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短视频软件——TikTok(抖音国际版)开始风靡全球,不断击败来自中国本土的竞争对手,也给美国科技公司带来强压。鉴于此,美国政府开始担心字节跳动另有目的,并采取措施打压TikTok。

                 中国首家面向全球的软件公司正日益变强,美国对此却嗤之以鼻。

新冠肺炎迫使全世界青少年不能返校,只能待在家中。因此,他们开始转而关注一款熟悉的数字软件——TikTok(抖音国际版),其下载量在3月份高达1.15亿次。在TikTok上,所有带有#新冠肺炎#标签的视频播放量已经达到530亿次。

TikTok母公司为字节跳动,由中国计算机科学家张一鸣于2011年创立。它如今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未上市科创“独角兽”,近期估值在900亿到1千亿之间。除苹果公司之外,字节跳动是唯一一家在中美两国拥有1亿用户的科技公司,而且TikTok还在美国与YouTube、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相互较量。

然而,字节跳动并不满足于此。去年,它曾发布了一款面向全球的协作软件飞书(Lark),并在印度和印尼推出了一款音乐流媒体软件Resso,还在中国发布过一款与微信相竞争的通讯软件。可是字节跳动并非首家拥有进军国际市场野心的中国企业,但是不同于大多数“四处游走”的前辈,它通过打造吸引海外投资的产品来建立自己的科技帝国。

如今,字节跳动已成为中国第一家全球软件巨头,并且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者。

如今,字节跳动已成为中国第一家全球软件巨头,并且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者。据香港的资料显示,该公司自成立之初就开始使用“新浪模式”来吸引外资,而许多中国科技公司只有当考虑在美国上市时才会采用这种模式。

目前尚不清楚字节跳动具体盈利是多少。但据投资者透露,字节跳动去年的收入在1040亿至1400亿元(合150亿至200亿美元)之间,甚至超过了优步(Uber)、色拉布(Snapchat)、推特三者的总营收。并且它在中国的广告收入超过了腾讯和百度,现在仅次于阿里巴巴。尽管受疫情影响,但字节跳动预计今年其销售额将达到250亿美元,若是实现的话,它就比Facebook还早三年完成这一目标。

面对美方打压,抖音如何应对?

难怪字节跳动的美国对手们都想方设法要“折断它的双翼”。但是,字节跳动最大的威胁来自美国政府,它时刻警惕着中国在任何领域的崛起。

字节跳动最大的威胁来自美国政府,它时刻警惕着中国在任何领域的崛起。

与此同时,华盛顿政客开始担心,美国用户的数据将被传输给中国;中国的算法设计师会向易受影响的西方年轻人宣扬共产主义;字节跳动的内容审查也会受共产党一时的心血来潮所左右。

为此,两名共和党参议员于3月份提交了一项议案,要求禁止在所有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但是,TikTok发表声明称,它会将所有美国“用户的数据储存在美国”,并且其在美运营“不受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任何外国政府的影响”。目前,字节跳动正在设法安抚批评人士,还雇佣了美国知名安保和法律专家来共度此关。

除此之外,TikTok还于上月在洛杉矶开设“透明中心”,用于共享内容审核、隐私、安全控制等信息,并表示它将不再雇佣中国的审核员来处理国外用户的内容。与此同时,字节跳动正考虑在香港上市,这也能增加其可信度。据说,万不得已时,张一鸣会考虑拆分TikTok,以此来弥补中西方的数字鸿沟,直至字节跳动能够发布出新的热门软件来跨越这道鸿沟。【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喻馨阅
校改:郑悦、张莹
责任编辑:牟小林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