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人类沉默的伙伴,树木的秘密一直激发着人类去不断思考和探索,探索它们的生存方式、生命之间的情感维系方式、交流方式以及他们对整个生态系统的重要贡献。曾被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称作“最具渗透力的传教士”的树木,用无声的语言传递着信息。而树木本身的秘密也吸引了无数好奇的人前往探索发现。

该图为阿瑟·拉克姆为1917年出版的格林兄弟童话所作的插图。

德国森林学家彼得·渥雷本 (Peter Wohlleben)曾在德国埃菲尔山森林任职管理员,在工作中,他对树木的看法从商业角度变成了人文关怀,他曾将优化森林产量作为自己的职责所在,也认为自己十分了解树木的秘密生活。在他为森林游客组织森林训练和木屋旅行中,这份工作重新点燃了他对大自然的好奇和热爱,他开始去了解树木的语言、森林对世界发展的作用,也开始理解非人类意识。树木在他眼里已经从货币变成了无价之宝,它和人类一样,有记忆,有美满的家庭,也会经历痛苦。那么树木生命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图片来源:Brain Pickings(非商业性独立书评网站)

图片来源:Brain Pickings(非商业性独立书评网站)

树木之间存在着互惠关系,具有惊人的社会性。

渥雷本(Wohlleben)在他的著作《树的秘密生活:树的感受和沟通——发现隐藏的世界》中写道:在一颗奇怪的“苔藓石”背后,竟隐藏着树木生存的惊天秘密。一棵死亡四五百年的树桩留下的残骸通过附着在地面上,以一种非光合作用的方式存活至今。科学家发现,相邻的树木通过它们的根系互相帮助——要么直接地将他们的它们的根系缠绕在一起,要么间接地在根部周围建立生长真菌网络,作为一种延伸神经系统将周围的树木连接起来。令渥雷本(Wohlleben)不解的是,为何树木之间会分享食物?甚至去滋养自己的竞争对手?事实上,和人类社区一样,树木间也存在着互惠关系,具有惊人的社会性。一棵树无法决定当地的气候,但是森林可以构建一个生态系统,形成一个保护层。树木想要长久地存活,需要保持森林的完整,只为自己而活的树木往往无法走向老年。从生态系统的角度来看,一棵树的命运和它所在的森林的命运息息相关。或许人们会质疑自身的目光短浅,从而无法看到人类共存。但即使是树木,亲缘关系也会有所差别。每个人,每棵树都有自己的价值,树木之间的联系程度,甚至是感情的程度,都会决定周围树木的作用大小。

树木之间的交流并非局限于本物种。事实上,它们和其他物种是紧密相连的。

渥雷本(Wohlleben)在著作中还写道树木拥有嗅觉、味觉警告系统。例如非洲大草原上的一种名为金合欢的荆棘树,为了摆脱大型食草动物,会向叶子中注入有毒物质,同时,释放出一种警告气体(特别是乙烯)作为危机信号,随后收到信号的预警树也将毒素注入它们的叶子中,为自己做准备。但信号传递的速度比人类慢很多——它们的电脉冲以每分钟三分之一英寸的速度爬行。因为速度缓慢,所以会有多个部位同时进行以弥补速度上的差距,比如树根会将信息传播至整棵树,从而触发树叶释放特定的香气化合物来抵御外敌。树木还会通过味觉系统来抵御捕食者,不同的树木会分泌不同种类的“唾液”。

摘自塞西尔·甘比尼为伯纳黛特·波尔基的著作《奇怪的树》所作的插图。

植物间的相互联系不局限于某一区域的生态系统。

20世纪20年代,黄石公园里狼的消失开始改变了整个生态系统。公园里的麋鹿增加,以溪边的白杨、柳树和杨树为主食,导致植被减少,依赖树木的动物离开。七十年后,狼又回来了,麋鹿懒散的觅食日子也结束了。随着狼群的移动,它们的觅食量减少,树木也重新长了起来。杨树和柳树的根再次稳定了河岸,减缓了水流。这反过来又为海狸等动物创造了返回的空间,依赖河岸草地的动物也回来了。事实证明,狼比人更善于管理土地,它能创造树木生长的条件,维持一个区域生态系统的稳定。此外,渥雷本(Wohlleben)还参考了北海道海洋化学家松永胜彦(Katsuhiko Matsunaga)的研究成果,即掉进河里的树木可以改变水的酸度,从而刺激浮游生物的生长,而浮游生物是整个食物链中最基本、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就连人类的食物也会依赖它。由此可见,植物间的相互联系不局限于某一区域的生态系统。

在渥雷本(Wohlleben)的著作中,他还在继续探索着树木交流的迷人之处,如树木是如何通过种子将智慧代代相传的,是什么使树木如此长寿,以及森林是如何包容其他物种的。相信未来,还有更多的科学家去探索树木的奥秘【全文完】

来源:Pocket Worthy
作者:Maria Popova
编译:伏               彬
校改:肖     玉      娥
责任编辑:李      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