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特朗普政府为了诋毁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针对其税务问题进行了大量的调查。而与之相对的,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的税务问题或许远超人们的想象。比起在亨特·拜登的身上浪费时间,特朗普家族利用其政治地位谋取私利或许才是美国政府真正应该警惕的。

Ivanka Trump speaking at the 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 this summer.

Al Drago/Getty Images

共和党对拜登的“偏爱”

在过去的一年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他的支持者投入了大量精力诋毁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回到那些关于他与乌克兰打交道的毫无根据的指控上来。所以,当本周有消息称特朗普的司法部正在调查亨特的税务问题时,他们显然很高兴。

联邦政府对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税收问题进行刑事调查的消息,激发了整个保守派的愤怒。“我不会对此视而不见,”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周三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我们将继续研究下去。”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在给司法部长威廉·巴尔的信中写道,“这项调查对于捍卫我们共和国的完整,确保拜登政府不会成为潜在的外国不当干涉的对象至关重要。”

作为回应,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周三发表声明称:“我昨天第一次得知,美国特拉华州检察官办公室也在昨天通知了我的法律顾问,他们正在调查我的税务问题。”他补充说。“我非常认真对待此事,但我有信心,对这些事宜进行的专业和客观的探讨,会证明我以合法和适当的方式处理我的事务,包括由专业税务顾问协助处理。”(在周五乔·拜登的新闻发布会上,‘’亨特·拜登犯罪了吗?你和你儿子谈过了吗,候任总统先生?”当拜登开始离开时,一名记者喊道。拜登没有回头,只是回答说:“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骄傲。”然后继续往前走。)

伊万卡·特朗普才是问题所在

如果说亨特·拜登是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总统后代的话,那么,伊万卡·特朗普和她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这两位骗子呢?亨特·拜登在父亲的竞选活动中没有正式角色,他也不会以任何身份加入父亲的政府。相对的,伊万卡和杰瑞德则在白宫工作!

就在对亨特纳税调查公布的同一周,总统最喜欢的雇员、他的的女儿伊万卡(Ivanka)宣布,她和贾里德以大约3000万美元的价格,在迈阿密一座有29处住宅的私人岛屿上购买了一块184英亩(约合279公顷)的土地。(有大胆的猜测称,未来几年,伊万卡可能会把佛罗里达州作为自己政治生涯的跳板。)据公开报道,这对夫妇仅在2019年一年就赚了至少3600万美元的外部收入,这些收入都是在她为父亲当政府雇员时赚的。(特朗普政府职员的平均年薪约为18.3万美元。)

看来伊万卡自己也要接受一些法律审查了。本周,伊万卡在华盛顿特区司法部长办公室旁听了5个小时的证词,这是特朗普2017年就职典礼委员会正在进行的开支调查的一部分。问题在于,包括伊万卡在内的特朗普家族,是否向就职典礼委员会收取了用于华盛顿特朗普酒店经营的大量费用。

法律文件显示,该委员会支出了175000美元(“一个正常的价格”伊万卡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这样提到),然而该委员会的成员的表示正常价格至多也只有一半。

在有人作证后,伊万卡在推特上写道:“这次‘调查’是又一次出于政治动机的报复行为,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滥用权力的特朗普家族

特朗普当选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雇佣他的儿媳担任名义上没有报酬的顾问工作。当然,司法部已经得出结论,根据1967年的《反裙带关系法》,对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吉米·卡特(Jimmy Carter)和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来说,任命家人是违法的。但特朗普无视了这项反裙带关系法案,因为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初期,特朗普发现他可以无视所有的法律和规范,没有人会阻止他。共和党人太渴望权力或是太过懦弱而无法阻止他,而民主党人当时既没有控制参议院也没有控制众议院。所以特朗普得以为所欲为。这就是特朗普如何创造了史上最裙带关系的白宫,不仅雇佣了他的女儿和女婿,后来还让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给小唐的女朋友金伯利·吉尔福伊尔(Kimberly Guilfoyle)一份轻松、高薪的工作。(特朗普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儿子和司法部长比尔·巴尔(Bill Barr)的女婿也在白宫担任幕僚职务。)

调查滥用权力不应该是一个党派问题。当然,这也不是总统的后代第一次利用他们父亲的名字的权力。1990年,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的石油大亨之子尼尔•布什(Neil Bush)被控违反了利益冲突法规,因为他在1988年破产的锡尔弗拉多银行储蓄和贷款协会(Silverado Banking Savings and Loan Association)的董事会任职。该协会后来接受了纳税人数十亿美元的纾困。几十年前,罗斯福的长子詹姆斯·罗斯福(James Roosevelt)被指控利用其作为父亲私人秘书的政治地位,将利润丰厚的生意转到他作为副业经营的保险公司。

总统亲属不该在白宫任职

总统的孩子们不应该被允许以任何方式参与腐败。但从根本上说,亨特·拜登与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是不同的,后者被赋予了美国政府的钥匙。亨特·拜登不应该在拜登的白宫工作,因为这是违法的。

如果你对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感到头疼,但又愿意放过伊万卡和贾里德,那么你的党派偏见是不言而喻的。【全文完】

来源:VOGUE
作者:MOLLY JONG-FAST
编译:王珑琦
                                                                                                     校改:肖浩锟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