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梦死的人从不展望未来,哪管它洪水猛兽呼天抢地。未来似乎触不可及的遥远,遥远得与现在的生活无关。但《四个未来:后资本主义生活》一书的作者,彼得·弗瑞斯,却不这么认为。他反对盲目乐观的技术乌托邦主义,在书中指出未来将是一个政治问题而非技术问题,同时预测出人类可能的四种未来模式,其中最有可能是灭绝主义社会。唯一的机会却在当下。

电脑很快就会让人类没工作是世界上许多聪明人坚信不疑的看法。他们意识到,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的突破将有可能使各种劳动自动化,如自驾车将取代出租车和卡车司机、软件将取代律师和会计师等。人类最终会迎来一个几乎所有工作都能由机器人完成的时代,然而,这到底是乌托邦还是噩梦呢?

four-futures-life-after-capitalism《四个未来:后资本主义生活》一书的作者,彼得·弗瑞斯(Peter Frase),给出了关于乌托邦或噩梦的答案:人类的未来可能有四条进路,分别通向天堂和地狱。请看本文慢慢道来。

对未来已有不少专家进行预测,但弗瑞斯的想法与大多数预测者截然不同。主流的看法是,自动化将意味着更多的休闲娱乐,原因是人们从繁忙的日常工作中解脱出来,更多的精力会放在艺术、手艺或慵懒梦幻的生活中。对此,弗瑞斯的看法是,科技并不能完全决定未来的模样,充其量只能是某种可能性的参数之一。乌托邦就是这某种可能性,但就凭机器人的普及就能帮助我们实现之?目前困扰人类的贫富两极分化,环境污染等问题仍然会一直伴随我们,不会因自动化的普及而消失。

这么显而易见的观点却令人懊恼地在众多未来预测版本中缺失,人们似乎不太喜欢弗瑞斯那过于现实、没有预测感的版本。但事实有时就是那么不讨人喜欢,让我们来看看弗瑞斯版的未来之路吧。

共产主义

四种将来之一是“共产主义”,这里,弗瑞斯指的是纯粹无邪的共产主义。

对马克思来说,共产主义并不代表专制的党派国家,而是经过长期的社会发展和技术变革后的田园生活之诗。共产主义社会是如此富有生产力且人人平等,没人必须为了生活而努力,都履行着马克思的格言——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然而机器人、自动化、干净无限的能源等科技前提条件不能保证共产主义乌托邦的自动转换和实现。这也是弗瑞斯书中的核心论点:建立我们想要的未来最终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他指出,尽管薪酬劳工制度以后可能成为多余之物,但拥有经济特权的少数人是绝不会坐视自己权力的任何削减。

一旦这些少数人成功在未来自治的经济领域复制自己的支配权力,那么我们的结局便是弗瑞斯看到的第二种将来:租赁主义。

自动为人?(电影《银翼杀手》的一个场景) 图片来源:Allstar/Cinetext/华纳兄弟

自动为人?(电影《银翼杀手》的一个场景) 图片来源:Allstar/Cinetext/华纳兄弟

租赁主义

租借主义意味着社会资源的充裕富足,但“产生富裕的技术被一小群精英所垄断”。换言之,少数人的特权和垄断地位不仅仅是拥有机器人这种物质财富,他们还占有技术和数据。未来的自动化世界将任何日常劳作编程为数据信息,你也许拥有一位精密复杂的机器人,但你还需要安装程序来指挥它煎蛋饼或冲马桶。每一种新功能的背后都是下载安装的程序,而每一个程序都被知识产权所保护,想要机器人帮你冲厕所的新功能吗?请先付一笔版权费吧!

这意味着我们还是需要一份工作来挣钱。唯一问题是,在未来世界里,没有那么多工作岗位,因为机器人帮我们干了很多。人工活儿基本都是属于控制域的高级工,如软件代码编写者、打知识产权侵权官司的律师,或者规训没钱买程序的大多数穷人的警察。很有可能租赁主义直接导致社会的大面积失业和停滞不前,经济仍然需要消费者,而少量的工作岗位和没钱的大众都不可能成为推动经济的消费者。

尽管听起来没那么让人愉悦,但不得不说租赁主义还是乌托邦式的的未来景象,因为它仍然支持这样一种假设:我们能在未来发现一种富足的清洁能源。有没有想过另一种恐怖的场景:能源耗竭而无替代,生态环境污染而气候变异?

Uber创业公司Otto的高级程序工程师Matt Grigsby在自动驾驶的卡车上 图片来源:Tony Avelar/AP

Uber创业公司Otto的高级程序工程师Matt Grigsby在自动驾驶的卡车上 图片来源:Tony Avelar/AP

社会主义

如果人类要从能源和环境的困境中生存下来,我们的社会可能会像“社会主义”,这是弗瑞斯描绘的第三种未来形式。

社会主义没有捷径。自动化时代仍将如期到来,但我们也许无法突破科技的瓶颈,发现源源不断的无碳清洁能源。这就意味着社会必须通过一个以国家为主导大规模的运动,以传统的方式来抑制温室效应,这需要从根本上重塑我们的基础设施、居住环境以及消费模式。关于这场运动,弗瑞斯设想出一些考虑周全的建议,比如全球性的同工同酬,还有与之匹配的计划性市场经济。然而,你完全可以感到这种未来,虽然体面民主,与它的表弟——共产主义相比,显得无聊至极。

灭绝主义

比无聊更糟糕的是“灭绝主义”,是真正可怕的、弗瑞斯的第四种,也是最后一种未来。

灭绝主义的未来世界中当然也会有自动化和机器人,也会有社会主义的那种物质能源匮乏,但却不会留出任何空间给平均和民主主义。其结果是一个新封建主义的噩梦:富人撤退到层层加固的领地中,利用机器人完成所有的日常劳作而不需要穷人帮忙;其他人都被困在外面一个快速变暖的、炎热的、潮湿的地狱。

“自动化生产带来的一个巨大危险,特别是在一个阶层分明、物资奇缺的世界中,即是让大多数民众成为统治精英眼中毫无用处的多余。”弗瑞斯分析道。对于社会之多余者,统治者总是喜欢把他们储存在监狱和难民营中,既然不需要更多的劳动力,掌权者会在某个时刻发现,其实让他们直接消失会更方便一些。

可以说,弗瑞斯众多的未来预测中,灭绝主义最有可能成为现实 – 他是那么能写,而我们如今的世界仍是那么野蛮。这让人寝食不安,夜不能寐。然而,细心的弗瑞斯淳淳引导他的读者,以免使之落入绝望与无助。他写道:“统治者们为大众描绘出一个安逸光明的未来;左派愤青喋喋不休唠叨这个世界注定的沉沦,但未来也许既不光明也不灰暗,它将是我们的行为画出的颜色。”【全文完】


来源:The Guardian

链接:Four futures: life after captalism

编译:徐建军

责任编辑:三表叔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