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考虑到这次疫情暴发以及各国采取的相关措施,此次疫情结束后会加速以下三种趋势的出现:大力采用新技术,全球供应链自由化受阻,以及对垄断加剧的持续担忧。因此,从长远来看,在这次疫情中幸存下来的企业也将必将面临一个新环境。

 

经济学人专属封面

经济学人专属封面

大多数老板和员工都经历过经济危机。每一次危机都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痛楚,但企业家和公司都能拨云见日。可即便如此,此次商业冲击仍令人望而却步。封锁状态之下各国的GDP占全球GDP的50%以上,因此这次的商业崩盘比以往大萧条时期还要严重得多,再加上消费者紧张不安,商家模式单一,效率低下,健康新协议棘手难办,所以解封后的复苏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考虑到这次疫情暴发以及相关措施会加速以下三种趋势的出现:大力采用新技术,全球供应链自由化受阻,以及对垄断加剧的持续担忧,长远来看,在这次疫情中幸存下来的企业也将必将面临一个新环境。

对此,许多公司都选择积极应对。老板们热情澎湃,给自己的员工们加油鼓劲。平时冷酷无情的企业巨头争先恐后地向公众提供服务。巴黎迪奥香水供应商路易威登(LVMH)的生产品不再是香水,而是洗手液,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生产呼吸机和轻型货车,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也在向全世界分派口罩。原先竞争激烈的零售业对头们也放下成见,积极配合,确保超市货物供应充足。此外,很少有上市公司公开其对因业务冻结而造成的财务损失。因此,华尔街分析师预计,2020年的利润只会略有下降。

但是别被这一切所愚弄了。在上一次经济衰退中,三分之二的美国大公司销售额下降。最糟糕的一个季度,中位数同比下降了15%。而在这次衰退中,降幅大于50%的现象也会很常见,因为商业街街上空空荡荡,工厂被迫停业。许多迹象也表明社会承受着极大压力。全球石油需求量下降多达三分之一;美国铁路运输汽车和零部件数量也下降了70%。许多公司只得依靠现有的库存和现金苦苦支撑,但也只能维持三到六个月。这一切造成的结果就是,工人只得被迫下岗或息工闲置。在截至3月28日前的两周内,有1000万美国人申请了失业救济金。在欧洲,大约有100万家公司纷纷要求政府补贴不在职员工的工资。此外,股息和投资也正在削减。

违约事件在国内支付链中层出不穷,致使危机进一步加深阻碍了经济发展。零售商H&M要求延长免租期,而这一要求又重伤了商业地产公司。一些连接多国的供应链因工厂停工和边境管制而停滞不前,比如意大利的封锁中断了奶酪、喷气涡轮部件等所有商品在全球的流动,而中国的工厂正在恢复生产。苹果配件供应商坚持表示,新的5G手机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上市,然而这些商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只是复杂系统的一环,其它任何一环脱节,也会导致满盘皆输。香港地区政府表示,由于跨国公司纷纷取消订单,故意忽视账单,致使当地公司困难重重。此外,一些欺诈行为也会由于资金短缺而暴露出来,令人瞠目结舌,比如中国大型咖啡连锁店瑞幸(Luckin Coffee)刚刚承认其账目造假。

在过去的两次经济衰退期间,全球信用评级公司中约有十分之一违约。现在,哪家企业能够存活下来取决于其产业、资产负债表,以及能够获得政府贷款、担保和援助的难易程度,单是西方大型经济体就需耗资8万亿美元。如果你的公司出售糖果或洗涤剂,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许多科技公司也不用着急,因为市场对其需求也在激增。而小公司才是最大的受害者,美国54%的小公司暂时关闭或预计在未来十天内关闭,因为这些公司无法进入资本市场,也没有高层朋友帮助,所以很难申请到政府资助。虽然美国计划为小企业提供3500亿美元援助,但截止目前,只发放了1.5%。英国这方面也进展缓慢。各地银行也在矛盾重重的规章制度和大量堆积的贷款申请中左右为难。这种不满情绪可能会持续数年。

一旦可以解除封锁和开启抗体测试,一个新的过渡阶段就会到来。企业将会缓慢恢复,而不是迅速地复工复产(中国目前的产能也仅占80-90%)。而企业优势也不再局限于资金实力,而是看其是否匠心独具,越具有这些优势的公司便能越快全面恢复经营。这意味着公司必须重新配置工厂生产线,以便进行物理隔离、远程监控和深度清洁。面向消费者的商家需要让顾客放心消费:想象一下,开会时分发N95口罩,并通过电视播出,餐馆也在极力宣传其检测力度。在全球2000强企业中,只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企业盈利大于负债,所以这时收购竞争对手可以扩大其市场份额或确保其供应和分销。

董事会不仅要维持运营,还要评估前景。这场危机将加速三种趋势的出现:首先,更快地适应新技术。全球电子商务、数字支付和远程办公等技术都在快速发展,而包含基因编辑技术在内的更多医学创新也正在融入其中;第二,全球供应链将重组,从而加速贸易战爆发以来的供应转变,比如苹果只有10天的库存,但是其亚洲主供应商富士康却有41天的量。由此,企业将寻求更大的安全缓冲区,即为了保证供应充足,公司将会在靠近其所在地的区域建立高度自动化的工厂。此外,今年跨境商业投资可能下降30-40%,虽然全球公司的利润减少,却使其更加具有回升空间。

不要从危机走向停滞

最后一个长期转变不太确定,不太受待见,那就是企业集中度和任人唯亲的程度进一步加剧,原因是政府资金泛滥,致使私营部门和大公司具有更多主导性。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三分之二的工业已经变得更加集中化,致使经济活力下降。现在,一些有权势的老板正展望着政治家和大企业之间合作的新时代,特别是那些被认为是“战略性”扩大的公司。选民、消费者和投资者自然对此持反对态度,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会导致贪污加剧、竞争减少和经济增长迟缓。与所有危机一样,新型冠状病毒终将烟消云散,一股新的商业能量也将得到及时释放。这样的结果当然很好,可前提是永久性的超大型政府和与其关系紧密的新寡头集团不会对其出手阻碍。【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       知
编译:马      璇
校改:刘倩宇、郑莹
                                                                                    责任编辑: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