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许多西方国家都需要北京给他们提供最关键的物资——医疗用品。在这样的形势下,这些西方国家真能离得开中国吗?
(图片来源:大西洋月刊)

(图片来源:大西洋月刊)

这些显然表明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于中国控制住疫情的声明持怀疑态度。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强烈要求世界各国控诉中国,要求中国为此次疫情中的过失承担责任。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誓言要抛给中国一些尖锐的问题,并且威胁道对华关系不可能“一切照旧”。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敦促中国公开更多其应对疫情的方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将西方民主国家抗击疫情的方式与中国方法进行比较,是一种“天真”的行为。他还补充道:“关于此次疫情,显然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些显然表明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于中国控制住疫情的声明持怀疑态度。

早在疫情蔓延前,中国就已经生产了全球一半的医用口罩。中国也是目前短缺的药品和防护用品的主要供应国。曾撰文研究美中供应链的哈佛商学院威利·施(Willy Shih)教授说:“在制造业方面,全世界都依赖中国。不仅是医疗用品,还有电子、纺织、家具、玩具等等,进口总值约达5000亿美元。所以说说容易,但若真要走(割舍中国)这条路,必须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且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的核心地位牢固,其国内供应链远比其他可能的替代者更先进。因此,事情绝非把供应链迁出中国那么简单。

和美国一样,法国也重度依赖着中国的供应链。法国从中国进口的不仅有对抗新冠病毒的医疗设备,还包括药品和汽车。最近,马克龙总统宣布法国要增加国内防护面罩和呼吸机的产量,争取“完全独立”。但这不可能一蹴而就,实施起来成本也会很高(他说也许今年年底就可以“完全独立”了)。受疫情影响,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欧亚项目的非驻会资深研究员菲利普·勒科尔(Philippe Le Corre)说:“如果要将国外的一些物品遣返回国,法国公司将面临巨大的压力,而中国明显是他们出口这些产品的一个选择。” 勒科尔警告说:“若法国减少对华依赖,可能导致中国也这样做,这可能会对葡萄酒、旅游等法国本土利润丰厚的行业产生不利影响。对于这些行业来说,中国市场举足轻重。”

英国外交大臣拉布扬言将改变对华态度也同样让人怀疑。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英国也希望中国给他们提供试剂盒、呼吸机等医疗设备。虽然北京不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在科技和金融等领域上两国还是有所合作的。因此,英国不可能会破坏两国在这些领域上的合作关系。英国前驻北京外交官、现任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中心院长的克里·布朗(Kerry Brown)认为:“在经济受到如此巨大冲击之际,英国希望这些合作领域能够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本周,英国外交部常务次官西蒙·麦克唐纳(Simon McDonald)对议员们说:“中国虽然不是英国四大贸易伙伴之一,但却是英国重要的经济伙伴。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的重要性有增无减。”

一些国家已经通过制定更严格的对外投资条例来摆脱其对中国的依赖。通过这种方式,印度、德国和澳大利亚的政府声称他们可以增强其国内生产基本物质的能力,而不用担心国外投资者买断这些物资。中国驻新德里大使馆的发言人在一则声明中说:“虽然新的限制政策并没有明确地针对中国,但是其对中国投资者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甚至是特朗普都明白,要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并非易事。

特朗普执政后决心切断美国与中国一些根深蒂固的贸易合作关系,他谴责中国,认为美国本土制造业工作机会减少,人才向劳动力更为廉价的海外市场转移。虽然中美两国经历了长达两年的贸易战,给两国的商品加征了数十亿美元的关税,但是在此次疫情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两国的经济依然紧密相连,很难将他们切割开来。和英国一样,誓要让中国对此次疫情负责的美国也从中国空运了数吨医疗物品。甚至是特朗普都明白,要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并非易事。去年,特朗普甚至通过推特命令美国企业寻求中国之外的业务。虽然他无法强迫企业这样做,但是一些美国企业已经尝试这样做了。美国共和党人认为,为了国家的安全,美国需要能够生产更多的医疗用品。去年秋天,关于美国依赖中国的医疗供应链问题,民主党人也公开表示了自己的担忧。目前,美国国会议员也提议美国企业生产更多的医疗用品。但是即使美国各方都这么提议,可能还是需要好几年才能解决医疗用品短缺这一问题,疫情蔓延的速度比重建整个医疗产业链的速度要快得多。正如参议员汤姆·卡顿(Tom Cotton)在与共和党代表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的专访中指出的那样:“2000年,美国给予中国贸易特权。仅仅几年之后,美国最后一家青霉素工厂就倒闭了。此后,生产阿司匹林、维生素C和其它基本药物的美国工厂因中国工厂的掠夺性订价也倒闭了。”

二月份,中国政府为了控制本国的疫情,限制了医疗产品的出口,这让美国的医疗系统变得非常脆弱。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指出:“当前,中国的疫情高峰期显然已经过去。为了其政治目的,中国政府可能会选择性地给一些指定的海外国家供应医疗物资。”

但是,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还有美国自身的原因——美国的欲望过大以及医疗产业结构不够完善(这两点正好被中国加以利用)。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不管在哪个国家,需求的飙升都会导致医疗物资供不应求。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供应链的教授戴维·辛奇·莱维(David Simchi-Levi)说:“仅仅关注中国是不够的。更大的问题在于美国医疗产业仅仅在乎成本,以至于没有更多的精力生产富余的产品来应对此类危机。打造弹性供应链需要花很多钱,且不会有立竿见影的回报,而且危机不会频繁出现。无论哪种方式,短时间内医疗药品的价格都只会更高。而最终,是消费者来决定他们是否愿意花钱购买。”

假设有两副一样的口罩,一副是中国制造的,一副是美国制造的。美国制造的口罩价格是中国的两倍。那么你会买哪一副口罩呢?

威利·施教授提出了这样一个设想:假设有两副一样的口罩,一副是中国制造的,一副是美国制造的。美国制造的口罩价格是中国的两倍。那么你会买哪一副口罩呢?【全文完】

来源:大西洋月刊
作者:亚斯曼·瑟汉(Yasmeen Serhan)、凯西·吉尔西南(Kathy Gilsinan)
编译:李雪
校改:魏敏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