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信息时代,大多数人都处于信息流动的下游,无法直接接触信息源。于是,信息的来源越靠谱,人们就越相信这个信息。但是若不对信息来源的可靠性进行判断和鉴定,信息实际上是无用的。因此我们需要掌握新技能,练就鉴别信息来源是否可靠的火眼金睛。

Photo by Matt Aust | star-trails.de / Getty Images

 

让信息的来源为信息背书,我们与信息的关系正在发生转变

 

在今天这个高度互联的信息社会中,有一个未得到充分重视的知识悖论发挥着关键作用——流通的信息量越大,我们就越依靠所谓的“声誉手段”来评估它。之所以称为悖论,是因为尽管如今获取信息和知识的渠道大大增加,但我们的认知独立性却未见增强,反而愈发依赖他人对信息所做出的判断和评价。

 

我们与知识的关系正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我们告别信息时代,开始迈向声誉时代。在这个新时代中,信息只有经他人过滤、鉴定和评论之后才具有价值。由此看来,声誉已经成为集体智慧的核心支柱,它是知识的守门人,而门钥匙掌握在他人手中。现如今,知识权威的建立使我们依赖于他人的判断,而我们对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一无所知,而且他们的判断也不可避免地带有主观倾向。

 

你是否怀疑过气候变化和美国登月

 

举个例子。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相信全球气候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并且会在未来对人类生活造成极大危害?你很可能会说,因为信息来源很靠谱。理想情况下,你相信科学研究的声誉,相信专家们能够从错误的假说中识别出正确认识自然的“真理”。而一般情况下,你相信的只是为某种政治观念背书的报纸、杂志或电视频道,它们呈现的是为你总结好的科学研究成果。其实,这时候你获取的已经是二手资讯了,你信任的是他人对权威科学的信任。

 

你获取的已经是二手资讯,你信任的是他人对权威科学的信任。

 

再举一例,关于美国登月。很多人认为,1969年美国根本没有实现登月,整个阿波罗计划(包括1969-1972年间的6次登月)只是一场骗局。该“阴谋论”的提出者是比尔·凯辛 (Bill Kaysing) ,他曾在洛克达因公司 ( Rocketdyne company ) 负责出版类工作——而这家公司正是阿波罗土星五型火箭发动机的制造商。凯辛于1976年自费出版了《我们从未登陆月球:美国的300亿美元诈骗》一书,自此之后,怀疑论的浪潮逐渐上升,人们开始收集相关证据。

 

地平说协会 ( the Flat Earth Society ) 是否认登月事实的组织之一。这个协会表示,登月的影片是在华特·迪士尼的支持下,由斯坦利·库布里克 ( Stanley Kubrick ) 执导,在好莱坞拍摄的伪造影像。华特·迪士尼 ( Walt Disney ) 是迪士尼公司创始人,而斯坦利·库布里克则是著名的美国电影导演,曾执导恐怖片《闪灵》、科幻片《发条橙》等。协会给出的“证据”大多是对登月照片看似准确的分析:阴影的角度跟光线并不一致;月球表面无风,但美国国旗却在飘扬;月球表面土壤并无水分,因此留在上面的脚印不可能如此清晰完整。除此之外,一个涉及到40万人、历时六年的项目说停就停,这难道不可疑吗?相关质疑还有很多。

 

绝大多数我们认为合理和富有责任心的人(包括我自己)都会嘲笑这个假设非常荒谬,从而驳斥这些说法,而针对这些指控,NASA也做出了正式严肃的回应并给出证明材料。然而,如果扪心自问,我凭什么相信登月真的发生了,我得承认,我几乎没有任何证据,而且我也从未花时间去收集推翻阴谋论的反证。我所了解的事实中掺杂着模糊的儿时回忆,当年的黑白电视新闻,还有我父母对登月新闻的讨论,而我对父母一向是尊重顺从的。这些所谓的证据完全都是二手资料,我却从未对此产生丝毫犹疑或进行查证,我坚信自己对这件事的观点是正确的。

 

我相信登月确实发生了,不是因为我可以收集并且反复确认相关证据,而是因为,在那个时候我们相信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相信美国的声誉。但是,若不对信息来源的可靠性进行判断和鉴定,信息实际上是无用的。

 

若不对信息来源的可靠性进行判断和鉴定,信息实际上是无用的。

 

声誉时代,我们应该何去何从

 

虚假新闻以及造假的方法在当今社会层出不穷,要想免遭荼毒,我们得认真思考,完成从信息时代到声誉时代的转换。在数字时代中,明智的公民不需要发现新闻或者确认新闻的真实性,而是要善于重新勾勒出信息获取信誉的过程,明白信息传播者的意图,并评估信息媒介的权威性。

 

凡是在接收或拒绝某则新闻时,我们都应问问自己:这则信息从何而来?信息来源是否拥有良好的信誉?哪些权威相信这则信息?我为何尊重和相信这些权威?比起直接去查证消息的可靠性,以上问题能帮助我们更好地把握现实。在知识产出高度专业化的体系中,自己去查证疫苗和自闭症是否存在关联是不现实的。这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而且我们自己得出的结论很可能是不准确的。在声誉时代中,我们进行批判性评估的对象不应该是信息本身,而是塑造信息的社会关系网,也正是这个网络将设定好的信息推到我们面前。

 

我们凭借这种新能力追问并评估信息来源的声誉,哲学家和教师都应对此加以研究,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习得这些能力。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 ( Frederick Hayek ) 在其著作《法律、立法与自由》(Law, Legislation and Liberty, 1973)中说道,“文明的存在基于这样一种事实,即人们能够从并不属于自己的知识中获益。”在文明的网络世界中,人们应该懂得如何批判地鉴定信息来源的声誉,并且能够凭此为信息打个分,做到心里有数。【全文完】

来源:AEON
作者:Gloria Origgi
编译:李放
校改:杨登丰
                                                                                   责任编辑: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