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由于流媒体的出现,传统电视行业发展日渐式微。受疫情打击,这一情况更是雪上加霜。在此背景下,原本就同流媒体开展竞争的传统电视行业该何去何从?
《名人看片会》-图片源自《时代周刊》

《名人看片会》-图片源自《时代周刊》

最近的一个晚上,出于职业责任和好奇心,我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名人…….坐在自家沙发上看电视——这就是《名人看片会》的节目内容。现在这档节目占据了福克斯(Fox)周四整整一个小时的节目时长。作为真人秀节目,《名人看片会》虽不像别的节目那样充满火药味,但却沉闷无比。自3月以来,《名人看片会》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由名人驱动的娱乐节目,采取远程拍摄,并注入了 “只要我们在一起工作,哪怕我正在和住家工作人员一起隔离都不重要”的半吊子精神,这可能是电视界对COVID-19危机最可悲的回应。

多年来,由于听众流失(因为流媒体的出现)再加上因此次疫情实施社会隔离措施,线性电视(即传统电视)陷入混乱。不仅取消了脚本电视节目,一些体育和真人秀节目也纷纷停播。很长一段时间内,实时电视的未来都显得黯淡无光,而新冠病毒的出现使得这一情况雪上加霜。

尽管进入21世纪后,五大广播电视网——美国广播公司(ABC)、全国广播公司(NBC)、福克斯广播公司(Fox)、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CW(哥伦比亚华纳兄弟联合电视网 )——一直在吸引观众,但电视行业也是最近几年才见起色。随着媒体所有权的整合——迪士尼收购了21世纪福克斯,Discovery吞并了Food Network、HGTV——每个企业集团都在不断录制节目和巩固知识产权,以支持独立的流媒体平台。

因此,第二波订阅服务在11月与Apple TV+(苹果公司旗下流媒体平台)和Disney+(迪士尼公司旗下流媒体平台)一起推出。4月份,Disney+的付费用户达到了5000万,仅在前两个月就增加了2100多万。美国观众还可以选择将其与ESPN+(迪士尼旗下专注体育内容的流媒体平台)和Hulu(由迪士尼全面运营控制)关联使用。且订阅价格与网飞(Netflix)相当。但这并不意味网飞处于下风。2020年第一季度,网飞获得了近1600万用户,创下了新的记录。该公司提醒股东称,这一增长可能会随着疫情结束而结束。尽管网飞失去了一些颇受欢迎的独播剧(《老友记》下架),但仍然可以依靠自身实际拥有的片库来吸引订阅者。

虽然居家隔离激起了观众对内容的渴求,加速了他们对非线上平台的使用,传统电视行业稍稍见好,但今年迟早会上演一场暗示传统电视行业衰落的“流媒体大战”。

广播电视和有线电视公司可能已经准备好迎接今年的坎坷,却从来没有预料到自3月以来他们所遭遇的一切:直播和快速转播节目遭遇危机;脱口秀节目停播;篮球、棒球和冰球的赛季被无限期推迟或缩短;奥运会被推迟。

并不是所有线性电视的节目都像《名人看片会》那样沉闷。一些节目将以视频聊天或者由真人秀转向动画的形式回归。但更多的问题还在后面,受疫情影响,一些剧的首映推迟。广播公司不得不削减新剧集订单,当然,流媒体公司也停止了制作。

一些大型集团因实力雄厚,受此冲击较小,但在过去几个月里,小型有线电视企业的业绩喜忧参半。AMC

Networks(一家美国娱乐公司)预计本季度的收入将急剧下降,Discovery Communications(一家美国全球大众媒体和娱乐公司)的收入却蒸蒸日上。从长远来看,似乎有线电视和卫星服务必输无疑。据报道,Dish Network(美国一家卫星广播服务提供商)和Comcast(美国一家主要有线电视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各损失了40多万用户;AT&T(美国一家电信公司)则减少了100多万用户。然而,即使是这样的消息也有欺骗性,因为这两家公司背后有大型集团的支持。

我们越是深入到流媒体战争中,就越清楚地看到,少数几家巨头集团注定要控制电视的未来。无论我们讨论的是网飞与迪士尼,还是付费与广告支持模式,或者是广播与有线电视与流媒体,都是如此。但受这种转变影响最大的还是那些尤为脆弱的电视制片人和消费者。

事实上,像《名人看片会》这样的节目之所以会出现,既不完全是因为疫情引起的隔离,也不是因其背后的企业缺乏资金或创意。而是公司将其注意力和资金都转为它用了。至于“它”是谁,在这个流媒体盛行的时代,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全文完】

来源:时代周刊
作者:Judy Berman
编译:夏仁玲
校改:唐娟
                                                                      责任编辑:谭雄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