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据统计,此次新冠疫情中,男性的死亡人数比女性多。但是在其他许多方面,妇女首当其冲。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在短短几个月内席卷全球,为了避免感染进一步扩散,许多国家都制定了一系列措施以限制人们的出行。但是这些封锁措施对女性和她们的基本权益影响更大,比如,家暴事件激增、堕胎更加困难、受到更大的经济冲击。之前的埃博拉和寨卡病毒引起的疫情已经给女性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因此,一些专家与维权人士纷纷发出警告,同样糟糕的情况正在全世界范围内悄然发生。

女性权利受到忽视

茱莉亚·史密斯(Julia Smith)是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的一名研究员,她目前正在研究传染病在长时间内会造成何种大范围的影响。史密斯认为那些边缘人群往往在决策制定时没有存在感,因此,她们的权利与需求常被忽视。她说:“遗憾的是,在以往任何一次灾难发生时,女性的权利总是不被人们考虑在内。

四月中旬,波兰一些女权主义者发起抗议,抵制禁止堕胎法案的出台

四月中旬,波兰一些女权主义者发起抗议,抵制禁止堕胎法案的出台

许多维权人士认为,疫情封锁期间发生的虐待女性案会大量增加。大量研究表明,诸如经济不景气或自然灾害之类事件,会陡增民众的生活压力,这常常导致基于性别的暴力事件增多。“想象一下那些受到暴力对待的女性,在疫情期间还要与对她们施暴的男性一直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之前,她们受到虐待后还可以去寻求警方的帮助,但是现在她们无能为力。”爱莲娜·玛尔班·卡斯特罗(Elena Marbán Castro)说道,她是巴塞罗那全球健康研究所(Barcelona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的一名研究员。

然而,在绝大多数国家,政府在宣布实行封锁措施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解决家庭暴力问题。“家庭暴力本该是优先考虑的问题。”梅根·奥当奈尔(Megan O’Donnell)说道,她是全球发展中心性别项目(the Gender Program at the 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的助理主任。她还补充道:“在我们提起预防病毒感染时,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在一线是否有足够的医护人员以及防护品。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考虑到隔离期间的各种措施是否会造成性别暴力,尤其是家庭暴力。这两点应该同样重要。”有些国家开展了相关活动以帮助受害者,“但是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她们已经遭遇到了家暴……我们需要在暴力事件继续增加之前作出应对。”史密斯说道。

玛尔班·卡斯特罗指出,疫情封锁同样减少了女性堕胎的机会,原因是许多国家的卫生系统光是应对新冠病毒就已几近崩溃。在其他一些地区,封锁同样限制了女性寻求医疗援助的机会。

女权主义外交政策中心(The Centre for Feminist Foreign Policy)的创始人之一克里斯蒂娜·伦茨(Kristina Lunz)认为,无法堕胎的后果是长期性的,会比疫情的影响更大。她还说:“每当妇女无法支配自己的身体,无法选择想要多少孩子以及何时想要孩子,这些妇女及其家庭就会陷入贫困。”

 

经济困境

 

迄今为止的数据表明,疫情所造成的经济影响对女性的冲击更大。 比如,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分析,3月和4月失业的美国人中55%是女性。 史密斯说:“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是旅游业以及其他一些服务行业,同样还包括护理行业,这些行业往往以女性为主。”

尽管许多国家已经采取行动为失业者提供帮助,但许多妇女可能会受到忽视。 奥当奈尔说:“在考虑经济复苏时,我们需要意识一个事实,即救助方案只针对正式员工,而绝大部分女性都是临时员工,因此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做出调整以准确帮助到每一名失业女性。”

同时,在抗击疫情的一线,女性的人数也远超男性。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显示,全球卫生和社会护理工作者中有70%是女性。

伦茨说,这场危机从长远来看可能会影响女性的职业生涯,从而再次推迟了男女平等的局面。 “据以往经验我们可以得知,当妇女无法获得资源,无法独立,无法维持自己的生活时,她们就会依靠别人。”

 

男性领导人迷恋于争夺权力

 

新冠病毒的爆发还为一些世界领导人提供了夺取更多权力的机会,引起了妇女维权人士和研究人员的恐惧。

伦茨说:“独裁、专制的领导人始终都是对女性权利最大的威胁。”

“这就是历史所发生过的,也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比如,就在上周,匈牙利总理维克多·奥尔班(Viktor Orban)所领导的议会通过了关于接受《伊斯坦布尔公约》(the Istanbul Convention)的宣言。”《伊斯坦布尔公约》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致力于打击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

伦茨,玛尔班·卡斯特罗,史密斯和奥当奈尔都说,当前的危机恰恰说明了为什么在做出决定时女性需要具有发言权。 许多人指出,在那些女性领导的国家,抗击疫情方面似乎做得很好。

“目前,整个局势都是疯狂的,”玛尔班·卡斯特罗说:“在采取措施之前,我们必须考虑这将如何影响我们社会上的所有人,包括妇女,儿童,少数民族,无家可归的人……但是这并没有被领导人所考虑,所有政策都是由那些贪恋权力的中年男人制定的。”

因此,专家指出,目前这种只着眼于医学救治的应对措施是不合理的。“我们只关注病毒对人们身体健康的影响 ,却忽视了疫情造成的更为深远的影响,这种做法是十分狭隘的,”史密斯说,“如果男性感染了病毒,他们的健康状况会比女性更糟。但是,考虑到次生影响时,我们就会发现女性受到的冲击更严重。”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使妇女面临着比以往更严重的问题。伦茨说:“类似的危机加剧了社会中已经存在的结构性不平等现象,比如女性权利、女性健康以及女性经济地位,这正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全文完】

来源:CNN NEWS
作者:佚名
编译:张志诚
校改:赵彤
责任编辑:曹丽荣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