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肉类食品长久以来都是餐桌上的常客,但肉食背后实则存在种种问题,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也不禁让我们思考:我们还要吃肉吗?
曼哈顿一辆送货车上堆满了肉

曼哈顿一辆送货车上堆满了肉  图片来源:安德鲁·凯利/路透社

有什么能比空荡荡的货架更让人心慌呢?有什么能比爽心的美食更加治愈呢?

疫情期间很多人不得不宅在家中,研究美食,记录烹饪心得,花费更多心思在食物上。肉食作为餐桌的常客自然不可或缺。最近由于疫情,许多猪肉加工场被迫停业,导致肉类短缺。于是特朗普总统下令让屠宰场开门营业,以保持肉类供应。但许多猪肉场员工出于自身安全考虑纷纷表示抗议。

在这个特殊时期强制猪肉加工场营业无疑会带来很多未知的风险。位于南达科他州苏福尔斯的史密斯菲尔德(Smithfield)猪肉加工场在复产不久后就成为疫情重灾区;爱荷华州佩里的泰森(Tyson)猪肉加工厂出现730例,约占员工总数的60%;爱荷华州滑铁卢的另一家泰森工厂中有1031名员工感染。这使得工厂被迫关闭,养殖场“猪满为患”,养殖户不得不对其进行人工流产和安乐死。

尽管如此,只有一半的美国人表示会降低肉类产品消费。因为肉食独特的口感给人一种置身家中的满足感,也已经深深地嵌入到我们的饮食文化当中。如果没有这种感觉,还有必要吃肉吗?那到底什么才是必要的呢?

但现在种种原因让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改变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肉类食品并非必要。

畜牧业被视为全球变暖的罪魁祸首。但一直以来,很多人都在回避这一问题。据《经济学人》报道,很多美国人已经开始食用植物肉。新冠肺炎的出现也迫使更多的人开始审视肉类食品背后的科学问题。不论肉类最终以哪种产品形式呈现,动物本身都会释放大量的温室气体,导致气候变暖。Project Drawdown是一家致力于解决气候问题的非盈利组织,其研究主任表示植物性饮食是人们对扭转气候变暖的最大贡献。其次,加工肉类产品需要大肆屠杀动物。随着工业化养殖的不断发展,转基因、人工授精等种种手段对动物更是残忍,严重违背了人道主义。此外,动物养殖和肉类生产加工的过程中很可能滋生流行病毒,让人防不胜防。疾控中心(C.D.C)的报告指出四分之三的新型传染病都是人畜共患病,这次疫情正好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以上观点并非是我自己或某个人的观点,而是大家形成的共识。

当然,人们会对这种新变化产生很多质疑。比如我们是否需要补充动物蛋白质?让工厂化养殖场倒闭会否影响农民?而且这么做不会影响肉食主义者吗?或是我们可否同工厂化养殖场合作来改善食物系统呢?我的答案都是“不”。没有动物蛋白质,我们也可以健康成长,过量的蛋白质反而影响健康;即便让这类公司破产,也是剥削利用农民的背后企业遭殃;而且即便是其他肤色(这里指棕色皮肤人种和黑人)的素食主义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工厂化养殖的受害者,因为他们正忙着加工人们所需的肉食产品;至于合作更是无稽之谈,毕竟利益才是驱动这一产业发展的最终动力。

的确,肉食给我们带来的双面影响都非常深刻。那我们真的能把肉类食品从餐盘中移除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我们完全可以拥有更好的饮食方式,过一种更加切合自我价值观的生活,回归原始的美好,不要让地球和其他生物为我们的嗜欲贪婪买单。我们要做的就是跨越那道横在我们面前的门槛,建立一个更加安全、健康的家园。【全文完】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Jonathan Safran Foer
编译:程丹
校改:刘婷婷
                                                                            责任编辑:江雁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