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经济学人2020年4月4日电】全球疫情之下,生命和经济发展之间的权衡取舍变得更加敏感,孰轻孰重?各国国情不同,出发点也截然不同,却有相似之处。权衡取舍是否有迹可循?有原则可遵?
疫情之下权衡生死存亡与经济-经济学人

疫情之下权衡生死存亡与经济-经济学人

一道艰难的计算题

疫情之下,生命与经济发展间的艰难抉择

全球性疫情之下做出权衡将更加困难

设想一下,两个危重病人却面临着医院里只有一台呼吸机。这种情况已经在伦巴第和马德里发生过了,而且在未来几周,纽约、巴黎和伦敦的医务人员可能也会面临这样的选择。医务人员需要对患者进行鉴别分类,决定谁将接受治疗,谁不能接受治疗,这样一来医务人员就决定着他们的生死。

疫情肆虐全球,这样痛苦的抉择也将接踵而至。

疫情肆虐全球,这样痛苦的抉择也将接踵而至。医疗资源应该提供给新冠肺炎患者还是其他病患? 企业破产、员工失业是值得付出的代价,但要付出多少呢?如果极端的社交隔离都不能阻止这种疾病,那么疫情还会持续多久?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宣称,“我们不会用金钱来衡量人的生命。”这只是他勇敢发出的口号,但纽约州已不堪重负。然而罔顾取舍,科莫先生实际上是赞成牺牲经济来挽救生命,但他并未从更宏观的角度考虑这种选择的后果。这听起来很无情,但如果领导者们想要度过接下来痛苦的几个月,他们需要的正是以金钱衡量生命,或者至少是一种系统化的思维方式。正如在医院病房里一样,权衡取舍是不可避免的。

正如在医院病房里一样,权衡取舍是不可避免的。

随着更多的国家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权衡取舍变得日益复杂。截止4月1日,本周上报的病例数翻了一番:现在已经接近100万人。美国确诊病例数已经远远超过20万,而且死亡人数比中国多55%。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3月30日警告称,“未来三周的情况将是前所未见的”。美国医疗系统的压力在几周内可能还不会达到峰值。总统的工作小组预测,此次流行病将至少导致10万至24万美国人丧生。

眼下这场抗击病毒的斗争似乎耗时费力。印度宣布自3月24日起实行为期21天的封锁。此前俄罗斯坚持认为新冠肺炎爆发对其几乎没有影响,但如今也要求严格封锁,并威胁要对严重违反隔离措施的人判处7年监禁。大约2.5亿美国人被要求呆在家里。每个国家都在做不同的权衡取舍,但不是所有的取舍都是合理的。

每个国家都在做不同的权衡取舍,但不是所有的取舍都是合理的。

在印度,莫迪政府认为当务之急是加紧应对疫情。也许正是因为太过仓促,政府才搞砸了封锁,没有考虑到从城市里涌出的农民工会互相传播病毒,而且把病毒带回了各自的村庄。此外,与富裕的国家相比,印度的封锁将更难实现,因为能力更有限。印度旨在减缓疫情蔓延,将疫情拖延至出现新的治疗方法和医疗保健系统更完备的时候。但数以亿计的印度人几乎或者根本没有存款可用,并且国家也无法承担每个月的开销。印度的人口结构相对年轻,对疫情的防控可能会有所助益。但印度也有拥挤的贫民窟,在那里社交隔离和洗手都难以实现。如果封锁无法持续,疫情将再次开始蔓延。

俄罗斯的取舍截然不同。清晰可信的沟通有助于确保新加坡和中国台湾的民众遵守卫生措施。然而,弗拉基米尔·普京一直专注宣扬自己的治国之道,并且利用新冠肺炎作为政治宣传对抗西方。现在病毒已经蔓延至俄罗斯,他更关心的是将政治损害降到最低,并且封锁信息,而不是带领国家度过危机。这种取舍方式适合普京先生,但并不适用于他的人民。

美国的权衡也有所不同。像印度一样,美国也封锁了经济,但正斥巨资援助企业避免破产,并给大量的失业工人发放工资。

两周以来,特朗普一直认为采取治疗措施可能比“问题本身”更糟糕。以金钱衡量人命暴露了他的错误。封锁经济将会造成巨大损失。数据显示,任由新冠肺炎在人群中爆发造成的损失更小,但可能会夺去更多人的生命,数值高达100万。你可以用每个被拯救的生命年龄标化后的官方价值做一次全面的核算,结果显示抑制病情会给每个美国家庭减轻6万美元的负担。一些人认为特朗普的方法有误,但却是一种安慰人心的假象。这的确是一种权衡,而且对于如今的美国来说,挽救生命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停产的成本。然而,幸运的是,美国很富裕。不幸的是,如果印度的封锁无法阻止病情传播,就会适得其反。

世界各地,新冠肺炎都营造了一种需要取舍的不良风气。佛罗里达州和纽约的应对方案迥然不同,这有利于创新和制定出因地制宜的方案,但同时也带来了风险,一个州的错误可能会波及其他州(见莱克星顿)。当几乎对外全面封锁边境时,中国阻止了输入型病例,但同时也令外企步履维艰。努力研发新冠疫苗将挽救生命,但这可能会影响到儿童麻疹和脊髓灰质炎的科研项目。

你应该如何看待这些权衡取舍?第一条原则是系统评价。和对所有生命代价的计算一样,减轻每户美国家庭6万美元的负担,并不是实实在在的现金,而是一种计算方法,衡量的是一个复杂社会中的各种因素,比如生活、工作、相异的道德观和社会价值观。危机越大,这种衡量就越重要。一个孩子困于井中之时,人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施以援手,也理应如此。但在战争或流行病中,领导人无法逃避的事实是每一项行动都将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代价。想要恪尽职守,必须权衡取舍。

但在战争或流行病中,领导人无法逃避的事实是每一项行动都将带来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代价。要想负责,必须权衡取舍。

沉着冷静,但不是冷酷无情

第二条原则是要帮助权衡取舍中的劣势一方。由于被迫停工而遭解雇的工人理应得到更多的帮助;无法吃到校餐的贫困生也应得到食物。同样地,社会也必须在疫情缓解后帮助年轻人。尽管疫情对他们的威胁并没有那么严重,但当下和未来的大部分重担还是会落到他们肩上,就好比各国要偿还额外借款一样。

第三条原则是各国必须适应。随着疫情蔓延,成本收益平衡也会发生改变。封锁会争取到宝贵的时间。封锁解除后,新冠病毒会再次在易感人群中传播。但是有了前车之鉴,各国可以更好应对,比如为医院配备更多的床位、呼吸机和医护工作者,研究新方法治疗病情,并组建一批测试和追踪队伍来遏制新的聚集性疫情。所有这些措施都会降低经济重启的成本。

但是,也许并没有发现新的治疗方法,而且测试追踪也会失效。夏季之前,各大经济体季度GDP将会出现两位数骤减。届时,人们已忍受了长达数月的封闭生活,这不仅会对社会凝聚力造成伤害,也会影响人们心理健康。长达一年的封锁会让美国和欧元区损失三分之一左右的GDP。股市会暴跌,投资活动也会延迟。伴随着创新陷入停滞和人们技能的退化,经济产能也会倒退。最终,即使很多人生命垂危,隔离的代价仍会超过成效,但没有人打算承认权衡取舍中的这一点。【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张莹
校改:徐天娇、牟小林
责任编辑:李建峰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