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文化距离与心理特征密切相关,不同文化距离映射出我们不同的心理特征。接下来,让我们跟随研究者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的脚步,一起来探寻文化距离与心理特征之间的奥秘吧!

如果你问Siri世界上最怪异的人长什么样子?那么Siri会向你展示怎样的照片呢?事实上,这是一个未知数。Siri向我推送了几个不同的链接,但都通往同一篇十年前发表的科学论文,论文的题目是《这是世界上最怪异的人吗?》

由于某种原因,或者是科学传播之神的眷顾,“怪异的”竟然是由这些词的首字母组成的:“西方的”“受过教育的”“工业化的”“富裕的”和“民主的”。不幸的是,像我以及很多正在阅读本篇文章的读者都是怪异的人,我们依然有心理上的问题。心理学是一门致力于分析人类共通点的学科,该学科的研究主题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心理学家们一直将研究重点放在“一种特殊的文化”上。伦敦经济学院的经济心理学助理教授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告诉我:“说实话,这甚至更糟糕,因为科学家实际上只是研究了特定人群中的一小部分——本科生,但是他们并不代表这个国家中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

文化智商: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说:“由于文化进化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会不断获得新的社会规范、制度、信仰以及行之有效的东西,所以我们的下一代总是比我们更加聪明。”|杰拉德·沃德(Gerard Ward)摄

上个月,《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里讲述了自从约瑟夫·亨里希(Joseph Henrich)(现哈佛大学任教)与他的同事撰写了《世界上最怪异的人?》一文以来,这篇文章在这么多年里是如何一直保持着热度?说怪异的人有心理问题并非是空穴来风,而是有据可循的——虽然基于西方人群的心理学发现并不适用于非怪异人群,然而心理学家并未纠正这一局限性。穆图克里希纳在亨特里希(Henrich)的指导下撰写了一篇博士论文,他说跨文化心理学家依然经常依靠世界各地的在线“便利样本”,然而参与者的表象却各不相同。《大西洋月刊》称之为“心理学无法解决的问题”。

然而,对于穆图克里希纳来说,这一问题并非如此难以解决。他是《心理科学》杂志即将发表的一篇名为《超越怪异的心理学:测量和映射文化和心理学距离的尺度》论文的主要作者,该论文合著者还有亨特里希等人。研究人员想出了一个办法来量化不同社会的文化距离。值得一提的是,该论文阐释了美国和中国的文化距离——两个以其丰富的心理学资料和相对强烈的文化隔离而著称的社会。穆图克里希纳说,这帮助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文化心理不仅是中美之间的区别,也是世界各国之间的区别。但是,如果不根据理论系统地衡量这些差异,那么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我们通过Skype的一次对话中,穆图克里希纳使用论文和他网站(culturaldistance.com)上的地图和图形详细地向我介绍了他的发现:

如何解释文化演变?

是什么使我们成为一种全新的动物?又是什么让同样作为一个物种的我们如此与众不同并且如此成功?这是因为我们过度依赖社会学习,以至于社会获得信息有效地成为了我们的第二条遗传线,第一条是我们的基因。 想象一下周期性干旱,你可能从未经历过,甚至你的父母也未曾经历过,所以不知道在这样子的情形中如何生存;但是奶奶或许记得,当她还是个孩子时,干旱来了,每个人都翻山越岭,终于寻找知道了水源。所以遇到周期性干旱的时候,在奶奶的指导下,大家度过了危机。 这些故事在人类学记录中能找到。

虽然人类学记录让我们可以进行社会学习,但是双重遗传理论则更具说服力。实际上,遗传本身就是一个演变体系。遗传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当人们在社会上互相学习时,他们经常不了解自己所学的信仰、行为、技术以及实践知识是如何发挥重要的。人们倾向于聚集在最聪明或者最成功的人士身边,这似乎也是每个人都在做的事情,而大部分人都有值得别人学习的地方。当人们一直不断地进行着重复行为时,他会获得适应当地风土民情的文化包裹——信仰、行为、技术或者其它解决方案。实际上,人们的心理状态是不同的。我们人类是围绕着文化线不断进化的。

文化距离地图如何让我们洞悉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之间的政治局势?

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地理距离很近,两者之间只有越南和韩国。但是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的文化距离却非常远,好比美国和巴西或者是美国和瑞士之间的文化距离。

图片由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提供

有趣的是:中国香港和英国的地理距离也很近,但是两者之间的文化距离也比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之间的文化距离更近。由于香港和英国之间那100多年的历史,中国香港不仅具有中国内地的文化特色,同时也具有英国的文化特色。自然而然地,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之间会有一些文化冲突。虽然香港人是中国人,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具有英国人的特征。

图片由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提供

这张文化距离地图有什么实际用途?

这张文化距离地图不仅具有军事意义,还有企业意义。它告诉我们联盟从哪里开始,又是在哪里瓦解的。我们可以从中窥见文化距离是否预示了过去贸易的成与败。文化的某些方面——自豪、诚实、自由的程度、对权威的重视——可能会阻碍贸易交流或贸易关系。所以,文化距离地图仍然有待开发,这也是我们现在研究的部分。

如何评估文化差异?

