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美籍韩裔演员约翰·赵 (John Cho)讲述在新型冠状病毒蔓延美国之时,自己的遭遇及生活回顾。他从小都在与“认同感”作斗争,希望成为“真正的”美国人,此次疫情出现后亚裔群体成为众矢之的而遭遇言语暴力攻击。
约翰·赵(John Cho),美籍韩裔,曾出演《寻堡奇遇》和《星际迷航》系列电影(图片来源:Carolyn Cole / 洛杉矶时报)

约翰·赵(John Cho),美籍韩裔,曾出演《寻堡奇遇》和《星际迷航》系列电影(图片来源:Carolyn Cole / 洛杉矶时报)

几日前,我提醒父母出门需谨慎以免遭受言语暴力攻击。而从小是我被告诫:世界对我们充满敌意。

新冠病毒似乎源起中国,这一认知催生无数反亚裔仇恨,美国亚裔因此只得报团取暖。从小我们就被灌输“只要我们足够美国人就不会有危险”的思想,为此,我和弟弟被教育要入乡随俗、小心行事,才能免受歧视。当我走上演艺生涯,愿望近乎实现,但总有一瞬间提醒我,种族决定一切。如销售人员用“Konnichiwa”(日语的“你好”)向我问候,或是9·11事件后我与卡尔·潘(Kal Penn)在2004年全美宣传《寻堡奇遇》,卡尔每次都会被带去“随机”搜查。亚裔同胞现正在经历此种瞬间。

这场大流行病提醒着我们:归属感是有条件的。前一刻,我们是美国人;下一刻,我们就成了“千里送毒”的“外国人”。

归属感是有条件的。前一刻,我们是美国人;下一刻,我们就成了“千里送毒”的“外国人”。

名气和“模范少数族裔”都会给人以种族平等的错觉。对亚裔的刻板印象有正面的,因此反亚裔情绪被轻描淡写带过,这是在淡化种族偏见。当然,刻板印象也有负面的。我在高中拉丁语测验作弊被抓后,被问道:”为什么韩国人都是骗子?”而在国家局势紧张时,这些负面的刻板印象就会占据上风。

1978年我来到美国,当时仅6岁,1990年入籍,当时正是海湾战争前军队集结。被问到是否愿意穿上军装保家卫国时,我很惊讶但认真考虑片刻便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我得到了美国公民的身份,也花了一辈子在证明自己。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否认我们这类人的身份。

新冠病毒告诉我们,不能片面看待普遍问题,若美国人不团结联系,仇恨敌对会像病毒一样疯狂传播。不要轻视仇恨或认为它很遥远。如果你在生活中目睹仇恨,请为你的美国同胞挺身而出发声。【全文完】

来源:洛杉矶时报
作者:John Cho
编译:兰雨欣
校改:龚莉
                                                                     责任编辑:廖茏蕙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