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疫情之下,经济受到重创,自经济大萧条以来,失业率从未像今天这么高。那么失业的主要是哪些人?“她们”又为什么会失业呢?

 

艾希莉·瑞克登瓦尔德(Ashley Reckdenwald)和女儿德鲁(Drew)、茜德尼(Sydney)、斯特拉(Stella)(摄影师:彭博社商业周刊 汉娜·尹)

艾希莉·瑞克登瓦尔德(Ashley Reckdenwald)和三个女儿【图片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汉娜·尹(Hannah Yoon)】

艾希莉·瑞克登瓦尔德是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枢纽站的一名医师助理,虽然她热爱自己的工作,但疫情之下的现实是必须有人在家照顾孩子。在美国,约有三分之一(2350万)的职场女性都育有未成年子女,而瑞克登瓦尔德就是其中之一。但受疫情影响,学校和儿童托管机构在三月份纷纷关闭,这使她面临着选孩子、舍事业的痛苦抉择。

“我知道自己必须搁置事业而把孩子放在第一位,但这场疫情似乎使女性的职业生涯出现巨大倒退,”瑞克登瓦尔德如是说道,疫情来临之时她正准备换工作。

 

但这场疫情似乎使女性的职业生涯出现巨大倒退。

 

鉴于至少在夏季结束前托儿所都不会大量开放,36岁的瑞克登瓦尔德决定停止工作面试,从而腾出时间在家照顾三个孩子。她的丈夫在海上建筑工地当工程师,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因此,瑞克登瓦尔德做出这种转变是可以理解的。但她也担心不工作会影响到自己的长期收入潜力和心态,她说:“工作使我充实、保持洞察力并能分清轻重缓急。当我给孩子们分享工作中的见闻时,我很高兴她们能从中受益。”

 

疫情导致了自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失业率。十余年来,女性在去年首次成为美国劳动力的主力军。

 

疫情导致了自经济大萧条以来的最高失业率。十余年来,女性在去年首次成为美国劳动力的主力军。据华盛顿智囊团妇女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Women’s Policy Research)表示,在三、四月份,55%的失业人口都是女性,而在诸如零售业、旅游业和服务业等女性主导的行业里,她们的失业率更高。

疫情之下,男性也未能幸免于难,但初步研究表明,女性受到的影响更大。《挺身而进》(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一书和问卷猴(译者注:Surveymonkey,一家开发在线调查云端软件服务的公司)于四月份对3000个人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女性的失业率比男性高得多;在没有带薪病假的钟点工中女性比例更高;大多数家务以及照看孩子的责任也都落到了她们肩上。

即使很多州市都逐渐解除封锁,但很多职场妈妈都表示,由于托儿所几乎不营业,她们也只能压抑自己的事业心,离开工作岗位,或者以牺牲睡眠和心理健康来兼顾工作和带娃。

由于女性收入约为男性的80%,因此,在双收入的异性恋家庭里,不得不牺牲事业的总是女方。经济学家和劳工权利倡导者表示,这样的决定可能会导致职场女性遭遇巨大挫折。

到了三月份,14%的美国职场妈妈们都已经在考虑辞去工作照料家庭,而据Syndio(译者注:一家为企业人力资源部门开发软件的公司)调查,只有11%的男性有这种打算。

“女性之前的处境早已是‘一根蜡烛两头烧’:既要忙着工作,又要照顾孩子,而这次疫情对她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亚力克西斯·巴拉多·卡特勒(Alexis Barad-Cutler)说道,她在网上运营着一个名为“妈妈群体不安全”的妇女社区,并且有两个儿子,一个6岁,一个8岁。

凯·怀特(Kai White)是一名住在加州长滩市的31岁单身母亲,在一家有着20万职员的人才中介公司负责招聘工作。她说学校停课了,而自己的工作时间又不灵活,这使她身陷囹圄:“既会忽视孩子及其学业,也面临着被炒鱿鱼的风险。” “我很恐慌,我需要钱来付房租和买食物,但我也不能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或是把两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与一个12岁的孩子单独留在家里。” 怀特说道。

凯·怀特,加州长滩的单身母亲(摄影师:彭博社商业周刊 玛吉·尚侬)

凯·怀特,一位住在加州长滩市的单身母亲 【图片来源:彭博商业周刊 玛吉·尚侬(Maggie Shannon)】

三月份,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如果孩子所在的学校或者托儿所因疫情而关闭,家长将有12周的带薪假期。而员工超过500人的公司则不受该法案影响。

达芙妮·德尔沃(Daphne Delvaux)是圣地亚哥格伦贝格法学院的资深审判律师,她说:“假设这些公司已经采取了措施去处理病假,那么他们就有空子可钻。但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这是给学校停课所安排的休假,公司并没有这样的政策。我听说有些女性通宵工作,只为保住饭碗。我有一个客户在怀孕39周时被解雇了,公司声称是因为疫情才这样做的,但整个公司就她一个人下岗了。”

但《挺身而进》的调查表示,即使美国40%的家庭都有未成年孩子,但近60%的员工都说他们的老板并没有改变政策来向自己提供便利。

31岁的N·蕾西(N. Leahy)是一名居住在罗德岛的活动策划,在疫情来临之前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蕾西说道:“疫情迫使你只能选择一个身份,要么当母亲,要么当员工。”

蕾西在二月份生了二胎,她原本计划在六月份休完产假后就重回岗位。但现在蕾西的老板不知道自己能否给她留住这个岗位,而她也不确定自己还想不想回去工作,因为她担心“带孩子的员工如果不愿意冒险去办公室或者送孩子去日托中心,自己就会受到惩罚”。随着全国的失业人口越来越多,蕾西说她的很多朋友都害怕如果向上司直言自己处境艰难,她们将会丢掉工作。

蕾西说虽然眼下丈夫的收入可以勉强支撑这个家,但由此而产生的长期后果会对她这样的女性产生灾难性影响。“我们都知道只能选择孩子,但对我们而言,做出这样的选择仍然一点都不轻松,仍然非常痛苦,或许对于整个经济社会来说也是如此。”【全文完】 

来源:商业周刊
作者:Shelly Banjo
编译:李婷
校改:肖燕平
                                                                               责任编辑:牟小林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