我们将遗传学中使用的统计技术“FST指数”(译者注:“FST指数”是群体遗传学中衡量群体间分化程度的指标,由F统计量演变而来。在实际研究中,FST为0~0.05:群体间遗传分化很小,可以不考虑;FST为0.05~0.15,群体间存在中等程度的遗传分化;FST为0.15~0.25,群体间遗传分化较大;FST为0.25以上,群体间有很大的遗传分化。)应用于文化基因组或文化信仰或行为调查中(在本例中为“世界价值观调查”)。因此,就遗传学而言,假设你正在研究眼睛颜色的等位基因频率。如果你的研究对象中一组人全部是蓝色眼睛,另外一组人全部是棕色眼睛,这些人全部的差异都在组别上体现出来了,故组别的差异即总差异。当你将两者相除时,结果为1.这就是FST指数的最大值,不同于任何人群。你可以对基因组中所有基因座进行这种分析,以找出其遗传距离。例如,两个鱼种分别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池塘中,有时候,也会生活在一个池塘中。我们使用相同的数学方法来研究一个文化基因组。我们将调查中的问题视为基因座,而非将眼睛颜色或头发颜色当作基因座。

“世界价值观调查”包括了哪些特征?

“世界价值观调查”(译者注:“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 Survey)是一项世界性,综合性,跟踪性的社会调查项目.该项目以记录当前世界公民价值观现状为目的,长期跟踪收集个人,家庭,社区三个层次多方面的一手数据。)包括了政治关系,如对民主的态度;社会关系,如如何抚养孩子;宗教关系和传统;以及对于性、金融、法律、环境、科学与创新、艺术与创造力、体育与娱乐、媒体和消费主义的态度。

将统计技术应用于文化基因组后,可以获得什么?

你最终得到的是不同基因座的n维空间。换句话说,当各个社会彼此不同时,它们可以在许多不同的维度上有所不同。以下面这张地图为例,描绘美国的颜色显示了你与美国的文化距离。

图片由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提供

地图上描绘的蓝色越深,你们的文化距离就越远。如果以地图上的加拿大和南美部分地区为例,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文化距离并不远。如果以欧洲为例,欧洲的许多国家地区同美国的文化距离非常接近。以北非和中东为例来说,两者的文化截然不同,而东亚的文化则介于两者文化之间。但是,这仅仅是因为在这张地图中,中国台湾和哥伦比亚在与美国的文化距离都很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台湾和哥伦比亚的文化是相近的。

该地图是另一个图形的直观表示,在另外一个图形中,我们在该n维空间中划了一条线并将其折叠。

图片由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提供

如果以美国为例,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文化上是相似的;如果以中国为例,越南和韩国在文化上是相似的。不过,从文化上讲,世界并不是从美国线性地延伸到终点(在这种情况下为埃及)。 美国和埃及之间的那些国家彼此之间并不相似,因为它们介于两者之间。要看到这一点,请看下图5,在图中我画出了这些国家分别与中国和美国的文化距离,有些国家的文化与中国或美国都不接近。

图片由迈克尔·穆图克里希纳(Michael Muthukrishna)提供

与美国文化大相径庭的文化并不意味着和中国文化相近。确实是如此,比如卡塔尔、也门或者巴基斯坦,他们的文化不接近于中国,也不接近于美国。

数字的含义。在地图上,美国的数字是零,毗邻美国的蓝色阴影部分数字是0.02~0.077。

“FST指数”让人兴奋的一点是,它有意义地从零变到1,就像相关性从-1变到1一样有意义。与美国的最大值小于0.25表示你不在我先前描述的那种情况中,那里要么全是蓝色眼睛,要么全是棕色眼睛。换句话说,世界上大多数人彼此之间的共同点多于差异。如果他们之间的差异大于共同点,数值将超过0.5。但是我们的数值基本上介于零~0.3之间,这就说明国家之间的文化距离可能很远,但还没到完全不一样的程度。

这可能是非常疯狂的一件事情。那么,对于另一个离美国约0.7个文化距离的国家而言意味着什么?

是的,那就像文化的加拉帕戈斯群岛。这种文化里,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也许,人类还主要与动物做爱。他们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游泳。他们会相信统治着这个社会的是孩子,而不是成年人。这也许是幻想世界中的一个。

如何得出特定国家/地区的文化距离数值为零到0.3?

我们回顾了2005年至2015年的“世界价值观调查”的最后两波,在此范围内,我们研究了理论和一些证据表明应该在文化上传播的所有特征。然后,我们对所有特征进行汇总。不必捕获所有特征(只是多种特征),因为文化进化论认为文化特征是聚集在一个社会中的,这意味着我所衡量的事物将与文化的其他方面相关联。只要做到这一点,你就可以拥有相当可靠的规模。令人惊讶的是它是如此强大。哪怕随意扔掉60%的问题,规模也不会相差很大。

什么是文化特征聚类的例子?

