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认为全球网上购物的愿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成为现实。但是运营亚马逊的工作并没有变得更容易。

1995年夏天,身材瘦削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沉迷于他的工作之中——和妻子一起在地下室里打包平装书。如今,25年过去了,他可能是21世纪最重要的大亨: 为了娱乐而资助太空任务和报纸,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对他百般奉承,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他恶语相向。他的公司亚马逊(Amazon)不再仅仅是一家书商,而是一家价值1.3万亿美元的数字集团,消费者喜欢它,政客们讨厌它,投资者和竞争对手也学会了永远不要跟它对着干。如今,亚马逊在电子商务、物流和云计算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受全球疫情的影响,亚马逊在欧美国家的业务需求越来越广泛。因此,为了应对此次疫情危机,贝佐斯先生已经放下杂务,参与到日常管理中来,目前看来,现在是最好的时机了。然而,这家全球市值第四大的公司却面临着诸多问题:社会契约破裂、金融膨胀以及如何重新焕发活力。

随着消费者大量订购厕纸和面食,亚马逊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6%。当美国民众在4月中旬收到那张财政刺激计划的个人支票时,便开始更加肆意消费。两家竞争对手易贝(eBay)和开市客(Costco)也表示,今年5月以来人们网购明显开始增多。为了满足民众们的购物需求,贝佐斯开始进行每日的库存检查。另外,亚马逊还雇佣了17.5万名员工,为员工配备了3400万副手套,并租用了12架新货机,使其机队总数达到82架。显然,这股网购热潮的背后,有相当庞大的云计算和配套支付系统的基础设施支撑。

但问题是,数字化浪潮是否会消退?线下商店正重整旗鼓准备开张,尽管顾客还是得在那种有玻璃隔层的收银台付款。数据显示,大规模的网购还是会持续,因为网购的群体也越来越多样化。在美国,很多中老年客户已经开通了数字支付账户。疫情下的网购浪潮使得许多实体零售商遭受了致命的损失。包括J.crew(2020年5月4日,J.crew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美国疫情爆发以来首家申请破产保护的全国性零售商)和Neiman Marcus(尼曼,美国以经营奢侈品为主的连锁高端百货商店)在内的数十家公司已经违约或濒临破产。

所有这一切似乎都符合贝佐斯多年来在致股东信中所写的剧本。他认为,亚马逊正处于一个永恒的良性循环中,在这个循环中,它花钱赢得市场份额,然后向其他邻近行业扩张。从图书业务跃至电子商务,然后向第三方零售商开放云和物流业务,使这些业务本身成为了更加巨大的新业务。这些都证实了亚马逊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崛起。据华尔街称,6月17日,亚马逊的股价达到了历史最高点。

但亚马逊并不是垄断,尽管去年亚马逊占据了美国电子商务市场40%的份额和零售总额的6%,但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它会扼杀就业机会。对“亚马逊效应”的研究表明,新的仓库和配送工作抵消了实体店店员人数的减少,而且该公司每小时15美元的最低工资也高于美国零售业的中位数。

但亚马逊的战略会在经济陷入困境之际对就业市场造成巨大的损害。此外,仓库里的病毒爆发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工作环境的担忧,美国13个州的总检察长也已对此表示担忧。此外,亚马逊作为数字行业的“多面手”,也存在一些利益冲突。例如,它的平台对待第三方卖家和自己的产品是否平等?美国国会和欧盟正在调查此事。

亚马逊的第二个担忧便是膨胀问题。随着贝佐斯进军一个又一个行业,他的公司已经从资产轻发展到资产负债表比苏联拖拉机厂还要重。如今,包括租赁资产在内,该公司拥有1040亿美元的工厂,距离其老牌经济竞争对手沃尔玛(Walmart) 1190亿美元的规模并不远。其结果是,亚马逊网络服务的回报率很低,而疫情也正正在进一步挤压电子商务领域的利润率。贝佐斯先生说,通过收集数据、销售广告和订阅,公司可以超越其各部分的总和。到目前为止,投资者对此深信不疑。但电子商务利润率较低,让亚马逊更难剥离其网络服务。

贝佐斯先生的最后一个担忧是强劲的竞争对手。虽然他一直表示,他关注的是客户,而不是竞争对手,但他肯定已经注意到,他的竞争对手是如何在此次疫情中赚的盆满钵盈的。今年4月,沃尔玛(Walmart)、塔吉特(Target)和开市场客(Costco)的数字销售额可能同比翻了一番甚至更多。其实,在全球范围内,占据统治地位的是一些强劲的地区竞争对手,而不是亚马逊;。其中包括拉丁美洲的MercadoLibre(拉丁美洲C2C电商巨头,业务范围覆盖拉丁美洲的18个国家)、印度的Jio(拥有宽带、移动服务和在线商务平台等多种业务)和东南亚的Shopee(虾皮电商平台)。中国市场则由阿里巴巴、京东和拼多多等新晋竞争者主导。

模仿是资本主义最真诚的形式。

模仿是资本主义最真诚的形式。因此,亚马逊,这个世界上备享美誉的企业不得不解决几个难题。如果亚马逊在民粹主义时代提高工资以安抚政客,那么它将失去其低成本优势。如果它剥离亚马逊网络服务以取悦监管机构,那么剩下的部分又将会变得非常脆弱。如果它提高价格来满足股东,那么它的竞争对手将会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25年过去了,贝佐斯的愿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成为现实,但运营亚马逊的工作却变得更加艰难了。【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姜雪莹
校改:谭雄
责任编辑:谭雄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