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全球疫情导致多国纷纷“闭关锁国”。现疫情稍有缓解,为减少经济损失,某些国家开始逐步进行解封。毫无疑问,解封后的重中之重便是要恢复经济。那么短期之内,全球经济恢复到什么程度呢?90%的经济如何?

在许多事情上,占90%就表示还过得去,但是就经济体而言,这个数字却象征了痛苦挣扎。中国对此进行了现身说法。该国自二月份开始解封,工厂繁忙,街道也不再空无一人。其国内90%的经济也就此恢复。虽然这情况看似比严格实施封锁计划时期更为乐观,但还远称不上正常。因为这其中缺失的部分占了人们日常生活的大头。如,乘坐地铁和国内航班的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一;可自由支配的消费支出已经下降了40%,如外出就餐;酒店入住人数仅占正常客流量的三分之一。经济困难以及对第二波疫情复发的恐惧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一位经纪人说,企业破产率在上升,失业率是官方预计的三倍,约为20%。

之后才采取封锁措施的发达国家如果在这90%经济中砸了自己的招牌,那么民众的生活将会举步维艰(见简报),至少在研究出疫苗或找到治疗方法之前是如此。新冠病毒导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遭遇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下滑,达到10%。此外,随着新冠病毒确诊人数的增加,其对经济、社会和政治影响可能就越深刻、越持久。

解封如何会影响经济损失的范围。例如,针对开学一事的成本效益计算首当其冲(见文章)。但是,无论多么放松限制,疫情都会抑制经济发展。

首先,解封是一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

就算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病例也在慢慢减少,但就意大利而言,该国曾达到一天900人死亡的峰值,一个月后,其每日死亡人数仍然超过300人。所以只要病毒仍然存在,就应该保持社会距离。

第二个是其不确定性。

哪怕已经解封,关于新冠病毒的很多信息仍未可知,包括出现第二个高峰期的可能性、已愈病患的免疫力是否持久、多久可以研制出疫苗或者找出治疗方案。这一切不定数使得那些害怕受到感染的人无法进行正常消费。比如,尽管美国的一些州已经放松了社会距离的管制,但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在逛商场时,会感到不自在;德国上周便允许小商店开门迎客,但无人光顾;封锁举措下,丹麦人削减了80%的家庭服务开支,如旅游和娱乐。丹麦经济学家们估计,哪怕邻国瑞典没有实行封锁,其居民的削减开支程度也与丹麦相差无几。

在封城的情况下,许多企业暴露了其资金匮乏、负债累累、需求疲软的现状。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三分之二的美国小企业主表示其资产将在三个月内耗尽。在英国,拖欠租金的商业租户比例上升了30个百分点。本周,波音公司(Boeing)老板警告,两三年内,航空旅行也无法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此外,占国内GDP约四分之一的投资金额将减少,这不仅是为了节省现金,还因为无法评估风险(其中一个原因是近期股市反弹基础薄弱)。

企业纷纷陷入困境,这将加深人们的财务担忧。在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向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表示,如果他们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就算靠着储蓄、借款或出售资产维持生活,也只能撑三个月。因为在90%的经济中,受打击最重的行业雇佣着大批低收入人群,所以失业率会攀升,临时工作也不好找。即便就目前而言,欧洲五大经济体中超过3000万工人(占总劳动力的五分之一)仍能收到由政府垫付的工资,但这慷慨的福利也不知能持续多久。

经济也将千疮百孔。某些企业已经适应疫情影响,并试图削减成本以及寻求新工作模式,以提高生产率。但如果人们在解封后仍“画地为牢”,或者连续数月无所事事,那么他们就会与自己的专业脱节,可能会丧失其技能。在接下来十年,美国的失业者们可能都会浑浑噩噩地度日(见自由交换)。政府所推出的各项计划将在短期内让企业喘口气,所以大受欢迎。但那些打算保留员工工作岗位的企业可能会最终沦落为成僵尸企业,既不盈利也不亏损,进而拖累劳动力和资本的循环利用。

90%的经济持续时间越长,疫情结束后迅速恢复经济的可能性就越小。不管是一个世纪前西班牙的流感,还是约20年前爆发的非典,深陷其中的民众最想要的都是回归正常生活。但二者对经济的影响都比不上如今的新冠病毒,而且1918年公民对政府的期望值也没有现在的高。。

一场影响深远且时间持久的经济衰退势必会招致愤怒,因为这场疫情的爆发已然反映出富裕国家的不光彩之处,如,经营不善的养老院、少数族裔的高死亡率、阻碍职业女性发展的额外条件,尤其让许多美国公民望而却步的医疗保险。这诸多问题都会促使人们呼吁改革。其实,任何一个普通人遭遇了不公,都会如此反击。年收入低于2万美元人群因疫情失业的可能性是年收入超过8万美元的两倍,而且这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他们多久能再次上工。

与2007-09年金融危机后相比,民众要求改革的呼声可能会使得政治变得更为激进。所以,对于那些支持开放市场和控制政府权限的人来说,他们的任务是引导这股冲劲以进行正确的改革。如果此次大流感能够降低改革的门槛,那么它将提供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即能让那些曾遭到排斥的人群重塑社会规则,也能打击那些长期以来通过税收、教育和监管系统享有特权的人群。也许此次疫情还能加强国家间及全球间的团结感。德国和台湾(中国)等国家及地区曾借助强大的机构力量成功抗击艾滋病,这或许将与民粹主义表演者浪费时间嘲笑专家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

然而,这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参加议程的所有人都会表示,此次疫情与自己的观点不谋而合。但是在2007-09年经济危机之后,政客们却未能消除民众的不满情绪,而民粹主义也就改革需求而兴起。那90%的经济会带来更大的磨难,而由此造成的愤怒情绪又可能会以数十年未见的规模进一步使有心人趁机鼓吹保护主义、煽动仇外情绪、强化政府干预力度。如果像本报一样,你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那么是时候开始关注更为喜闻乐见的事物了。【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佚名
编译:马璇
校改:刘倩宇 | 责编: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