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中国燃煤发电厂产能过剩,利用率不足,但地方政府一味因循守旧不愿将其取缔,其中的缘由又是什么?
图片来自华盖创意

图片来自华盖创意

世界上最污染环境的发电站——燃煤发电站有一半都设在中国。随着核电站和可再生能源的兴起,燃煤电站所占电力市场份额不断缩小,逐渐退出电网。但中国投资者和地方政府仍对其青睐有加。去年,燃煤装机容量在中国电厂停摆的情况下仍然增加了0.37亿千瓦时(37GW),超过了全球增量。中国正在放宽对建设燃煤电厂的限制,这意味着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燃煤电厂出现。

2014年底,为了减少繁琐的审批程序,中央政府将新建燃煤电厂的审批权限下放到省级政府。这就导致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获省级批复的新建燃煤电站项目的总装机容量增长了四分之一。

中国对煤电的需求量下降。

中国对煤电的需求量下降。由于对制造业和建筑业的依赖性持续降低,中国对煤电的需求也随之降低了。近来,燃煤电厂的产能利用率不足50%,比十年前的60%还低。但地方政府依然把所有新建大型煤电项目看作是刺激经济增长的潜在动力,甚至还试图通过新建煤电项目来为本地开采的煤炭制造新需求。

图片来自《经济学人》

图片来自《经济学人》

2016年,中央政府认识到错误,开始收回下放给各省的审批权限。但其担心就此终止项目会威胁到地方经济,所以允许已经开展的项目继续进行。没过多久,中央又再次放宽了新建燃煤电站的审批限制。美国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全球能源监测组织(Global Energy Monitor)在旧金山发布的报告称,1月份,中国获批或在建的煤电装机容量达到了1.35亿千瓦时(135GW),几乎是美国煤电总装机容量的一半。

新建煤电站不会得到充分的利用。同时,它们还面临着可再生能源的竞争。为了改善空气质量,政府可能会限制燃煤电厂的发电量和装机容量。这样一来,新电站非但不会增加其装机总量总量,反而可能会缩短其运行时间。

对电力公司的资产负债来说,这将是一个问题。不仅如此,世界可能也会遭到波及。中国碳减排目标仍然太低。为了抵消因新冠疫情而遭受的经济打击,中国可能会继续通过新建大型燃煤电厂来刺激经济增长,而利用率不足、负债累累的电站可能会进一步削弱中国减排的决心。

中国大部分可再生能源都是由经营燃煤发电机的大型国有企业生产的。

由于新建了过多的燃煤电厂,本可以用于环保事业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这也给了当前获利者更多的借口来试图推迟能源转型。赫尔辛基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的芬兰研究员劳里·迈尔斯(Lauri Myllyvirta)指出,中国大部分可再生能源都是由经营燃煤发电机的大型国有企业生产的。但是,这些企业本打算让这些燃煤电站继续运行30年;因此,它们仍然不愿意立马关闭这些排放量大的燃煤电站。地方政府不应再一味因循守旧,应尽快采取措施取缔过剩的燃煤厂,在不对环境造成巨大污染的基础上促进经济复兴。【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兰雨欣
校改:包云翠
                                                                         责任编辑:李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