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这几年疫情使人们的生活变得不便利起来,人们尽可能的减少不必要的外出旅行,但人们日常生活出行也正在减少,这仅仅是因为疫情吗?

固有的旅行模式已不复存在,公共交通需要找到新出路

在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人们的公共交通费用受疫情影响明显减半。在伦敦,政客们恳求人们陆续回到办公室工作。纽约市长埃里克•亚当斯(Eric Adams)要求银行老板们以身作则,乘坐地铁。

纽约市长提倡公共交通

但这些方法似乎都没起什么作用,地铁的繁忙程度只有疫情前的三分之二。今年4月,奥克兰的公交系统繁忙程度只有三年前的一半。虽然人们担心“死亡交通”(编者注:原是一款在1997年推出的血腥暴力名为“死亡赛车”的游戏,这里可以理解为人们害怕乘坐公共交通感染新冠病毒,公共交通带有死亡的恐惧),但他们并没有把公共交通工具换成私人交通工具,他们只是走动少了。

虽然在未来旅行可能会进一步恢复,但回到疫情前的模式似乎是不可能的。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并非所有的旅行都减少了。去年夏天,巴黎人的购物之旅比新冠出现前更多,在纽约,周日的旅行比工作日的旅行更受欢迎,而高峰时段的通勤是真正让公共交通崩溃的原因。

这表明,人们出行上的变化不是由对感染的恐惧引起的——对疫情感染的恐惧反而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出行的变化而是由根本的工作习惯重新调整引起的。

 

公共交通系统的供需匹配

发达国家应该接受这一新的现实,并开始建设与之相匹配的交通系统。基础设施项目只是在传统的“郊区到市中心路线”上增加容纳量,现在看来尤其是在大城市里是毫无意义的。它们还停留在疫情前,即城市之间的旅行就像一个星号,或者车轮的辐条,人们挤在放射状的道路和铁路线上。

而现在的旅行更像一张蜘蛛网,人们在更稀疏的路线上,旅行次数更少了,且通常旅行时间更短了,他们在短距离之间来来回回。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经常用于短途旅行的公共汽车的空车辆比用于长途火车的空车辆少得多。

我们可以推断当下人们出行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有强烈理由推出像按需分配的公交车和“移动即服务”的创新,将公共交通和出租车以及共享单车等个人交通方式结合在一起。这可以更好地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并更接近汽车的便利性。如果公共汽车公司、铁路线路、有轨电车等系统不联结起来综合满足人们需要,只会让公共交通更加混乱不堪,而且公众往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如今人口正在增长但需要减少拥堵和碳排放,因此各国不应放弃公共交通项目。与其将沿着伦敦新伊丽莎白线或纽约伊斯特河下耗资巨大的隧道建得更长,还不如让人们更容易在城市之间旅行。

 平衡公共交通的资金收支

目前,人们的出行意愿降低造成的公共交通经济崩溃,政府将不得不为之买单。但最终必须找到另一个资金来源,以弥补损失的票价收入。各国应停止交通拥堵收费这样的计划提案,而应立即着手制定这些计划。道路收费应该主要用于管理需求和为公共交通筹集资金,而为了减少碳的排放,则需要用监管、补贴和燃油税等手段来降低人们对污染严重车辆的使用量。【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林金鑫
校改:龚丹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