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纽约州长呼吁联邦政府为新冠抗疫一线医生提供危险津贴,但对身负沉重医学债务的医生们而言,他们渴求的是学生贷款免除。
一线新冠医生

纽约州立大学州南部医学中心和国王郡医院小儿传染病医生-曼努埃尔•潘顿三世(Manuel Penton III)
图片来自潘顿医生

度过了令人悲痛的两个星期,32岁的医生曼努埃尔·潘顿三世(Manuel Penton III)终于可以休息一天了。他来自布鲁克林医院,这两周里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

过去14天,感染者和死亡病例接连不断。有医生被感染,一名护士的病情也急转直下。防护物资供应减少,发放的手术服越来越薄,最后薄如纸张,一穿就破。后来,发放的防护服变成了雨衣。那时候,潘顿已经在使用家人和全国各地的朋友捐赠的口罩。

作为青年医生,潘顿和其他同事自愿承担起了患者护理中最危险的工作,这样六七十岁的主治医师们就不必亲身上阵。但这也意味着潘顿需要每天亲自完成数次查房。

美国疾控中心估计,截止4月中旬,确认感染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数量约为10000人,其中27人死亡,而实际数据可能还更高。

纽约州长科莫

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2020年4月20日在奥尔巴尼州议会大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来源:Michael Brochstein/SOPA Images/Rex via Shutterstock

本周,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呼吁联邦政府为疫情期间冒着生命危险在前线工作的人员提供“危险津贴”,其中50%将发放给运输工人、杂货店商人、配送人员和医护工作者。科莫说到:“这些工人非常重要,他们每天奋战在抗议前线,帮助我们度过危机,我们必须确保他们的努力和牺牲能够得到回报。”

千禧一代的医生在抗击新冠中承担了危险的工作

潘顿认为千禧一代的医生扮演着独特的角色。他们经验丰富,知识渊博,能够有效救治患者,他们也足够年轻,属于新冠肺炎感染的低危人群。

危险津贴无法帮助背负深重医学债务的青年医生们

美国医学院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毕业的医学生们背负的债务平均达20万美元。

潘顿说:“相较危险津贴,千禧一代的医生们渴望的是债务免除。”

自本月初,已有50多万人签署了一份MoveOn请愿书,他们希望免除医务人员的学生贷款能写入下一个刺激法案。4月7日,美国最大的医师协会——美国医学会和其他几十个医生组织联名致信国会,请求联邦政府免除奋战在抗疫一线医生的学生贷款。

2020年4月21日,纽约大学朗格尼医院外,人们向一线奋战的医务人员鼓掌表示感谢。
来源:Jeenah Moon/Getty Images

青年医生有时是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现在不是这样了。

“不论是走在街上还是与人交谈,亦或是看到人们在窗边鼓掌,你都可以真切感受到大家的感激之情。”潘顿表示,“我从未见过如此真挚的感激。”

他表示,希望美国人每天在窗边表达的感激之情以及政客们在新闻发布会上所说的感激之情,都能转化为冒着生命危险奋战在抗疫一线医生们的经济保障。【全文完】

来源:ABC News
作者:Erin Schumaker
编译:吴馨
校改:朱琳
                                                                                      责编: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