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编译报道】你知道你吃的中药可能需要用动物制成吗?中医药如何威胁野生动物生存?是谁裹挟了中医药?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被没收的提取老虎、海豹、狮子、犀牛、熊的身体器官制成的中药,其中有些是假货 图源:反对野生动物盗猎摄影师联盟

被没收的提取老虎、海豹、狮子、犀牛、熊的身体器官制成的中药,其中有些是假货 图源:反对野生动物盗猎摄影师联盟

中医药从业人员和其他支持者们都表示,濒危动物入药这件事都快把这门学科的名声搞坏了。在他们看来,少部分中医药制药人员对动物的生存权和生物多样性不管不顾,坚持用濒危动物制成部分中药,必然损害中医药长期以来的好名声。

 

中医的奥义就在于强调人与自然的平衡,而违背规律使用濒危动物制药是不符合自然常理的。 

 

弗吉尼亚大学结合医学中心(the Virginia University of Integrative Medicine)的负责人劳力行博士说:“中医的奥义就在于强调人与自然的平衡,而违背规律使用濒危动物制药是不符合自然常理的。”他认为,“长期以来,中医药实践准则都不提倡动物入药。早在1500年前的唐朝就有这方面的专家认为,中药里的成分完全可以从植物中提取。”劳力行和其他反对动物入药的人提倡对中药制药做出改变,即不在制作过程中使用穿山甲、老虎、豹子、犀牛等濒危动物。

极度濒危的穿山甲的鳞片被烘干后研磨成粉制成中药 图源: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

极度濒危的穿山甲的鳞片被烘干后研磨成粉制成中药 图源: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

中国的野生动物年交易额高达740亿美元,这一数字如此惊人,也是因为国民长期以来的迷信心理,认为食用某些动物制成的中药对身体大有好处。

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二月,全国人大全面禁止了陆生野生动物贸易。然而最近,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允许了中医药制药企业继续从原有的库存或是人工养殖的动物中提取制药所需的动物器官。

尽管中国国内出台了相关禁令,但国际上对濒危保护动物的猎杀和非法贩卖还在继续。那些动物的身体器官要么被中医药制药企业买去,烘干后研磨成粉(例如穿山甲的鳞片就被用来做成多种药剂),要么就像虎骨、豹骨一样被制成药酒,还打着“中药品质”的幌子。

 

这把中医的名声都搞坏了。那些人只是借中医的名义来赚钱,而无辜的是我们正经做中医的人。

 

劳力行对此点评道:“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中医药制药人员的问题,更多的是整个行业的问题,是那些想要从中牟利的人的问题。”他说:“这把中医的名声都搞坏了。那些人只是借中医的名义来赚钱,而无辜的是我们正经做中医的人。”

香饽饽

中国工程院2017年的一份报告指出,用于中医药制药的动物养殖产业总值高达500亿人民币,而且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那些非法的活体动物、动物尸体和动物器官的贩卖。从近些年来缴获的穿山甲鳞片、犀牛角和虎骨等动物器官来看,这一产业真实产值可能会高出好几倍不止。

安徽亳州的中药交易市场 图源:盖蒂图片社

虽然今年二月全国人大禁止了陆生野生动物的贸易,并规定这一贸易将在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后续法规完善后才能进行,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禁令主要针对的是野味交易,较少涉及野生动物入药或动物毛皮贩卖产业。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的通讯主管理查德·托马斯说道:“近期,人们重启野生动物贸易的做法看起来并不是为了满足市场医用需求,而是为了谋取商业利益。”

印尼出售的含穿山甲成分的中药,原产广西 图源:保罗·希尔顿

 

问题不在中医药本身,关键在于人们制药时本可以利用中草药,或使用人工合成的替代品替换濒危动物的身体器官,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英国环境调查署(EIA)的中国问题专家艾伦·怀特表示:“我们一直希望中国能够制定相关法律,能够像中国的学者和非政府组织长期倡导的那样,修改《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条款,考虑到其中可能涉及到的野生动物入药的情况。”他补充道:“问题不在中医药本身,关键在于人们制药时本可以利用中草药,或使用人工合成的替代品替换濒危动物的身体器官,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我们很多制药早都已经做到这点了。”

熊胆治新冠

在此次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的领导人们和官媒都大力宣扬中医药产业,并重点关注全力推广中医药救治能带来怎样的益处。在此次疫情中,中医药专家张伯礼是武汉中医方舱医院(江夏方舱)的负责人,在中医药治疗的作用下,他所在的这所医院收治的564名患者无一转为重症,而这一成功也受到了政府和媒体的褒奖。

 

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中医药被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业强行利用了。

 

中国之外,一些国家的政府竟将从人工养殖的亚洲黑熊胆囊中提取胆汁列为用以制成中药的成分,用以治疗新冠重症和危重症患者,而这一做法也遭到了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批评。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亚洲区主任格蕾丝·盖加布里埃尔坦言:“看到现在的中药竟然用熊胆制成,还被用来治疗新冠,这真的太让人痛心了,尤其使用量还这么少(完全可以不用熊胆的)。”她质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用伤害野生动物的行径,搞坏中医药的名声。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中医药被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业强行利用了。”

2012年,中国工人在取熊胆 图源:法新社/盖蒂图片社

劳力行总结道:“我们缺了教育这一环节,应当告诉大众的是,中医药本身强调的就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那我们首先应该敬畏自然。”【全文完】

来源:卫报
作者:迈克尔·斯坦达特
编译:盛少敏
校改:王锦云
责任编辑:魏敏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