价上涨的多快吗!(哦,你不知道,你只知道碎鳄梨烤面包贵)房价涨起来,可比碎鳄梨烤面包涨价要快得多!悉尼现在的平均房价是100万美元(约6765400元),想买房是吧,那就先存上个20万美元(约1353080元),把20%的押金付了再说,而且到手的房子位置不好还不大。

所以各位,听老盐一句劝,放弃一周吃一次碎鳄梨烤面包做早午餐的念头,这样你就可以在175年内省出你的押金。你可是省掉了9100个22美元的碎鳄梨烤面包,搞不好还是洒着羊乳酪丁的呢,哦对了,可能还有辣椒片。

买不起房,但我们想过得更好

还有,上周悉尼坎伯当(Camperdown)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一室一厅的房子就想泡妹子,你这

推特截图

推特截图

是在做梦)卖了123万美元(约8338539元),然而2013年才卖688500(约4667548元)美元。(今年是2016年,也就是说3年内翻了一倍,可以的,我还能说什么呢)

当你买不起房的时候你打算做点什么?嘛,你决定过得好点。

所以你用优步(Ubers,美国开发的一个打车APP)打车,来几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发现手机出新立马就换,还经常去吃早午餐(很多这样的东西,特别是旅行和电子产品都在降价,而房价长得却比工资快)。(工资与房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问题)

所以对于买不起房的我们来说,早午餐是一剂精神鸦片。我们每天吸毒却不买房,并不是因为毒瘾大,而是因为我们根本买不起房。

所以,来吃早午餐啊!来啊,快活啊!

我们观望早午餐市场,就像婴儿潮那群人观望房地产一样的仔细。最火的早午餐点在哪儿?哪个区域的早午餐还没有被有钱的吃货炒出高价?哪里还能买到货真价实的10美元(约67元)以色列烤鸡蛋?哪个早午餐上了Broadsheet(一个澳大利亚的网站,类似国内的花瓣网)的好评?我们排队购买早午餐,并拍照发ins(Instagram,国外的图片分享APP),我们还用它作为社交标志,就像人们过去用房子代表社会地位是一样的。

早午餐可是我们的一切啊!老盐你休想抢走它!

 

买不起房是有原因的

我去年采访了尼克·谢尔顿(Nick Shelton,美食及报纸网Broadsheet的创始人)。他说根据委托调查显示,年轻人(这群吃货拿Broadsheet当圣经)每周下九次馆子。(虽然一周七天,但是休息日嘛,总想对自己好一点)早午餐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跟迷信房地产市场(《纽约时报》称其为早午餐工业园区)一样,只不过早午餐的价格远低于房地产就是了,所以你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我们心里是难过的,倒不是因为早午餐阻止了我们存钱买房,而是因为我们花在餐厅和早午餐上的时间越多,也就意味着我们越是没什么时间用来参加必要的政治活动,来反抗这个让人讨厌的不公社会。

吃完早午餐,我们是晕着离开咖啡厅的,因为我们不仅喝了三杯拿铁,还被一堆马斯卡邦奶酪猪肉馅饼撑到呻吟。这种状态,让我们无法有效地反抗收入不公和负扣税房地产投资人,也使得我们买不起房。可是,我们无法脱离这种状态,毕竟饭还是要吃的,日子也还是要过的。

我正坐在郊区的一栋豪华别墅里,边吃早午餐(橄榄烤鸡蛋,16美元一份,“好吃”到流泪)边写这篇文章。其实我根本买不起邦迪海滩(Bondi,位于悉尼,澳大利亚冲浪中心)的房子,我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我买的起这里的早午餐(……嗯,也只有早午餐了)。对我这种花16美元(约108元)才买个蛋的人来说,也就只有吃早午餐的时候能在这里待一小会儿了。

其实我们是生气的。毕竟我们想买的是房子,而不是早午餐。事实则是我们只买的起早午餐,现在可好,婴儿潮那群人想夺走我们的早午餐啊喂!【全文完】

 

注:截止2016年10月22日,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为1美元=6.7654人民币元,文中相关数据按此汇率进行换算。

编译:余羽桐

排版:徐建军

责任编辑:邓靖琪 华超逸

文章来源:The Guardian

文章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oct/17/baby-boomers-have-already-taken-all-the-houses-now-theyre-coming-for-our-brunch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