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一个深谙法律的高知权贵,利用我国法律漏洞性侵刚满14岁的养女,在引起全民愤怒的同时,人们也要反思,在未成年保护和法律规定儿童性同意年龄为14岁之间应该如何抉择,是否有必要提高这一年纪?鲍毓明事件,要么成为警示,要么成为指示。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世风日下,中国社会陷入了一场令人沮丧的讨论。公众正在争论一个14岁少女是否被她富有监护人强奸——此人到底是比她大三十岁的长辈,还是女孩自愿用性换取礼物和关注的情人。

  长达几个星期隔离令许多人感到无聊和易怒,人们急切地关注着这个案子。故事的每一个反转,都牵动着亿万公众的情绪。尽管女孩多次投诉,还给警方提供了精液和血迹斑斑的卫生巾作为证据,但警方拒绝追究强奸罪,因此,数亿网友谴责被告人——一位成功的律师,并对烟台的警察表示厌恶。4月13日,中央政府作出回应,派出检察官和调差组调查烟台对此案的处理。一家石油公司、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和一所大学纷纷与这名律师终止合作,后者正在取保候审,等待新的调查。最近,少女和她的监护人之间看似暧昧的电话流出,公众不由得怀疑她的故事真实度。其他人则鄙视这名女孩的生母,不该将女儿交给一个中年单身汉作为她非正式的养父。

中国媒体并没有粉饰太平。在追踪报道这个引起公愤的故事时,虽然各大媒体公开回避政治主题,以免引来审查人员的愤怒,但同时也对这名涉嫌强奸犯进行了采访。他称自己被忘恩负义的情人冤枉,并用原告的录音电话来支持他的说法。寻求引述的记者们一直在追踪女孩的行踪,后者多次自杀未遂,如今年满18。他们访问了这个匿名女孩的家乡,向亲戚和邻居透露了她的身份。

尽管如此,期望改革法律的律师和儿童权利倡导者仍在期盼,这个可怕的故事是否会有积极的一面。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法律规定的青少年性同意年龄为14岁,这很矛盾,他们希望重新审视这一法律。

至少从表面上看,中国是一个保守的国家,在农村和小城镇,如果女孩子们主动离开她们的适婚对象或者丈夫,仍然会被老人们苛责。中国的法定结婚年龄很高:女性20岁,男性22岁,在1980年以前甚至更高。在毛泽东时代末期,晚婚是控制人口的一种手段。城市夫妇结婚需要工作单位的许可。在20世纪70年代,如果一对夫妇的年龄加起来不到50岁,他们就要延迟结婚,不然就得不到住房和配给券,后者是装修住房所必需的。然而,新中国成立以来,司法裁决和法律规定的性同意年龄为14岁。据称,烟台养父是在女孩年满14岁数周后才与其发生性关系。

中国法律没有就性同意年龄单独立法。相反,性同意年龄来源于与强奸有关的法律。这一传统至少可以追溯到800年前,当时,南宋法律将与10岁以下儿童性交以强奸罪处理。换言之,人们一直在讨论青少年几岁才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而法律也没有明确解释。相反,现在的法律是基于几个世纪以来多次修正的判断,即与孩子发生性关系的男性是否总是有罪,还是他们有理由为自己辩护。

女孩们受到侵害,人们反而会质疑她们:为什么让男性(包括养父)猥亵她们,这一尖酸和不公平的问题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中国的最后一个帝国王朝,清朝,要求被强奸的妇女证明,她们在整个过程中曾进行过激烈反抗,甚至有死亡的危险。如果她们稍稍停止反抗,就会因为同意“非法性交”而受到80下杖刑。清朝法律容忍以收养为幌子,买卖少女当新娘,或强迫她们卖淫。就连清朝的强奸儿童法,都是建立在对女性性欲的判断上的。1878年的一本教科书引用了一位评论员的话,他以一本正经的口吻说,12岁以及12岁以下的女孩“没有放荡的能力”。这项法律有一个漏洞:男子性侵儿童合法,前提是该儿童是性工作者,并且他支付了费用。直到2015年,在发生官员性侵未成年少女的丑闻后,中国立法机关才撤销了这项从从1979年起实施的法律,将与儿童卖淫者发生性关系判为强奸罪,但惩罚力度比直接强奸儿童罪轻一级。

代表烟台案件的受害者的律师是郭建梅,后者创办了钱谦律师事务所。她与其他律师一起起草了提高性同意年龄的修正案,并正在寻求愿意提供帮助的立法者。在中国这样一个封建道德仍有一定影响力的国家,她问道:“一个14岁的女孩对性有什么了解?继而补充道:“中国还需要一场关于胁迫和滥用职权的辩论。”中国法官发现,涉及陌生人暴力袭击的强奸案件很容易判决。但她的公司看到太多的案例,都是儿童遭到熟人性侵,从教师到父亲、哥哥再到叔叔。受害者们努力争取正义。

另一位公益律师王永梅则主张进行更大规模的改革。她希望法律禁止成年人与18岁以下的人发生性关系。王女士不反对青少年恋爱而发生的性行为,因为她接触过一些案例:愤怒的母亲指控女儿的男朋友强奸,这是不公正的。她补充说,中国需要建立儿童保护机构,女警察也要收到相关培训,才能保护强奸受害者。

指控权贵性侵犯需要勇气。在年轻女性指控大学教授、电视节目主持人和其他有权势的男性之后,一场新兴的MeToo运动面临官方打压。王女士看到了新一代女性的这种勇气,她们不会因为受到性侵而怪罪自己。如果法律因为她们而重新修订,那么她们的勇气就会带来希望。【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黄鑫杰
校改:罗欣悦
                                                                           责任编辑:曹丽荣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