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众所周知,香蕉备受人们青睐,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种水果,但我们也许并不太清楚,香蕉正在遭受疾病侵害,到2050年可能会绝种,对此我们又该怎么做来为香蕉续命呢?
世界上大部分的香蕉都属于华焦品种,该品种正受到巴拿马疾病的威胁——弗兰克·比内瓦尔德(图片来源:盖帝图像有限公司)

世界上大部分的香蕉都属于华蕉品种,而该品种正受到巴拿马疾病的威胁——弗兰克·比内瓦尔德(图片来源:盖帝图像有限公司)

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曾为地下丝绒乐团(Velvet Underground)发行的首张专辑设计经典香蕉封面;在一款马里奥赛车系列电子游戏中,香蕉(皮)可以说是最具杀伤力的道具;而且,香蕉也是世界上最受人们欢迎的水果之一。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数据表明,人们对香蕉的喜爱程度仍在不断加深。康奈尔大学的农学院教授克里斯·巴雷特(Chris Barrett)引用联合国的相关数据,指出全球每年每人平均要吃130根香蕉,相当于每周三根香蕉。

然而,香蕉可能面临绝种,归根结底是由一种香蕉病导致的。

在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丹尼尔·贝伯(Daniel Bebber)博士领导的一项新研究中,科学家们研究了气候变化对世界主要香蕉生产国和出口国近期和未来的影响。贝伯称,“香蕉面临的困境正是整个农业面临的困境。它集公平性和可持续发展问题、疾病压力和气候变化的影响于一身,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当下,在销往世界各地的各类香蕉品种中,色泽诱人的华蕉品种(Cavendish)占到了99%。不过,华蕉并非一直都是香蕉主要栽培品种。在19世纪后半叶,主要品种为大麦克蕉(Gros Michel),口感更好,且不易碰伤。但在19世纪50年代,大麦克蕉遭到香蕉巴拿马病(Panama disease,又称香蕉枯萎病,一种能让香蕉致病的真菌植物病原体)的大面临侵害。当时,跨国水果公司未能找到其他能快速进行大规模生产、出口的抗病品种,因此情急之下,全世界的蕉农们不得不寻求解决之道,转而选择栽培具有抵抗疾病能力,能适应市场需求的华蕉。

虽然华蕉取代大麦克蕉成为主要栽培品种,但却仍然面临会遭受疾病侵袭的风险。果不其然,人们在哥伦比亚香蕉农场发现香蕉疫情,后确认为由感染黄叶病热带第4型(TR4)病毒(巴拿马病的变种)所致。香蕉病蔓延的渠道很多,从卡车轮胎到工人的鞋子都能携带疾病,但最大的问题是如何阻止其蔓延,因为蕉农们几乎都种植的是易遭受巴拿马病侵害的单一华蕉品种。

“很多人都认为,我们需要建立一种更加多样化,更具可持续发展的农业体系, 培育更多香蕉品种,”贝伯说,“这样我们就不会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基因相同的单一作物上。”单一栽培指仅栽培单一作物品种。正如蕉农所了解到的,栽培单一香蕉品种易导致其遭受同一疾病侵袭,从而导致整个香蕉市场陷入瘫痪。

图为一位哥伦比亚工人在将香蕉种植园的天然绿色香蕉搬运到运输车上。(摄影:詹·索霍尔 / Latincontent /盖帝图像有限公司)

图为一位哥伦比亚工人在将香蕉种植园的天然绿色香蕉搬到运输车上。(摄影:詹·索霍尔,盖帝图像有限公司)

现有的各类抗病品种还未进军国际市场,但洪都拉斯农业研究基金会(FHIA)三年来一直致力于研发与一种最似华蕉的抗病品种,不过贝伯估计,成功研发仍要花上15至20年的时间。

比起传统培育方法基因工程更能加快新品种的研发速度。

英国生物科技公司Tropic Biosciences试图使用基因编辑技术,研究热带作物普遍面临的问题,尤其是香蕉抗病能力的问题,从而寻求解决方法。

贝伯表示,香蕉可能会发生改变,但并不会完全消失。他说,“科学会找到解决之道。”与此同时,科研人员正在密切关注着,希望能再次从生物学中吸取经验,阻止危机发生。【全文完】

来源:时代周刊
作者:Anna Purna Kambhampaty
编译:唐娟
校改:夏仁玲
                                                                          责任编辑:魏敏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