其中我最喜欢的例子是疫苗接种和顺势疗法。顺势疗法基本上是让你服用一些有毒的东西,以此来让你变得更好和更强壮。从逻辑上来说,这听起来很像是疫苗接种,注射一些药物让你的抵抗力变得更好。即使这两者之间存在着这种微弱的逻辑关系,但是如果你相信顺势疗法,你可能也是一个不喜欢疫苗接种的人。

为什么某些特质趋于相互聚集?

这完全不属于文化进化论。他们在某一人群中聚集是由于信息的来源是相同的。不管是“我相信进化论”或“我不相信进化论”,这都不会真正影响你的生活。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认为地球是平坦的,这不会真正影响到你的生活。我们的很多信仰代表了我们的身份。这些信仰是从我们想要学习的榜样身上获得的,又或者是从我们社会群体中大部分人群众获得的。因此,这种人为的聚集仅仅是因为榜样的力量。

这种受遗传学启发的文化测量方法与心理学家使用的其它方法相比如何?

有些人会在他们认为重要的维度上采取均等的差异,例如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然后他们会说:“乌克兰比中国更具个人主义。”但是,这一前提是将人口减少到一定程度。实际上,问题的关键不是人口数量,而是人口分布。在美国,有一些人非常集体主义,一些人非常注重家庭,还有一些人非常个体主义,中国也是如此。

如何看待孕育或促进腐败等反民主倾向的文化?

人们常常会想:“有些国家为什么会腐败呢?”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困惑,而真正的困惑是:为什么这些国家能够防止腐败?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从文化进化的角度来看,腐败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我们与朋友合作,这些朋友与我们有定期的互惠关系。我们彼此帮助,也彼此摧毁。信誉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东西。我认为,腐败也是一种合作规模——一种更低、更自然、更稳定的规模,它正在破坏另外一种合作规模。如果一位总统与他的女儿签合同,我们说这中间存在裙带关系。如果你聘请了一个人,原因是他是你的朋友,那么这就是任人唯亲。这也是一种直接或者间接的互惠关系,它正在摧毁我们社会的任人唯贤的制度。因此,如果你的国家是民主主义的国家,你也需要是崇尚民主的,只有这样,民主主义才能更加稳固。但是如果这个国家的区域非常不统一,不同区域的团体有自己的协作模式,那么这些区域的团体将会破坏像民主国家那样更高层次的合作。

美国的政治文化是否发生了重大变化?

制度建立在无形的文化支柱上。例如,如果你忽视了宪法的存在,那么宪法的内容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如果你不信仰法治,那么国家的法律制度再好都与你无关。在美国最近发生的政治事件中,法律制度就受到了很大的威胁。受到挑战的不仅仅是制度,,还有社会规范。对于我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威胁。因为像家人和朋友这样低层次的合作规模更加稳定,而社会往往会有倒退的风险,这并不是在强调像功绩、法治和其它制度这样高层次的合作规模。爱家人和支持朋友是人类的天性,但是对此我们必须有一个限度,每一代人都必须重新学习这些限度。西方制度与支撑制度的规范共同发展,这也是经济学家们迁移这些制度为什么如此困难的原因。如果制度仅仅只是制度,那么利比里亚将会成为地球上最成功的国家之一,因为它拥有很多和美国一样的制度。但是,制度并非只是制度,因为支撑制度的规范消失了。

在这个世界上,是个人主义者居多?还是集体主义者居多?

我认为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集体主义者。更具集体主义的地区裙带关系也更多,集体主义和裙带关系是相互关联的。在充满疾病以及物质安全没有保障的地区里,公民往往不得不依靠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你必须成为一个排外的人,以此让自己远离可能携带疾病的人。自行其事往往会伤害你所在的集体。个人主义正在崛起,但是人们对此很感兴趣,因为在旅行的时候他们会遇到个人主义者。这些个人主义者也许会说:“哇哦,你真的很关心你的家人,你的家人为你做了很多决定。”这就是一个明显的跨文化差异。

在几乎是集体主义者的世界中,个体主义者是如何产生的?

乔纳森·舒尔茨(Jonathan Schultz)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认为,欧洲表亲通婚的禁令可能会加剧个人主义的发展,并且试图显示其因果关系。天主教会决定不再允许表亲之间通婚,即使世界其他地方人们都这样做。但是这会导致亲属关系破裂。如果你与人结婚,除非是表亲通婚,否则彼此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但是由于表亲通婚的禁令,你们的亲属关系并不紧密了,而这就会滋养出更多的个人主义者,就会让社会更加流动。你进入城市,自由地选择了你想从事的职业。虽然这是非常新鲜的事情,但是可能很快就会广泛传播,尤其是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在物质安全更有保障的地区,成为一名个人主义者相对简单。但是你需要压抑住你关心朋友和家人的天性,并且不能忽视国家的精英制度。【全文完】

来源:NAUTILUS
作者:布莱恩·加拉格尔(BRIAN GALLAGHER)
编译:李雪
校改:李雪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