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多年来,民众普遍认为男人是处于强势地位的人群,不易受到伤害,然而调查表明许多男性都曾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侵,他们也是“脆弱人群”。无论是由来已久的性别偏见,还是过分强调的男子气概都逼迫男性变得坚不可摧,即使是受到伤害也要保持沉默,更不用说寻求帮助。

性侵受害者伊曼纽尔·阿金托拉(Emmanuel Akintola)在26年后终于鼓足勇气,讲述了他伤心欲绝的过往。“在我10岁时,我的姑姑性侵了我。现在我已经36岁了,我依旧在自慰和抑郁中苦苦挣扎”,童年的伤疤根深蒂固,过往的经历就如同潜伏在阴影中的恶魔,让他惶惶不可终日。

坦白带来的嘲讽可能比性侵本身造成更大的伤害

公众对于性别存在着刻板印象,即女性是容易受到伤害的弱势性别,而男性是占据优势地位的强势性别。这样的观念扎根在人们心中,也为男性贴上了错误的标签,正因如此,当男性遭遇性侵时,想要寻求帮助变得特别困难,甚至有时候,“男性遭遇性侵”都成为了禁忌话题,更别提当事人自己站出来坦白这件事。因为他们不仅得不到任何帮助,反而更可能承受他人的冷嘲热讽,这种坦白带来的嘲讽可能比性侵本身造成更大的伤害。为了避免二次伤害,男性通常对这些经历闭口不谈,长此以往,男性不受伤害的假象便更加深入人心。

“坚不可摧”的男性

报告显示,六分之一的男性曾在童年或成年后遭受过性侵犯。

2018年8月,“MeToo”运动的倡导者、意大利女演员艾莎·阿基多(Asia Argento)遭前合作伙伴吉米·本内特 (Jimmy Bennett)指控,吉米称艾莎曾在五年前侵犯了自己。据《纽约时报》报道,尽管阿基多否认了这一说法,但进一步的消息显示,她与本内特达成了一项协议,并支付了38万美元的赔偿。

尽管遭受性侵的男性并不在少数,受害者也留下了长久的心理阴影,但男性却对性侵的事实闭口不谈,甚至故作坚强,这种沉默文化掩盖了对他们造成的伤害,使得人们忽略了事态的严重性。STER(Stand To End Rape Initiative)的创始人阿约德吉·奥索沃比(Ayodeji Osowobi)表示,性侵不等同于性别中立,男性和女性都有可能受到伤害。

性别偏见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男性,过分强调的男子气概增加了他们信仰的力量,许多男性即便遭遇性侵也会下意识地压抑心理创伤,伪装成坚不可摧的真男人。

在人们心中,男性大多身体强壮,性冲动强烈;而女性则弱小被动,无力反抗。也正因如此,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男人事实上也是各种暴力的受害者。实际上,许多男性曾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侵犯,但却很少为外人知晓,因为他们常常对此感到羞愧,不敢告诉别人也不敢寻求支持,对此事绝口不提。

被性侵后的无助

阿金托拉提到,“一开始,我害怕女人,直到多年后才克服了这种恐惧,最近这两年才敢说出这件事”。

不幸的是,大多数经历过性侵的男性同他一样,直到不惑之年才鼓起勇气走出性侵带来的阴影,而有些人却一辈子深陷恐惧的深渊。

2013年7月1日成立的米拉贝尔中心( Mirabel Centre)是一家帮助性侵受害者回归正常生活的机构,但直到目前,前往该中心就诊和治疗过的男性受害者仅有92人。

心理学家称,延迟恢复会对受害者本人及周围人的生活产生多重影响。心理学家英科尔·安吉尔(Yinkore Angel)也提过,性侵犯对男性和女性的影响实际上没有什么不同,他们都需要花时间来直面这个问题。面对性侵伤害,女性的表现属于外向型,更敢于吐露真相,寻求外界帮助;而男性受害者则表现为内向型,倾向于压抑情绪,隐藏创伤继续生活。因此,男性有更大概率出现滥用药物、罹患慢性病的情况,此外创伤后产生的应激障碍、抑郁症、自杀倾向等心理疾病也会对日常生活造成深远影响,更有甚者还可能导致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久盼不至的支持

在帮助女性受害者走出心理阴影的路上,我们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在救助男性受害者方面,我们的力量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花大力气鼓励他们挣脱陈旧观念的束缚,拒绝保持沉默,发声寻求帮助。

阿金托拉表示,父母和监护人也应该做出改变,如何保护女孩也要如何保护男孩,这样做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如此,当男孩受到伤害时,才会有说出口的勇气。因为当今社会,大众所期待的男性和女性的形象刻板且偏颇,女性应当是脆弱的,面对伤害苦苦挣扎,而男性则应当坚强,无惧伤害。

我们需要支持男性受害者,让公众意识到阻碍男性畅所欲言的沉默文化,并致力于打破这一局面,这将有助于受害者的康复。改变男性的观念,让男性认识到寻求帮助的重要性及必要性,打破男性遭受性侵话题的禁忌,不但为男性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让他们走出困境,而且能帮助他们找到治愈的方法。【全文完】

来源:卫报
作者:佚名
编译:杨登丰
校改:田杏
责任编辑:曹丽荣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