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新冠疫情迅速蔓延全球,可为何非洲大陆的疫情发展却如此缓慢呢?背后的原因到底是各国政府隐瞒感染数据,还是它们及时采取了遏制措施呢?但不可置否的是,非洲的新冠肺炎阻击战还任重而道远。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加纳有超过15.5万人接受了核酸检测,人均测试率在非洲排第四。而在非洲其他地方,缺乏检测使得评估疫情发展情况难上加难。但现有数据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分析表明,新冠病毒在非洲的传播速度比其他地方要慢,而且其传播路径在整个非洲大陆也会有所不同。

新冠病毒在非洲的传播速度比其他地方要慢,而且其传播路径在整个非洲大陆也会有所不同。

非洲人口约占全球人口的17%,但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却不到全球确诊病例的2%。截至5月13日,据非洲疾控中心统计,非洲地区累计确诊病例69947例,死亡2410例。此外,在过去一个月里,非洲上报的确诊病例大约每两周翻一番,而美国近期确诊病例每三天就会翻一番。

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非洲病毒检测量不足的事实。它仅检查了100多万人,而这只是武汉检测人员一天的工作量,其中南非和加纳的检测人数就占了非洲近一半的检测量。一公共卫生联合会指出,“非洲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比目前已知的数量要多得多。”

此外,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也表明了数据漏报。“核酸检测阳性率”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指标。但斯坦福大学的杰森·安德鲁斯(Jason Andrews)表示,假设正在接受检测的人有类似于新冠肺炎的症状,那么检测阳性率高于5%-10%则表明还有很多未统计到的病例,而至少有22个非洲国家的这一比率在10%以上。

反对党议员和非政府组织指出,坦桑尼亚最大的城市达累斯萨拉姆已经埋葬了几十名新冠肺炎逝者。5月12日,美国大使馆称该市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与此同时,非洲其他国家也报道过未经证实的死亡病例激增事件。在尼日利亚北部的卡诺州,掘墓人指称当地有数百人死因不明;并且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医务人员也表示他们所知的死亡人数与官方统计数据不符。

包括毛里求斯、纳米比亚和塞舌尔在内的一些国家已有两周无新增病例报道。而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和乌干达的确诊病例不到700例,检测阳性率低于1%,也没有与病例激增相关的报道。埃塞俄比亚反对派领导人贝尔哈努·内加(Berhanu Nega)说:“在我们这样的社会,这种事根本瞒不住。”

在我们这样的社会,这种事根本瞒不住。

要减缓新冠肺炎病毒的早期传播,关键在于迅速采取遏制措施。大多数非洲国家比发达国家更早实施封锁措施。截至4月底,至少已经有42个非洲国家封国封城,其中38个国家已实施了至少21天的封锁。

世界卫生组织驻非洲负责人雷贝嘉·穆蒂(Matshidiso Moeti)说:“新冠病毒可能不会像在世界其他地方那样在非洲呈指数级传播,但它可能会在传播热点地区蔓延。”5月14日,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全球健康》上的一篇论文解释了为什么病毒在非洲的传播速度更慢且持续时间更长,该文的假设模型是基于非洲大陆“独特的社会生态环境”来构建的。

该文作者估计,如果不采取遏制措施,将有16%至26%的非洲人口在第一年被感染;而在像南非这样交通发达的国家,感染率会更高,约有2900万到4400万人会出现感染症状。这一数据比其他模型所估数据要低。该模型还估计,如果不采取缓解措施,死亡病例将达到8.3万至19万例,这意味着非洲感染者死亡率比发达国家要低,主要是因为非洲人口更为年轻化。

然而,非洲的医疗设施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病例激增将使其卫生系统不堪重负。由于该模型并未假设到政府会采取诸如封锁等缓解措施的情况,所以实际数据应该更低。但是许多非洲国家正在逐步解除封锁,试图去平衡疫情对其经济和公共卫生所造成的影响。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预计,新冠病毒在某些国家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和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处在同一水平上。就目前而言,非洲似乎只是正在经历一场传播缓慢的流行病,但仍不可掉以轻心。【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周元媛
校改:罗海艳
                                                                                责任编辑:牟小林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