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法案,关系着每一个公民收入,税收的高低变化不仅对国家各项政策的执行有着各种各样的影响,同时,也对我们日常生活有着方方面面的影响。本篇文章通过文字和图表的两相结合,直观的向读者展现了美国税收法案对八种不同家庭类型的影响。不论纽约的千万富翁还是密尔沃基的租客,或是曼哈顿的单身人士,其影响或多或少都有体现。
“不论是千万富翁还是艰苦奋斗的租房者,最开始看上去他们似乎获得了好处,但从长远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当然,对共和党的税收法案将会有何影响感到困惑的,并不只有你一人。

税法经过了十几次的重写才形成了现在的最终稿,过程中消除了扣除额(通常指从收入中扣减成本或费用),改变了税率,并为某些纳税人,比如企业主,创造了全新的利益。但最重要的是,明年大部分美国人缴纳的税额都会随着税率的降低而减少。税收政策中心的数据显示,每5个纳税人中就有4个可以减少所要缴纳税额。总的来说,普通纳税人的税后收入增长了2.2%。

但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些统计数据可能会产生误导。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纳税人将会减少缴纳的税额,但这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甚至可能小到他们可能都不会注意到。还有就是平均月收入为48,600美元到86,100美元的中等收入纳税人,平均只有1.6%的涨幅。

现在,如果你的月收入接近高层收入,即307,900美元到732 800美元之间,你就会得到4.1%的平均税率收入增长——约为13,480美元,虽然在2018年,你所缴纳的税款会随着税率的下降而减少,但就这样发展下去,这并非是一个好消息。共和党规定,个人减税政策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失效。到2027年,与现行法律相比,大多数美国人将会看到税收会随着税率的上升的而增加(但企业并不会担心,因为他们的削减是永久性的)。

这些变化对你有什么影响?这取决于你住在哪里,你的工作是什么,你家有几口人。为了了解美国人在不同收入和不同环境下的表现,彭博社向贝尔德私人财富管理公司(Baird 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的高级规划主管蒂姆•斯特芬(Tim Steffen)寻求了帮助。

他的八种方案只考察了2018年的工资和财产转让收入(来自自己的企业),当2019年税收时间到来时,这些收入的税收会随着税率的变化而发生变化。我们不审查任何可能导致立法过程中某些部分发生的更大的经济变化,比如一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人群有望获得更高的医疗保险费,或者是投资者根据计划中的公司减税政策获得更高的回报。不管怎样,或许以下的八组家庭会有一两组让你想起你认识的某个人 。

纽约的千万富翁

这些曼哈顿居民有一笔巨大的抵押贷款(以4%的利率计算),抵押贷款利息扣除4万美元,他们需要缴纳96,250元的物业税及135,360元的州所得税,每年的慈善捐款总额达10万美元。

明年,他们将多支付一些费用,因为他们将失去关键的扣除额,尤其是在州和地方的税收中,有超过1万美元的税收减免。这抵消了最高边际税率(marginal tax rate,征税对象数额的增量中税额所占的比率)从39.6%降至37%的降幅(“边际税率”与“有效税率”不同,“有效税率”,effective tax rate,指的是在不同税率下对不同税率征收的税率)。

这些曼哈顿居民的城市税收将会达到4%。再加上联邦最高税率和最高税率,他们的边际税率会接近50%。

加州拥有两套房产的夫妇

一对夫妇在加利福尼亚的马里布有一个主要居所,在塔霍湖有第二个家。在马里布的房产税是15860美元,塔霍湖的是4896美元;他们这两家房屋的抵押贷款利息扣除总额为4万美元,捐给慈善机构的是50000美元。

根据税法,这对夫妇的损失将近86000美元。尽管如此,最新的税收法案带来的其他的变化(特别是最高税率的下降),意味着他们的有效税率只上升了0.5个百分点。

匹兹堡的小企业主们

一对生活在纽约郊区的已婚夫妇估计他们缴纳的州所得税为17,290美,每年的抵押贷款扣除额为14000美元,缴纳的房产税为13750美元,为慈善机构捐款的金额也为13750美元。

虽然该法案对这个家庭的扣除额和免税额有所影响,但他们将从提高儿童税收抵免(child Tax credit,简称CTC,在美国,一个合符条件的儿童,便可为纳税人减免联邦所得税一千美元,只有年收入不足11万美元的家庭才能申请全额贷款)和避免替代性最低税( alternative minimum tax,简称AMT,该税项基于防止高收入个人利用税收优惠项目避税的目的而作出的一种税收安排)中受益(直到2026年,该法案都将提高AMT应用的门槛)。

曼哈顿的单身人士

这个在纽约的租客支付了8148美元的州所得税,并将6500美元捐给了慈善机构。

最终的税收立法对这一类纳税人来说比最初通过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法案要慷慨的多。那是因为它能把州所得税和地方所得税的税收收入提高到1万美元。而最初的提案完全取消了所得税的减免,只允许扣除1万美元租客不用缴纳的房产税。

奥斯丁结婚的年轻夫妇

这对租房子住的年轻夫妇年收入为10万美元,其中每年向慈善机构捐赠的金额为5000美元。

该法案取消了个人免税额(personal exemption,居民纳税人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和因此计算联邦所得税时有权要求作为个人所得税减免的金额),每个家庭成员可自动扣除4050美元。但是,对于这对夫妇来说,这一损失是通过降低利率和将扣减标准从1.27万美元增加到2.4万美元来弥补的。

俄勒冈州,收入趋于美国家庭收入中值的夫妇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夫妇收入接近美国家庭收入的中值,他们的房产税是1688美元;他们可扣除的抵押贷款利息是3000美元;他们估计的州所得税为4744美元。

因为这对夫妇没有多少扣减项目,所以他们从较高的标准扣除中受益,他们在2018年的税收减免为949美元。

在密尔沃基的租客

这对租房子的夫妇2017年的州所得税估计为2104美元。

这个家庭的所得税税率为负,因为他们受益于加强版的儿童税收抵免。这就意味着,即使在受到限制的情况下,低收入纳税人还是能够获得比他们缴纳的所得税更大的退还税。

【全文完】

来源:Bloomberg
作者:Ben Steverman & Suzanne Woolley
编译:余井荣
校改:罗蔓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