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心理学有一个术语叫道德叛逆者(moral rebel)。什么是道德叛逆者?哪些人可以称为道德叛逆者?他们有什么特点?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2017年4月9日,美国联合航空公司UA3411航班出现超额预售现象,航空公司随机挑选四名乘客要求让座。一名亚裔医生被抽中后称自己第二天要看诊病人,拒绝下飞机。随后,这名医生被警察强行拽离座位,并在机舱过道拖行。在此过程中,整个机舱只有一名乘客当面对警察的行为提出质疑,其他乘客只是拿出手机拍照录像,在网上表达自己的愤怒。

这一现象的存在其实并不让人意外。大量的研究显示,当有别人在场时,人们不太可能主动介入此类事件,因为我们认为总会有人挺身而出。心理学家称这种现象为旁观者效应。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会陷入这样一种效应中。总有人会拒绝沉默,拒绝做旁观者,从人群之中走出来为别人发声。心理学家将这类人称为道德叛逆者。当这些人感到无所作为与他们的价值观相悖的时候,即使将面对潜在的社会负面后果,他们也会奋起反抗。这些人在个人技能和个性方面有许多共同点,甚至在神经学层面也存在相似之处。

专业技能

我是否采取行动有那么重要吗?这个问题可能就是挺身而出者和袖手旁观者的区别。这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在紧急情况下挺身而出的可能性更大。比如,在某些场合中,医生、护士、军人或消防员会觉得自己更有义务站出来。

在一项实验研究中,研究人员分别从一个护理项目和一个普通教育项目招募了同等数量的学生,让他们填报一份问卷调查。研究人员将这些学生分为两批,第一批学生每个人单独待在一个房间填写调查问卷,第二批学生分别和一名伪装成学生的工作人员呆在一个房间。在填写过程中,他们会听见门外有人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声音。

结果显示,对普通教育项目的学生而言,单独在一个房间的学生比有同伴的学生伸出援手的可能性更大,而对护理项目的学生而言,无论他们是否独自一人,他们伸出援手的可能性都是一样高的。这不是说护理项目的学生更善良,而是说明了,因为他们知道如何去做,所以认为自己有责任采取行动。

也有研究显示,权威人士更有责任感。但是不排除在某些场合,有专业知识的人可能会比权威人物更能控住场子。

性格特征

道德叛逆者往往有很强的自尊心,他们对自己的判断、价值观和能力饱含信心,除此之外,他们还相信自己的行为能对结果产生影响。

为了进一步弄清楚是哪些具体的性格特征给道德叛逆者提供了勇气,泽维尔大学的塔米·索南塔格(Tammy Sonnentag)和堪萨斯州立大学的马克·巴内特(Mark Barnett)研究了两百多名七、八年级学生的品性。

首先,他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在社会大众普遍保持沉默,随大流采取行动的压力下,你是否愿意为他人站出来,说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并要求学生对自己的意愿程度打分。接下来,他们要求每个年级的全体学生和一名老师,以每一位同学的日常行为为依据,对该学生在上述压力下的行动倾向打分,目的是排除学生自我评分和实际行动不符的情况。

实验结果显示,对于哪些同学属于道德叛逆者,学生本人和同学及老师之间的意见高度一致。这些学生身上也存在相同之处,例如,他们都自我感觉良好;自我认知题目的自评分数极高;都十分相信自己能实现目标;即使面对社会压力也能挺身而出。此外,他们还认为自己的观点优于其他人,因此他们身负分享这些观点的社会责任。更重要的是,这些学生迎合大众的想法并不强烈。在融入群体和做正确的事之间,他们很大概率会选择后者。

这类研究存在一个缺点,因为其结果完全依赖于受试者的自我评价,而我们真正想知道的,是这些性格因素是否真的会促使他们按照自己所说的那样行动。毕竟,大部分人都认为自己会在紧急情况下站出来,但真正做到的人并不多。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选择了一个特殊的群体,观察他们的性格特征,这群人曾在纳粹大屠杀(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大肆屠杀犹太人)中对别人施以援手。

观察结果表明,和那些没有在此事件中帮助过别人的人相比,冒着生命危险对犹太人施以援手的人的独立性、感知行为控制能力和社会责任感更强,更喜欢做有挑战性有风险的事。此外,相较其他人,他们更无私,更富有同情心。正是这些品质给了他们勇敢站出来的信心。

大脑活动

道德反叛者在性格上的确存在相似之处。那么,从解剖学上看,他们的大脑构造会和别人有所不同吗?

2014年,乔治城大学的一项调查检测了19名肾捐献者的大脑活动模式。检测结果显示,其大脑杏仁核(大脑中处理情绪的部位)的体积比大多数人大8%,且更加活跃。

在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选取了60人为研究对象,其中30人也曾捐肾给陌生人。每一位参与者须和一名陌生人组队,配合完成一系列实验。在一组实验中,研究人员对该名陌生人的右手拇指持续施压,参与者在一旁观察,两人的大脑活动都将由核磁共振成像记录下来。另一组实验中,研究人员将对参与者的右手拇指持续施压,并记录其大脑活动。

对比结果显示,对非肾捐献者而言,自己感到疼痛时的大脑活动强度高于观察别人的疼痛,而对肾捐献者而言,两种情况下的大脑活动强度是一样的。

 

面对社会失声越来越严重的情况,有些人克服,有些人屈服。克服了,你就是道德叛逆者;屈服了,便陷入了旁观者效应。你会怎样选择?【全文完】

来源:发现
作者:Catherine A. Sanderson
编译:吴琴
校改:肖玉娥
责任编辑:李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