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海冰是帝企鹅繁衍生息的地方,同时也保护了它们的安全,但是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南极海冰开始慢慢融化,帝企鹅也逐渐走向消亡。

 

起初,远处出现一个黑点,然后更多的黑点聚在了一起,在刚刚形成的的白色冰景上连成一条蜿蜒的线。

现在是3月下旬,在南极洲毛德皇后地的阿特卡湾,距离非洲南端西南方向近2700英里的地方,为了等待企鹅,史蒂芬·克里斯特曼(Stefan Christmann)已经在这里守候了两个多月。企鹅是所有企鹅中体型最大的一种,身长约1.2米,体重近40.8千克,克里斯特曼在等待它们从海上觅食归来。

如今,一种令帝企鹅难以适应的状况出现了:海冰正在减少,甚至可能消失。海冰为帝企鹅提供了一个稳定的繁殖平台和基地,它们觅食也是围绕海冰区域进行。在南极洲周围有54个繁殖地,生活在那里的成年企鹅虽然是游泳高手,但他们必须赶在春天到来和冰层融化之前,孵化出自己的幼崽,确保幼崽在海冰上发育成熟。去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南极海冰变化莫测,但五年前,南极海冰突然大量融化,2017年达到了有史以来最低点。现在,海冰的规模可能正在恢复,但仍低于平均水平,根据气候模型的预测,除非采取紧急行动应对气候变化,否则到本世纪末,海冰将继续大幅减少。

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的海鸟生物学家史蒂芬妮·杰努福里(StéphanieJenouvrier)说:“如果我们不做出一些改变的话,帝企鹅就会走向灭绝。”她的研究团队调查发现,如果人类继续忽视对碳排放的控制,到2100年,80%的帝企鹅繁殖地可能会消失,帝企鹅的生存希望也变得越加渺茫。杰努福里说,届时全球平均气温将上升3至5摄氏度,但如果能将上升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繁殖地消失的数量可能只有20%,而罗斯海(Ross Sea)和韦德尔海(Weddell Sea)由于海冰条件较好,可能成为企鹅的避难所,帝企鹅的数量也会略有增加。

当海洋里繁殖条件成熟,阿特卡湾的帝企鹅也在此定居之后,新一轮的生命轮回也即将到来,克里斯特曼开始着手用镜头捕捉这些新的场景。 企鹅先是以优雅的方式展开了求偶,随后它们简短而笨拙地进行了交配,期间雄性企鹅会踩在雌性企鹅的背上,尽量保持平衡。

之后,配对后的两只企鹅会紧紧贴在一起,模仿对方的动作。它们紧密的靠在一起将有助于确保企鹅幼崽存活下来,因为一个交配季它们只能产下一只幼崽。有一天,克里斯特曼注意到一对帝企鹅正盯着一个雪球,雌性帝企鹅轻轻地把雪球放在自己脚上。他觉得它们是第一次交配,在练习如何保持蛋的平衡。

到5月底,每个雌性帝企鹅都会产下一枚蛋。产卵的过程需要损耗很大体力,所以饥饿的雌企鹅会小心地将企鹅蛋递给给伴侣,自己则准备出去觅食。当雌企鹅返回海中觅食时,孵化幼崽的任务落在了雄企鹅的身上,这也考验了伴侣之间是否足够亲密。

在出发去海里觅食之前,一只雌企鹅协助自己的伴侣,将蛋转交到它脚上。这一交接过程需要迅速完成,否则蛋可能会冻坏。虽然雌企鹅将离开两个月,但两口子的感情很深厚,它们会在八月重逢。

在出发去海里觅食之前,一只雌企鹅协助自己的伴侣,将蛋转交到它脚上。这一交接过程需要迅速完成,否则蛋可能会冻坏。虽然雌企鹅将离开两个月,但两口子的感情很深厚,它们会在八月重逢。

在出发去海里觅食之前,一只雌企鹅协助自己的伴侣,将蛋转交到它脚上。这一交接过程需要迅速完成,否则蛋可能会冻坏。虽然雌企鹅将离开两个月,但两口子的感情很深厚,它们会在八月重逢。

到7月下旬,极夜结束了,不久,太阳将再次升起,繁殖地里也将迎来新的生命。如果雌性帝企鹅不能及时给幼崽带回食物,那么雄性帝企鹅会从食道里反刍出一些白色的分泌物,作为幼崽的“第一餐饭”。 但是一个冬天下来,并不是所有的雄企鹅都能成功完成任务。 克里斯特曼看到一只雄企鹅捡起一只死去的、冻僵的企鹅幼崽,平稳地放在自己脚上。

“他带着那只幼崽,朝着繁殖地走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看起来真的很让人心痛”

他说道。

随后,雌性帝企鹅从海里觅食归来,同自己的伴侣一起照顾幼崽。到年底,幼崽长得几乎和自己父母一样高了,但是并没有脱离危险。在海冰融化之前,它们必须将其灰色的幼崽羽毛换下,长出成年企鹅特有的防水羽毛,否则它们会淹死。2016年,在繁殖地哈雷(Halley),还不到十月,暴风雪就将冰层打裂了,而幼崽当时仍处于保育期。从那以后,冰层因无法承受成年企鹅的体重而破裂,导致当年帝企鹅的繁殖几乎完全失败,没有一只幼企鹅能够活下来。哈雷曾是南极洲第二大的帝企鹅繁殖地,如今也基本荒废了。同一年恰好又发生了60年不遇的厄尔尼诺现象,这种极端的天气现象将来会更加频繁。人们现在也在通过卫星图像计算帝企鹅的数量,以评估近年来南极洲附近海冰减少对企鹅的影响,调查结果很可能会为我们敲响警钟。

在学会游泳之前,帝企鹅幼崽必须换下灰色的、蓬松的羽毛,武装成坚硬、直立的黑白相间的羽毛,成年帝企鹅也需要换上新羽毛,它们身上的旧羽毛遭受了南极恶劣天气的摧残。

在学会游泳之前,帝企鹅幼崽必须换下灰色的、蓬松的羽毛,将全身换上坚硬、直立的黑白相间的羽毛,成年帝企鹅也需要换上新羽毛,它们身上的旧羽毛遭受了南极恶劣天气的摧残。

在学会游泳之前,帝企鹅幼崽必须换下灰色的、蓬松的羽毛,武装成坚硬、直立的黑白相间的羽毛,成年帝企鹅也需要换上新羽毛,它们身上的旧羽毛遭受了南极恶劣天气的摧残。

对于克里斯特曼来说,离开自己的亲人,在冰冻的大陆上度过一年,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对帝企鹅的热爱激励他不断前行。他说:

这种鸟儿不会飞,走起路来也很滑稽,脾气也总是很暴躁,但是它们会告诉你该如何生存,它们能够忍受最恶劣的自然条件,但反而是我们将它们推向灭绝的边缘, 我对此感到非常非常难过。

【全文完】

来源:国家地理
作者:佚名
编译:范艳斌
校改:沈力
责任编辑:曹丽荣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