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配送APP改变了城市人们的生活,促进了经济的增长,尤其在疫情期间起着更加关键的作用,但外卖小哥在融入城市生活的同时,也面临诸多问题并期待有所改变。
法新社

法新社

近期,中国新冠肺炎患者数量达到峰值。上海市住宅小区入口处出现了许多大型金属置物架。置物架在消毒剂、维生素片、一袋袋大米和面粉、食用油及蔬菜的重压下嘎吱作响。

1月底武汉开始封城,食品配送公司在封城期间及随后全国各大城市逐渐解封期间都发挥着关键作用。官媒一直将外卖小哥称为“英雄”。其实新冠肺炎危机暴发前,外卖小哥就深受城市居民的喜爱。

中国廉价劳动力丰富、中产阶层庞大、智能手机近乎全面普及,中国的外卖行业远远超过了发达国家。

外卖配送员(主要来自外卖行业两大巨头:饿了么和美团点评)能在30分钟之内把货送到顾客手中。

 

外卖小哥的生活也发生了改变。加上美团补贴和顾客小费,外卖小哥的工资高于上海居民的平均工资水平。同时,在外卖小哥的助力下,中国的外卖行业逐渐发展壮大,行业市值已达到460亿美元,居世界之首,同时也是美国外卖行业市值的两倍。

 

此外,零工经济也改变了中国的城市。过去,农村年轻人来到城市,他们在生产线上辛苦劳作,对于大多数城里人来说,这些农村年轻人毫不起眼。现在他们当中许多人离开了乏味的工厂工作,选择较随意的生活。农民工认为,这份工作是融入城市生活的捷径。骑手只需往软件上传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及健康证明即可工作,且工资高于工厂工资。近三分之一的美团骑手曾是工厂工人,这一转变反映了一个全国趋势。中国劳动关系学院(China University of Labour Relations)教授季雯雯(Ji Wenwen)称,近年来,零工工作给劳动者起到了缓冲作用。

但如今,农民工的梦想常常不同于早期中国工业繁荣时期工厂工人的梦想,现在他们想要得到尊重。调查显示,近一半的美团骑手对自己的状况感到焦虑,同时,不足三分之一的饿了么骑手认为自己得到了顾客足够的尊重。

 

疫情大流行期间,公司推出了无接触配送系统。与外卖小哥面对面接触曾是城市生活常态。

 

从骑手到食品储藏柜-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

骑手放到食品储藏柜的货物-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

然而,香港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动通讯(CLB)发言人杰弗里•克罗塞尔(Geoffrey Grothall)称,工厂工人们曾团结起来,要求加薪,改善工作环境,对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外卖人员而言,要做到这些会比较困难。如果一些骑手罢工,算法会重新把订单分配给其他仍在工作的骑手。

 

不过,骑手仍能利用社交媒体获得优势。他们在微信、QQ等信息服务软件上建有大型聊天群,讨论配送路线、雇佣条款与发牢骚以及协调罢工。中国劳工通讯表示,外卖行业已经变成了“工人动乱的主要来源”(见图表)。

中国几大运输行业劳工抗议站总行业百分比-中国劳工通讯

中国几大运输行业劳工抗议占行业百分比-中国劳工通讯

为提高忠诚度,美团推出了“乐跑”(lepao)骑手项目,远距离接单的骑手工资更高。同时,美团还帮助开通了一条配送员心理健康热线。疫情大流行期间,美团为骑手提供免费在线咨询,将为感染新冠肺炎的骑手支付高达30万元的医疗费。

 

从长远来看,骑手不太可能会感到满意。香港大学教授潘毅(Pun Ngai)称,他们有“被困在中间”的风险,即无法在城市生活中前进,也不愿退居农村。【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唐娟
校改:夏仁玲
责任编辑:魏敏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