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各地都采取了一定程度的封锁措施。然而,早在疫情之前,各种各样的禁闭就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现在,世界各地政府正在逐步放宽限制措施,这种特殊的“监禁”将会过去,大部分人将会重新获得自由——至少是人身自由。然而,各种各样的禁闭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

人们生活中存在着各种各样、不同程度的禁闭。“禁闭”通常不表示监禁,更不表示孤立或者隔离,而是设定限制。这些限制通常是自我强加的,或是由父母、社会设定的。

第一种禁闭是“身体的禁闭”。

身体的禁闭始于母胎。足月的胎儿蜷缩在母亲肚中。对于胎儿来说,母亲的肚子禁闭了他的身体。新生婴儿睡着的时候,有时候会伸出手臂,似乎是通过检查身体的限制来寻求心理的安慰。在一定程度上,用襁褓尽可能地将婴儿裹紧可以让婴儿获得这种心理上的安慰。襁褓不仅可以确保婴儿的四肢笔直地生长,还有道德方面的作用。襁褓将婴儿的四肢束缚得笔直,自然而然地也将纪律和规矩带入了孩子的大脑。虽然很多诸如此类的禁闭在现代生活中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对待禁闭的态度不仅仅是普遍的社会规范问题,它还存在于旁观者的思想和情绪之中。

自古以来,人们对于禁闭的恐惧感通常来源于文学作品。

对于装疯卖傻的哈姆雷特(Hamlet)来说,这个世界本身就包含着许多禁闭,例如:病房和地牢,而丹麦王国则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禁闭。在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珀西·比希·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看来,他那个时代的整个制度结构就是一种禁闭,尤其是对于自由恋爱的禁闭。尽管塞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把伦敦这座城市看得和自己的生命一样重要,但对于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和约翰·济慈(John Keats)来说,这座城市则让他们感到“压抑”。就像不愿意被禁锢于笼中的鸟儿一样,诗人们也试图逃离这方寸之地。许多童话故事也不乏禁闭的题材,如在布满荆棘的宫殿里沉睡的睡美人以及高塔上的长发公主。虽然最后她们都得到了王子的拯救,但是通常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她们的禁闭已经结束。

然而,即使是严格的禁闭也不一定令人恐惧。相反,它可能是一种解脱。

希腊神话中,为了躲避太阳神阿波罗(Apollo)的追求,河神将月桂女神达芙妮(Daphne)变成了一颗月桂树。罗马神话中,为了躲避潘神(Pan)的追求,山林女神西琳克丝(Syrinx)(以贞洁闻名,译者注)请求父亲河神拉冬(Ladon)把自己变成了一株芦苇。显然,对于神话故事中的月桂女神达芙妮和山林女神西琳克丝来说,这种严格的身体禁闭不是束缚,而是解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禁闭也许是另一种更加自由生活的开始。

第二种禁闭是“灵魂的禁闭”。

对于那些崇尚柏拉图哲学的人来说,另外一个自我强加的禁闭则是灵魂的禁闭。正如苏格拉底在《斐德罗篇》中解释的那样,若灵魂无法自由翱翔,它们会从天堂坠落到人间,等待它们的是必死的命运。浪漫主义诗人把这种可以唤醒灵魂的禁闭当作珍宝。在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不朽的征兆》中,甚至是草丛中的野生三色堇也会让灵魂获得自由。作家和思想家一直认为灵魂的禁闭是有用的,甚至是必要的。灵魂的禁闭也是有技术性的,即严格地遵守和谐与对立,或者是节奏与韵律。

禁闭让我们可以集中精力、远离干扰。它可以帮助我们探索内心世界,让我们沉浸于“真我”之中。同样,在探索真实的世界中,禁闭常常也是必不可少的。阿波罗15号宇航员艾·沃登(Al Worden)坐在一个6.17立方米的太空驾驶舱中,绕月环形了67个小时,而同行的另外两位宇航员则在太空中行走。限制了沃登身体的不仅是太空驾驶舱,还有笨重的太空服、太空航行地面指挥中心的实时指挥。在他后来写的一首诗中,他对于当时所处的狭窄空间只字未提,却描述了在闪烁着的群星中,他的身体和灵魂是多么的自由。在这个“朦胧且伤痕累累的地球”上,似乎凝聚了宇宙中所有的色彩。诗中这样写道:

 

地球不再有边界,我们飘向远方。亲眼看看我们到底身处何方。

 

 

【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李雪
校改:魏敏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