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于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危机和挑战。在全球疫情防控中,中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赢得了认可。疫情给中国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在危机多发的时代,中国应该找准正确的发展方向。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对于中国来说,2020年开头很不顺。新冠肺炎在武汉蔓延之初,政府官员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隐瞒消息。有民众怀疑,正如 1986年苏联政府因隐瞒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从而加速自身解体那样,中国政府也会面临这种情形。这种想法后来证明是错误的。中国共产党虽然在病毒爆发之初表现得很糟糕,但后来迅速采取了大规模且严格的隔离措施。这种政策似乎起了成效:新增病例逐渐减少,工厂再度开工。研究人员也正在住抓紧时间将候选疫苗投入试验。与此同时,政府统计的死亡人数已远远少于英国、法国、意大利和美国。

在中国看来,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有媒体大力宣称:正是中国一党执政的制度才使得病毒得以控制;同时,中国正积极向世界其他国家提供医疗物资援助,据统计,在3月1日到4月4日期间,中国对外出口口罩约40亿只。中国抗疫所作出的牺牲为全球疫情防控赢得了宝贵时间,但如果一些西方民主国家浪费了这些时间,那就证明他们的政府体制不及中国。

包括西方国家一些对外交政策敏感的观察者在内,这些人认为中国将是这场病毒灾难的最大受益者,历史的长河中不仅会记录这场灾难,也将记载偏离美国的地缘政治转折点。产生这种想法的一部分根源在于:美国在这次全球抗疫中的的缺席,这使得中国有机会提高在世界各国的影响力。

即使如此,中国想要成功也很难。其中一个困难是,目前还不能确定中国政府的抗疫是否真的取得了巨大的成效(可能还不如台湾地区和韩国做得好),旁观者无法确定中国的政府官员是否真实地报道了死亡人数和确诊案例。只要病毒还没有结束,想要知道中国人民是会表扬政府抗击病毒还是会批评政府压制了疫情之初敲响警钟的武汉医生就为时尚早。

另一个困难是,中国的媒体宣传通常言语粗鲁,令人不快。中国的媒体机构不仅会赞美自己国家的领导人,有些机构还幸灾乐祸于美国的机能失调,或者鼓吹病毒是美国生物武器的疯狂阴谋论。

与此同时,一些发达国家也在质疑中国的动机。欧盟竞争委员会会长玛格丽特·维斯塔格 (Margrethe Vestager)督促各国政府购买具有战略意义公司的股份,以阻止中国趁市场动荡之机廉价购买。更广泛说,这场病毒更是引发了“世界各国应停止依赖中国的重要物品和服务(无论是呼吸机还是 5G网络)”这种言论。

但事实上,中国并不想借鉴美国称霸全球的手段–凭借强大的军事联盟以及拥有强大软实力的私人企业(例如谷歌、网飞、哈佛大学和盖茨基金会)。中国并不想像美国一样成为世界的领导者,因为这意味着将会卷入全球危机中,美国自二战以后就一直陷在这种危机中。

 

然而,中国或许对领导世界不那么感兴趣,它更想确保本国顺利发展。

 

然而,中国或许对领导世界不那么感兴趣,它更想确保本国顺利发展。中国试图削弱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同时也致力于让本国的外交人员在多边机构中担任重要职位从而有能力影响国际规则,比如说关于人权或者网络治理的规则。他们并不需要重新构建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是可能更愿意继续优化美国在二战后建立的秩序,这样崛起的中国就不会受到束缚。

而应对此次病毒及其经济影响的最好办法就是全球携手。同样,应对有组织的犯罪和气候变化问题也需如此。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见证了当大国变得自私无比而对他国危机袖手旁观所产生的后果。迄今为止,新冠肺炎的爆发既引发了对利益的争夺,也带来了胸怀远见的仁慈,特朗普对此要负大部分责任。对中国来说,强化自己是超级大国的前景并不乐观,这可能并不是一场胜利,而是一场悲剧。【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王锦云
校改:谭雄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