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 :在美国,自杀率已经连续20年增长 ,自杀未遂人数不断增多,其中人数增长最快的人群是年龄在10—19岁的青少年,这种可怕的趋势还会延续下去吗? 
拥抱

图片来源:法蒂尼亚·拉莫斯(Fatinha Ramos)

或许你还不知道吧?除了新冠肺炎 ,还有另一种流行病也在无声地折磨着人们,那就是自杀。这种流行病尤其给年轻人群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在过去的20年里,这个致命性的存在不断地伤害着人们,然而如今美国自杀流行程度的曲线仍然没有要趋于平坦的迹象。

难以控制的上涨趋势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数据显示,1999年到2017年间,美国年龄标化自杀率(指按标准人口年龄构成计算的自杀率)上升了33%,从每10万人中会有10.5人自杀上升到每10万人中会有14人自杀,并且这种增长还在加速。自杀已经成为美国10岁到34岁人群中第二大致死原因,在1999年至2006年间,自杀率平均每年增长1%,之后又以两倍的速度持续增长。并且,虽然每个年龄段的男性自杀可能性都高于女性,但如今这一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此外,美国疾控中心的一项新的研究报告分析了自杀企图和死亡率,该报告称,自杀未遂人数增长最快的人群是年龄在10—19岁的青少年。令人震惊的是,在2006年到2015年间,这一年龄段的青少年自杀未遂人数每年增长8%。研究还表明近80%的自杀未遂人群的年龄都在45岁以下,而年龄在65—74岁的自杀未遂人数也有增加。(以上数据仅包含因自杀导致去医院就诊的案例)另外,这项研究还得出一结论——由于自杀而死亡的人数也在逐年增长。其他研究还发现,女性自杀率和自杀致死率的上升速度要快于男性。

自杀因素复杂多样

比起用数据证明这些结论,探究这一现象的原因更让人伤脑筋。在这里我们以青少年为例来看看他们的自杀原因。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精神病学家和流行病学家马克·奥尔夫森(Mark Olfson)认为:“这类现象(这里指青少年自杀比例上涨)与年轻人中抑郁症和抑郁情绪比例上升这一发现是一致的。”还有一种因素,那就是年轻人群花在数字设备上的时间。2018年,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家吉恩·特温吉(Jean Twenge)领导了一项研究,该研究收集了50多万名青少年的数据。研究发现,使用屏幕的时间与抑郁症状和自杀相关行为呈相关关系,尤其是对女性而言。“社交媒体的兴起、网络欺凌的威胁、被排斥孤立,都可能成为一个触发因素,”奥尔夫森说道,但就因果关系而言这是一个很难评估的假设。另外,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国家伤害预防和控制中心的流行病学家王静还提到了其他一些有间接证据的因素,比如父母服用毒品或者亲人的自杀等等。

那么成年人的自杀因素又会有那些呢?奥尔夫森与同事在一个大型的研究中发现,在21岁到34岁之间的成年人中,导致其自杀的因素可能是没有大学学历、收入非常低、有精神疾病、有暴力史或者曾有过自杀企图。其他研究还发现,自杀的成年人主要是男性、白种人或者印第安人,通常有药物使用史、精神障碍、自杀史、孤独症或者因为某事造成个人损失等等。

新冠带来的新隐患

除了以上因素之外,心理健康专家还对由于新冠病毒流行而引起的社会隔离(指个体在人际关系上处于孤立或被隔离的状态)、经济困难和焦虑可能会加剧自杀流行的趋势表示担心。过去在欧洲和美国的研究表明,失业率每上升1%,自杀率就会上升0.8%—1%。如果2020年,人们能够很快回到工作岗位,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或者人们的反应更接近于战争时期,那么形势可能会有所不同。曾在纽约、康涅狄格州和俄亥俄州担任精神卫生专员的迈克尔·霍根(Michael Hogan)说:“战争期间,自杀比率的下降可能是因为人们感觉到自己在更多的投身于一个更大的事业  。”

霍根还认为,比起去解决精神疾病、失业和孤独等重大问题,不如把重点放在自杀念头萌生前的干预措施上。例如,让医务人员在检查血压的过程中对病人的心理状态进行观察询问,并对有自杀倾向的人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疏导和培训。如果及时提供一些包括心理热线一类的干预措施,或许可以挽救许多生命。【全文完】

来源:Scientific American
作者:Claudia Wallis
编译:李宥萱
校改:仇柯懿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