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全球15亿学生中,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受疫情影响无法上学。

 

在阿姆斯特丹的大街上,处于“新冠假日”的孩子们骑着踏板车四处游荡; 而在马德里,和他们同样大的孩子们大多在家沉迷于电子游戏; 在达喀尔,这些孩子需要照顾弟弟妹妹。总之,他们都没上学。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称,在全球近15亿学生中,有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受疫情影响无法上学。

《经济学人》

在富裕国家,如此长时间又如此大范围地关闭学校是前所未有,这会带来巨大的损失。其中最明显的损失是,一些父母为了照顾孩子,劳动生产力大大减少。但是就长期来看,孩子们教育上的损失才是问题的关键。尤其对于最需要教育的儿童来说,损失最为惨重。

如果我们不采取干预措施,那么关闭学校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会伴随孩子们的一生。

在美国,受天气影响而未能去学校上学的三年级学生在考试中表现得不太好。一些研究表明,经过一个漫长的暑假,美国的孩子们会忘掉上个学年所学知识的20%到50%。关闭学校对年龄最小的学童影响最大。从社会和情感技能(如批判性思维、毅力和自制力)中,我们可以预测出许多事情,比如学业,事业、身体状况甚至包括是否会有牢狱之灾。德国正在为即将面临中学毕业考试的高中学生重新开放学校,但大多数国家不愿意这样做。 中国将高考推迟到7月,而英国和法国则取消了今年的考试。从某种程度来说,学生的成绩取决于老师对他们表现的预测,这加剧了一些专家对不平等问题的担忧,因为他们认为教师有时会无意识地歧视学生,从而给他们低分。

《经济学人》

当然,学校教育并没有因关闭学校而完全停止。近九成受疫情影响的富裕国家正在提供远程学习。 但远程教学仍有其局限性,对于贫穷地区的孩子来说,可能很难连接到网络。他们可能必须共享设备,而且家里可能人满为患或十分嘈杂。在美国最贫穷地方,四分之一的孩子家里没有电脑或没有可用的互联网。在所有不太的富裕家庭里,父母不太可能受过良好教育,所以也就无法引导孩子在家上课,也没办法辅导孩子的功课。一些美国学校报告称,在刚开始封锁的几周,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甚至没有登录学校系统,更不用说上课了。 而与之相比,精英学校的学生几乎全部参加了线上课程,还有一些富裕的家庭给孩子聘请全职家庭教师。一家英国慈善机构的教育学家贝基·弗朗西斯(Becky Francis)担心,英国学校的封锁可能会加大在学校吃饭的孩子和不在学校吃饭的孩子在学习成绩方面的差距。虽然在过去的十年里,在考试成绩方面,两者的差距已经缩小了大约10%,但她认为关闭学校可能会使一切前功尽弃。毕竟,小学是缩小各种差距的关键时期,而如今这一机会也正在慢慢消失。

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缩小这些差距?在芬兰,只有在几乎每个儿童都能上课的情况下才开始远程教学。现在,教师提供的网课非常多样,他们将直播课、录播课和课后布置家庭作业的方式结合起来。总之,确保所有儿童都能接受教育的唯一方法就是重新开学。在世界很多国家,家长们都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很快重返学校。无论如何,疫情总会过去,假期终将结束。【全文完】

来源:The Economist
作者:佚名
编译:陈瑞萍
校改:王滢荷
                                                                          责任编辑:李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