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 在美国,中餐有着150多年的历史,中餐甚至已经成为美国人的家常便饭。在犹太人的习俗里,过圣诞节就一定少不了吃中餐。更有一种有趣的说法,如果美国的中餐馆全部都关门了,美国人就要饿肚子。而据数据显示,在美国的中餐馆5年关了1200家,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南华茶室从20世纪初就开始供应各种小吃-纽约时报

南华茶室从20世纪初就开始供应各种小吃-纽约时报

对于中餐馆的变迁,《纽约时报》说:“这些中餐馆的关闭是一种成功。”

对于中餐馆的变迁,《纽约时报》说:“这些中餐馆的关闭是一种成功。”

老一代移民、老中餐,在人们的印象中最大的特点就是“苦”。《纽约时报》在报道中就列举了一家在纽约的中餐馆的例子。

76岁的中餐馆Eng’s 老板,汤姆·薛(Tom Sit),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始考虑退休了。50多年来,薛先生每周七天、每天12个小时在这里工作。自年轻时从中国移民到美国以后,他一直在这个厨房做饭。

两年前,在妻子费伊·李·薛(Faye Lee Sit)的坚持下,他开始每周休假一天。尽管如此,他也不可能永远干下去。每周工作80个小时太辛苦。而且已经成年的女儿们都有大学学位和高薪工作,她们无意接手餐馆。

在美国各地,像Eng’s这样的中餐馆的老板们都在准备退休,但后继乏人。他们的子女在美国长大,接受了高等教育,追求自己的职业发展,他们所从事的专业工作,与需要耗费大量劳力的餐饮业截然不同。

据餐馆点评网站Yelp的最新数据,美国前20大城市的中餐馆数量一直在下降。五年前,这些城市的所有餐馆中平均7.3%是中餐馆,而现在只有6.5%。这意味着,在这20个城市总共增加了1.5万多家餐馆的同时,中餐馆却减少了1200家。

即使在旧金山,这个美国最古老的唐人街所在地,中餐馆的比例已从10%下降到了8.8%。

人们对中餐的兴趣似乎并没有减退。在Yelp上,中餐馆的平均浏览量并没有下降,平均评分也没有下降。

与此同时,印度餐馆、韩国料理和越南餐馆的比例——其中许多也由亚洲国家的移民拥有和经营——在全美范围内保持稳定或略有增长。

餐饮行业一直很难做,不断上涨的房租和外卖应用软件令这种情况雪上加霜。对移民的收紧以及对会计的严格规定,也使这些依赖现金交易的餐馆更难以为继。但这些都不是中餐馆特有的困难,无法解释中餐馆关闭的趋势。

据《纽约时报》分析,第二代华人的经济流动性,才是中餐厅持续减少的主要原因。

据《纽约时报》分析,第二代华人的经济流动性,才是中餐厅持续减少的主要原因。

“中餐馆的关门趋势,反映出一段成功的故事,”珍妮弗·8·李(Jennifer 8. Lee)说,她曾是《纽约时报》记者,曾著书《幸运饼干编年史》(The Fortune Cookie Chronicles)讲述中餐馆在美国的兴起,还制作了一部名为《寻找左宗棠》(The Search for General Tso)的纪录片。“这些人到美国落脚之后,辛苦开餐厅把孩子养大,而现在他们的儿女已经不需要再靠餐厅维生了。”

中餐馆老板的退休也折射出华人移民美国的历史。1882年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阻止了中国移民的稳步增长。这个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撤销,其他针对族裔的配额在1965年被废除后,大规模的移民才得以恢复,中餐馆也才站稳脚跟。

“美国曾有过一个中餐烹饪的黄金时代,那是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餐馆老板兼厨师艾德·舍恩菲尔德(Ed Schoenfeld)说,他自20世纪70年代起就一直在中餐馆工作。“从那时开始,我们有了中国地方菜系的从业者来美国做他们的菜。”而据薛先生的夫人所说,“这些人来美国不是为了当厨师;他们是移民,烹饪只是他们谋生的方法。”

其他移民群体也有类似的经历。移民子女因社会流动性和包容性进入更主流的经济领域后,他们拥有自己生意的可能性比父母的要低。

其他移民群体也有类似的经历。移民子女因社会流动性和包容性进入更主流的经济领域后,他们拥有自己生意的可能性比父母的要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子女在恢复父母作为第一代移民在期间失去的地位,”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珍妮弗·李(Jennifer Lee)说,她是《亚裔美国人成就悖论》(The Asian American Achievement Paradox)的合著者(与Jennifer 8. Lee没有血缘关系)。“他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继承父业。”

如果他们成为了企业家的话,子女往往在技术或咨询等行业,而不是在食品服务或美甲沙龙工作。

不过,在过去十年里,第二代中的个别人还是选择了接管家庭餐馆。1920年开业的纽约早茶馆南华茶室(Nom Wah Tea Parlor)一直是家庭生意:先由蔡家,后是邓家经营。

南华茶室现在的老板是41岁的邓伟,他在2011年离开了金融业,接手了叔叔的生意。起初,他的父母不赞成他的这个决定。

“作为移民,你只能干这行;如果不是开餐馆,就是自助洗衣店,”邓伟说。“我回过头来选择开餐馆?这让他们很难接受。”

自他接手以来,南华茶室开始了扩张:除了在曼哈顿开了另一家分店外,还在费城以及深圳开了分店。每天晚上,成群结队的客人挤在坐落于宰也街(Doyers Street)拐角的这家唐人街本店门外,要等位一个小时才能吃上。

“我有这样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来保存老纽约的一些东西,”他说。“我仍在非常努力地工作。但我也知道如何使用营销工具,比如互联网。”

还有另一种让中餐馆继续下去的努力,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式休闲快餐连锁店君子食堂(Junzi Kitchen)背后的团队最近筹集到了500万美元,用于研究和收购像Eng’s这样的餐馆,将它们重塑为“君子”品牌下的现代中餐馆。

“它们将继续提供通常受人喜爱的中餐外卖服务,但我们正在升级这种服务的版本,”君子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赵勇说。

但家庭经营的中餐馆如今通常不会传给下一代。有些餐馆可能会关闭,把生意卖给其他的第一代移民,或开始新生,让以前的地方变成完全不同的东西。

薛先生还没有找到经营餐馆的合适人选,目前也没有立刻关门的计划。“接管Eng’s的人必须对它全心全意,”他说。“需要那种忠诚生意的人,而不是那种‘我赚它一两年再说’的人。”

薛女士比丈夫更愿意退休。虽然他通常健谈,但每当家人试图提起餐馆继承人的话题是,他总是闪烁其词。

“他们一定要是像汤姆·薛那样努力干活的人,”她神采飞扬地揶揄丈夫说。“也许那时他会让他们接手餐馆。”

如果他真把Eng’s交给别人的话,薛先生会想念他的客人,想念经营这个餐馆的日子。

但他对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他为女儿们自豪,她们在美国出生,是受过教育的专业人士,正在从事自己选择的、喜欢的工作。

“我希望她们的生活比我好,”他说。“过上好的生活。并且她们也的确做到了。”【全文完】

来源:纽约时报
作者:Amelia Nierenberg and Quoctrung Bui
编译:彭学勤
校改:金凤
责任编辑:谭雄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