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濒死体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据调查,大多数有此经历的人都曾表示这种经历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深远影响。研究濒死体验的原理也有助于我们了解大脑在极端情况下的运作模式。

濒死体验(NDE: Near-Death Experience)通常发生在身体受到钝性外伤、心脏病发作、窒息、休克等危及生命的情况下。医院的数据显示,大约每10名心脏骤停的患者中就有1名会有如此体验。

濒死体验并非一种想象。亲历者的体验存在广泛的相似性,比如身体疼痛感消失、身处尽头泛着白光的隧道中、灵魂出窍、遇见活着或已故的亲人、遇见神灵等。某些体验还存在生理学上的解释,比如逐渐缩小的隧道视野可能是因为流向视网膜周边的血流减少。

并不是所有濒死体验都是美好的,它也分为积极体验和消极体验。但消极体验的报道数远低于积极体验,其原因可能在于太多积极濒死体验的报道导致消极体验者压力过大或产生耻辱感而不愿分享。无论是积极体验还是消极体验,都让亲历者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和不稳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甚至几十年后回想起来留给他们的感觉依旧很强烈。

 

2017年,两位来自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员提出了一个问题:发生濒死体验时,大脑功能受损但认知功能却在增强,是否可以说明濒死体验只是一种想象?对此,他们展开了一项问卷调查,结果表明,濒死体验留给亲历者的感受比现实生活中的体验还要真实。

濒死体验留给亲历者的感受比现实生活中的体验还要真实。

本文作者相信这种体验的真实性,他坚信,产生濒死体验是人脑自然因果力的作用,并非任何超自然因素,除非有令人信服且客观的证据。

作者关注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它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人类意识,二是一件在现实世界中持续不到一小时的事却对人造成了永久的影响,无论影响好坏,都值得一探究竟。

 

 

据报道,当摄入与神经递质血清素有关的一类致幻剂中的精神活性物质时,也会产生类似的体验,比如裸头草碱、麦角二乙酰胺、二甲基色胺以及5-甲氧基二甲基色胺。这一类物质常用于宗教、精神和娱乐活动中。

需要注意的是,濒死体验广泛存在于人类历史长河中,不分国家、种族、年龄、宗教。虽然宗教信徒通常将濒死体验与其信仰的宗教文化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宗教信徒经历濒死体验的几率并不比非信徒高。

 

检测濒死体验发生时大脑的神经序列是件极其困难的事,因为大脑受损的方式千变万化。而且,人在躺进电磁扫描仪或头戴电极片的情况下,濒死体验无法发生。

或许人体心脏停博时的一些数据可以为此研究提供些蛛丝马迹,但这并不意味着死亡,可以借助心脏复苏恢复心脏活动。

现代社会对死亡的定义是大脑功能丧失且不可逆转。在缺血缺氧的状态下,大脑皮层的电活动逐渐停止,脑电图变为直线,此时大脑为了维持正常状态,会根据人的经验、记忆或文化期望创造一个奇特的故事。等病人苏醒过来,这个故事就成了发生在他身上的濒死体验。

 

冷战期间,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将受过特殊训练的试飞员和NASA宇航员置于离心机中,记录其失去意识及恢复意识的全过程并展开剖析。实验结果表明,他们昏迷期间的感受类似于“二手”濒死体验,都有隧道视野、灵魂出窍、极度兴奋等体验。但该实验目前的成功率并不高,不宜用人体做实验,或许可以用老鼠代替。

 

神经学家研究发现,濒死体验与复杂部分性癫痫有相似之处,它们都有损于大脑意识,且都集中在某一大脑半球的特定区域。癫痫发作时也可能导致物体感知能力发生变化、似曾相识的感觉、去人格化、极度兴奋等。

目前的科学技术还不能为这些相似性提供足够的证据支撑,但或许百年后,神经外科医生可以利用电流,刺激癫痫患者大脑中称为脑岛的部分,从而触发患者产生狂喜的感觉,刺激其它部位的灰质还可触发灵魂出窍或引起幻觉,这些手术可以定位癫痫的发作部位,以便切除。这种大脑异常活动和主观体验之间的联系证明了这些主观体验的产生是出于生物原因而非精神原因。此道理同样适用于濒死体验。

这种大脑异常活动和主观体验之间的联系证明了这些主观体验的产生是出于生物原因而非精神原因。此道理同样适用于濒死体验。

 

为什么大脑在失血缺氧的情况下为了维持自身功能会产生兴奋而非痛苦的感觉,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或许,只要死前大脑仍然保持清醒,未被毒品或其它药物影响,狂喜的感觉会发生在各种死亡形式中,人们在真正死亡之前都会先到“私人天堂或地狱”里逛一圈。【全文完】

来源:科学美国人
作者: Christof Koch
编译:吴琴
校改:肖玉娥
                                                                                  责任编辑: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