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此次新冠肺炎对于各个国家乃至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到目前为止,南非已经成为非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在此次疫情爆发之前,南非已经经历过了艾滋病毒的考验,这让南非在吸取历史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更加有力地对抗此次新冠肺炎疫情。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在过去的20年中,几乎每年南非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死亡案例与艾滋病有关。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于1999年至2008年间就任南非总统,他受到网络上一个古怪言论的影响,坚信人体免疫缺陷病毒(HIV)不会引起艾滋病,然而这种病毒的确会引起艾滋病。由于他延迟了治疗计划,数十万人失去了生命。而如今,南非感染艾滋病的人数仍然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不过,那次流行病让南非获得了如何应对和预防传染病的丰富经验。萨利姆·艾伯顿·卡里姆(Salim Abdool Karim)是一位流行病学家,他带领一个医疗团队为政府提供有关新冠肺炎的咨询服务。他说,“此前的艾滋病防控工作相当于此次疫情防控的热身训练。” 鉴于其惨痛的经历,南非现在正在实施一项特别的战略计划,如果这项战略计划取得成功,可能会对其他国家也产生影响。

 

卡里姆教授表示,艾滋病毒主要从两个方面影响了南非应对此次疫情的方法。首先是说服政治家们听取医学专家的建议,并迅速采取行动。南非于3月15日出台了社会隔离措施,随后在3月27日实行全国封锁。“我没能够让姆贝基先生意识到艾滋病毒的严重性,这很可悲。”卡里姆教授回忆道,“和现任政府合作要容易得多。”

 

隔离措施似乎起到了作用。截止到3月28日的一周内,确诊病例的数量就翻了两番。但在那之后,确诊病例的数量在17天之内只增加了一倍。要使确诊病例的数量保持稳定,需要从艾滋病防控工作中吸取第二个教训。卡里姆教授表示,“你需要挨家挨户地走访,融入社区。” 为了筛选、测试和追踪新冠肺炎患者,南非已经招募了大约3万名社区卫生工作者。其中有许多人已经参与过预防艾滋病毒或追踪肺结核患者接触者的项目。

 

好几百人被派往开普敦郊区的开普平原区。负责筛查工作的医生尼尔·大卫(Neal David)表示,在这些贫穷且人口密集的地区,“自我隔离是行不通的”。 一旦有人新冠肺炎的检测结果呈阳性,他的医疗小组将帮助患者进行治疗,并在必要时将患者隔离。医疗小组还将筛查患者周围的邻居,并检测他们是否携带潜在病毒。

 

目前解封之日暂定为4月30日,这项战略计划的施行结果将会影响到这一日期的确定与否。政府希望在此之前对南非10%的人口(近600万人)进行筛查。

 

与此同时,为政府提供咨询服务的医生们意识到,南非只能推迟而不能避免病例数量的最终增加。但他们的目的是为国家争取时间来增加重症监护病床的数量,筹备隔离设施并建立战地医院。大卫医生说,“我们不能假装自己能够虎口余生,那太天真了。”

“我们不能假装自己能够虎口余生,那太天真了。”

这些公共卫生举措也让南非有充足的时间来制定经济措施以应对疫情。在此次流行病爆发之前,这个国家正面临着两年以来的第二次经济衰退,失业率接近30%。现在情况更糟了:中央银行已大幅降低利率,其他政府部门却没有作为。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获得的经济扶持少之又少。经济应对措施不力还可能会影响到公共卫生工作的顺利进行。而那些被推入贫困深渊的人也可能不会友善地接受政府的登门拜访。

 

新冠肺炎为全世界竖起了一面镜子,映射出各个国家的优点和不足。南非拥有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医生,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与艾滋病的斗争中声名鹊起。南非也拥有非常活跃的非政府组织,组织内有许多热心帮助其他地区的社区活动人士。但同时,南非面临着种族隔离遗留下来的极端贫困和暴力问题,近来还处在非洲国民大会的暴政之下。在应对新冠肺炎时,南非吸取了过去的教训,正奋力与之斗争。【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兰娇
校改:黄婷芬
                                                                                责任编辑:牟小林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