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08年经济危机、中美贸易战、新冠肺炎,这三次打击一次次地损害了开放贸易体系,但可悲的是,很多人却对此不以为然。若挥手告别了这伟大的全球化时代,又会是什么后来居上呢?还未可知…….

近几十年来,世界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全球化的引导,可先后出现的三次大危机却屡次挑战其主导地位: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闭,多家银行与跨国公司纷纷撤资,致使全球贸易和投资计划停滞不前,本报称其为全球化放缓(Slowbalisation);2018年,美国单方面发起与中国的贸易战争,俗称中美贸易战(Sino-American trade war)。这场战争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广,包括蓝领阶层就业、中国共产主义制度、沙文主义、反对结盟等等,全球化因此遭受冲击;2019年底,武汉首次出现新冠肺炎疫情,而从那时起,美国的进口关税率攀升到了199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所以,可以看出,在疫情发生前,全球化制度就已经面临着诸多挑战。而现在,因为疫情转移了人们的注意力,所以全球化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尽管信息的传播没有什么阻碍,但是人员流动、货物流通、资金流动却不甚轻松。

首先,以人为本。各国人民惶惶不安,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健康有赖于进口防护设备,而一场世界级的“斗殴“也正缓缓拉开序幕——德国扣留瑞士24万个口罩,并拦截意大利83万个口罩后,德国海关又没收了运往美国和瑞士的几卡车口罩等防护用品;法国扣留13万只运往英国的口罩;美国进口商把一批大约原本运往法国的6000万个口罩从出口商那里全部买走;美国从泰国曼谷机场抢走德国的20万个口罩……显然,全球治理中潜在的无政府状态正在暴露,即“芸芸众生,各为其主”。除此之外,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受到了影响,不能旅行,不能找工作,不能考察工厂,不能收揽订单……大约90%的国家及地区已经处于封闭状态,即使开放,也只欢迎那些“同病相怜”的,比如澳大利亚对新西兰,新加坡对中国台湾。

再来谈谈全球贸易问题。因为全球化的缘故,各国对来自全世界的公司和货物都一视同仁,但依照当前情况来看,全球化制度势必受到冲击。届时,各政府以及中央银行纷纷推出经济刺激计划,要求其纳税人为国有企业做担保,从而创造了一个庞大的激励机制以不断支持这些企业的发展,比如,根据日本推出的covid-19刺激计划,遣返员工的公司将获得相关补贴;欧盟官员则倡议“战略自主权”,并正打算以此创建一个基金会来收购企业的股份。此外,为尽早恢复元气,各国也会加速将供应链引回国内,比如,美国督促英特尔(Intel)在国内建厂,但是要知道,数字贸易虽然蒸蒸日上,但规模却不大,像亚马逊、苹果、脸书、微软的出口总额仅占全球的1.3%。

最后看看投资情况。因为长期投资已石沉大海,所以全球资金的流动也是困难重重。比如,单是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美的风险投资便下跌至4亿美元,较两年前下降60%;诸多跨国企业也将其海外投资削减了三分之一;美国刚刚下达指示,要求其主要的联邦养老基金停止购买中国股票,之后很多国家也收紧了对外投资计划,截止目前,占世界GDP 59%的国家都加入了这一队伍。为了缓解这样的投资困境,各国也尝试着向公司和投资者征税来偿还自己欠下的新债,一些国家还可能会进一步限制资本跨境流通。

从以上例子可以看出,长此以往,较贫穷国家的生活会愈发困难,富裕国家的生活成本也将更为高昂,而且选择性不多。所以,使供应链更有弹性的方法不是固步自封,而是使其多样化,这样做不光可以分散、降低风险,还能发展规模经济。须知,一个四分五裂的世界会使全球问题变得更为棘手,不管是研究疫苗,还是复苏经济。虽然随着全球重新开放,经济活动也会逐渐得到恢复,但不能指望一下就可以实现流动自由、贸易自由。这场疫情将旅行和移民都加以政治化,还加深了对自力更生概念的偏见。而这种内向的动荡不仅阻碍经济复苏,使其萎靡不振,还会影响地缘政治稳定。【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佚名
编译:马璇
责任编辑: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