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三星集团作为韩国首屈一指的超级财团,自上世纪30年代,从地方小店一路成长为大型集团公司,个中历程曲折成谜。三星是如何大获成功的?现又面临何种困境?

即便企业界内霸道独裁的创始人比比皆是,复杂的交叉持股现象及类似宗教崇拜的入伙仪式层出不穷,三星依然是其中最神秘的公司。三星创立于1938年,开始只是一间出售蔬菜和鱼干的小店,现已成长为出口量占韩国出口总量五分之一的大型企业集团。三星集团的核心产业——三星电子在全球智能手机、电视、芯片等方面的销量一直遥遥领先,市值逾2700亿美元,员工遍布74国,达31万人。杰弗里•凯恩(Geoffrey Cain)的新书《三星崛起》(Samsung Rising),以时间顺序描绘了三星集团的发展历程、创业精神和工作习惯,其中还夹杂着丑闻、家族世仇和政治阴谋故事,吸引了无数眼球。但作者(曾在本报工作)略过了三星是如何大获成功的。这也正是三星的神秘之处。

 

要揭开三星的神秘面纱首先要了解它的统治家族。早在4月份金正恩消失于公众视野前,三星董事长李健熙在住院后便销声匿迹了。自2014年起,78岁的李健熙便再无任何消息,也没人知道他病情的严重程度。50岁的李在镕是李健熙独子兼法定继承人,被指控涉嫌行贿而入狱一年。尽管他只直接持有一小部分股份,也不再担任董事,但对三星电子影响甚大。这一切都因为建立了集团控股公司和家族基金会的所有权结构。

 

三星的企业文化同样让人诧异。凯恩用军事化、大男子主义及对错误零容忍等词汇来描述其领导风格。 上世纪80年代初,三星将目光从化肥和晶体管转向半导体,让芯片工程师们加班加点,完成16个小时的轮班工作。1995年,李健熙为了让技术人员因产品做工低劣而感到难堪,下令烧毁14万件配件,损失5千万美元。在书中,凯恩先生描述了公司高层满篇咒骂的演讲陈词。然而,三星电子依旧是韩国的香饽饽,吸引着毕业生中的佼佼者。

三星让业务多元化看起来是一种优势,而不是业务分散的劣势。

最具神秘色彩的是残酷环境下孕育的成功。短短几年内,三星电子的半导体业务便赶超日本。2011年,即发布首款智能手机短短两年后,Galaxy系列的销量就超越了苹果公司iPhone。三星让业务多元化看起来是一种优势,而不是业务分散的劣势。当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的销售不景气时,内存芯片业务便成为了公司的主导业务。十年前,李氏家族决定在2020年前进一步实现集团多元化,借助此次疫情,生产疫苗和其他药物的三星生物制剂公司(Samsung Biologics)成为韩国第三大最有价值的公司。

 

那么,三星集团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现就职于伯恩斯坦(Bernstein)投资公司的三星前雇员马克·纽曼(Mark Newman)表示,秘诀就是始终信任创始家族——尽管他们存在种种缺陷,但在公司内部仍拥有神一般的地位,这种信任促使三星诸多大胆的战略性决策大获成功。

 

面对发展困境,三星高管认为,是时候对未来再做一次大胆展望了,尤其是对三星电子而言。尽管三星电子实力强大,但仍有两大问题亟待解决。第一,如何迈出现在的领域,转而在利润更丰厚、更前沿的软件及服务领域取胜。近来,三星倍加关注非储存芯片和生物制药,而非软件。要想在服务行业取得成功,尤其处在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时代,三星仍需要创新能力。

 

第二,来自中国的挑战。此前,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从过去的两位数暴跌至不到1%。此外,中国大型公司拥有丰厚的资金和长远的规划,三星难以跻身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小米等公司在软件和应用程序领域也更胜一筹。在全球化时代,如果科技冷战愈演愈烈,三星失去中国市场,前景不容乐观。

 

别无选择

 

尽管有810亿美元的净现金(高于索尼市值)可供投资,但三星电子发展依旧不容乐观。李氏家族自身麻烦不断,公司无法策划重大的战略押注,与竞争对手抗衡的能力大不如前。但三星并非无路可走。与大多数家族企业一样,三星将被迫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职业经理人身上,而非创始家族。现在正是转变发展模式的好时机,为了解决发展瓶颈,家族式的管理模式亟需变革。【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Brett Ryder
编译:田杏
校改:杨登丰
                                                                          责任编辑:魏敏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