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亚马逊雨林及其周边居民深受原油污染之害,当地居民利用生物修复应对此害。

 

几十年来,废弃的原油坑已遍布厄瓜多尔北部的亚马逊雨林。现在人们正尝试利用适应性强的植物、真菌以及细菌来将这些污染物清理干净。

加洛·罗德里格斯(Galo Rodriguez)拿着弯刀在自家农场北部的小溪旁边挖坑,当他挖到地下32厘米深时,土壤散发出了一股明显的汽油味,味道很刺鼻。挖坑的地方没有树,也没有庄稼,地表只有草。自附近的输油管泄露后,这块地就给石油覆盖了。罗德里格斯说:“已经有十年还是十一年了,这块地都没有产出任何东西,我们已经放弃它了。但现在我们打算种番石榴和驱虫苋。”

在厄瓜多尔北部,罗德里格斯和其他几十个农民一起学习,如何通过种植植物将自家地里的原油污染清理干净。这种方法叫做生物修复,也就是利用诸如植物、真菌以及微生物之类的生物体来分解原油等污染物。

罗德里格斯参加的活动叫做“土壤护卫”,该活动由当地居民兼独立研究者莱西·格罗珀(Lexie Gropper)创办,向低收入群体介绍以永久培养为基础的生物修复。

加洛·罗德格里斯在厄瓜多尔内拉戈阿格里奥的土地多年受到石油的污染【图片来源:金伯利·布朗(Kimberley Brown)】

 

自20世纪60年代人们在厄瓜多尔北部的亚马逊雨林发现了丰富的油田以来,这片区域就受到了严重的原油污染。其中一个污染源就是德古士石油公司(Texaco)——后由雪佛龙(Chevron)收购。德古士公司在亚马逊雨林倾倒了数十亿加仑废油,其中大部分流入了地面的露天油坑。

 

没有得到处理的油坑和泄露的石油已经污染了淡水资源,对当地的水生生物、生态系统以及人体健康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

 

环境学家将当地的石油污染称为“亚马逊的切尔诺贝利”。当地人和该区域的几项研究都表明,没有得到处理的油坑和泄露的石油已经污染了淡水资源,对当地的水生生物、生态系统以及人体健康都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影响。

二月份,在拉戈阿格里奥的一家工厂里,芝加哥的土壤专家兼园艺顾问南斯·克内姆(Nance Klehm)与一个由50个社区成员组成的团体进行了谈话,并且教他们如何分辨不同类型的土壤。

 

最终目标是要创造一个由本土植物和庄稼构成的生态系统,农民可以持续种植这些作物,同时利用它们将石油清理干净。

 

对克内姆和格罗珀来说,进行生态修复的下一步是在实验室测试土壤的酸碱度,接着是建立一个本地植物图书馆,收集可能适用于生物修复的本地植物。而最终目标是要创造一个由本土植物和作物构成的生态系统,农民可以持续种植这些作物,还可以利用它们将石油清理干净。

但这个地区先前并未对生物修复,尤其是对利用植物进行修复的方法,进行过广泛的试验和记录。几项研究已经证实,当地的微生物、细菌和真菌在各种环境里都能起到有效的修复作用。

利用生物修复来分解石油污染并不是什么新奇的法子。石油泄漏虽不是日常新闻,但在世界各地都时有发生。生物学家和环境工程师长期致力于寻找可以清洁污染的方法。真菌可以分解石油污染和吸收重金属已是老生常谈,研究发现柳树可以有效分解有机石油污染,杨树可以用其长长的根有效修复和过滤受到污染的地下水,而向日葵可以吸收包括铅、镉以及锌在内的许多金属。

当然,和其他清理重污染物的方法一样,生物修复也有其局限性。进行生物修复的地方通常需要给植物提供充足的生长空间,而且这个方法发挥效用也要花很长时间,对于需要快速清洁污染的地方来讲,这个方法不是很理想。

相对于工业清洁方法而言,生物修复“对环境更友好,更具可持续性”。最有效的工业方法是土壤淋洗,其过程是收集被污染的土壤,将土壤放置到一个大的机器里,利用各种化学物质提取出污染物,然后再将土壤运回原处。但这种方法不仅成本高昂,而且所用的清洁化学物质还会降解土壤里的养分和微生物,其提取出的污染物也需要人为处理。

当地人选择永久培养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活动参与者里奥斯(Elsa Maria Rios Jumbo)认为这可以帮助她掌控自己的健康,几年前她刚从白血病中死里逃生。里奥斯也知道左右邻居的院子里都有油池,她担心下暴雨的时候油池里的油会溢出来或者渗进土壤,所以里奥斯觉得学习永久培养和生物修复可以帮助她更好的应对这些威胁。【全文完】

来源:英国广播公司
作者:未知
编译:李婷
校改:肖燕平
责任编辑:李津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