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新闻客观性是美国新闻界在数十年客观报道实践基础上于20世纪20年代正式提出的一种新闻职业观念、理想。最近,出于政治和商业压力,美国的记者们开始重新审视新闻客观性的价值和意义。在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他们又该如何在未来的新闻界中自处?
2020-8-19

图片源于网络

你听说过这个新闻吗?是关于新闻的。当记者们报道最近几个月美国街头的抗议活动时,他们在一些平台上也发起了一场抗议。这一反抗的直接原因是种族问题,即新闻工作者该如何报道此类新闻,又该如何呈现这一问题。对此,美国各大官媒报纸纷纷发表议论,意见纷呈。同时,争论的核心衍生了另一个分歧:新闻业的本质和目的。

近日,彭博社(Bloomberg)一位员工表示,客观性是一名记者的必备素养,但现在对多数人而言,区分是非对错似乎更加重要。

新一代记者不禁提出质疑,在一个超党派、数字化的时代,客观性是否真的如此必要。

新闻界并非从一开始便追求新闻报道的客观性。那时许多报刊出版社都带有明显的政治立场。直到上世纪20年代,客观性才真正开始得到认同。随着共产主义的发展,美国著名报人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认为民主与新闻业紧密相连,共和国与报界息息相关,这一观点得到了广泛认可。此后,报纸不仅承载着商业目标,还为崇高的政治目标腾出了版面。而报纸广告商则希望减少带有主观认知的党派报道,于是客观性成为新闻业的新基石。

客观性发展到今天又面临新的考验。 其一是唐纳德·特朗普上任及其对传统报道带来的挑战。特朗普经常发表一些被认为是谎言或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论,因此编辑们尽力用一种委婉的方式将其呈现在报纸之上。特朗普时代也暴露了平衡报道原则的问题。该原则是指在新闻报道中真实、全面地陈列新闻事实,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突出报道主要意见和观点,对争论的双方给予同等的重视。然而,这种 “两边主义 “有时也会让人产生误解。至于哪些事实是真的?只能靠读者们自行猜测。

其二,美国新闻编辑室的人员结构的变动,招聘人员更加多元化。 《泰晤士报》(Times)的编辑人员中,白人的比例在下降,女性的比例逐渐上升。人们逐渐怀疑之前所谓的“客观”的观点是否只是白人、男性的观点。

其三,社交媒体的兴起为持不同意见者提供了发言平台。在美国新闻业中,新闻和评论在纸面上划分明确,但在互联网上却界限模糊。美国新闻学会(API)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75%的美国人可以在他们喜欢的媒体上轻松区分新闻和观点,但在Twitter或Facebook上,能区分的人只有43%。

最后一个是商业原因。时至今日,广告刊登已不仅限于印刷媒体,更多依赖的是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因此报纸开始转向付费读者。与广告受众不同,读者喜欢带有观点的文章。此外,数字出版将竞争推及全国。如果说地方性商业模式是主导对某个地方的报道,那么全国性商业模式则是为了维护读者黏度,因此报纸要想在这个互联网盛行的时代发展下去,迎合读者是必经之路。

一些记者在对客观性感到失望的同时,提出了一个新的主张:”道德明确性”。这一词语反复出现在最近的一篇《泰晤士报》专栏文章中,作者呼吁业界 “打破以客观性作为新闻标准的表象,记者们应根据给定的背景和现有的事实,专注于公平和尽可能地讲述真相”。《泰晤士报》编辑迪恩·巴奎特(Dean Baquet)也表示称,客观性已经 “变成了一幅漫画(一般具有讽刺意味)”。

事实上,近年来新闻界出现危机的原因不在于对客观性的坚持,而是对客观性的曲解。

新闻评论家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n)认为客观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一种实际过程。而今天关于“道德明确性”最具说服力的表述与李普曼的客观性概念相近。但问题是,一些道德明确性的倡导者总会不由自主地滑向主观性。一些新闻行业从业人员纷纷谴责新闻的“主观性”,并表示,如果对新闻客观性存在理解缺陷,那么新闻便毫无意义。新闻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当记者愈发深入地了解一个主题时,真相往往变得不那么清晰。对于这种不确定性,新闻从业人员应不惧权威、理性思考。【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夏仁玲
校改:夏仁玲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