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许看过椰子树喝过椰子汁,但你可能不知道还有种椰子它的皮也是可以吃的,而这也不过是世界上上百种椰子中的一种,就算是这样珍惜的椰子品种在当地人看来却是贫穷和落后的人才吃的。尽管椰子汁深受我们大家的欢迎,在国际市场上椰子一年的营业额甚至达到20亿美元,但在这些椰子创造的辉煌背后,它却面临着危险的境地,种植技术的失传,环境的恶化,缺乏对椰子的研究保护资金和椰子树疾病的肆虐这些都一步步把椰子树推向灭绝的边缘。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就有3个物种灭绝,希望椰子不会是下一个!

椰子 /盖蒂 图

椰子 /盖蒂 图

“用橙汁作早餐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一位对大规模椰子种植园很感兴趣的投资者,最近对我开玩笑说。近来,椰汁才是王道。

对于追求时尚和富裕的人,像蕾哈娜、麦当娜和马修·麦康纳等名人,他们喝的是从上好的椰子中提取的果汁,以至于奢侈品牌销售的椰汁,高达7美元33cl(cl是容积单位“厘升”centiliter,1厘升=0.01升),它的价格相当于香槟。

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

毫无疑问,椰子销售市场正在蓬勃发展。椰子汁售卖目前达到了20亿美元的年营业额,而且在未来五年有望达到40亿美元。在2007年,最大的椰汁公司唯他可可(Vitacoco),它25%的股份以7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Verlinvest公司。七年以后,唯他可可公司又以大约1.66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25%的股份给中国红牛。除了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这些大的公司投入椰汁产业以外,现在超过200多个品牌也在销售椰汁。

但是在这繁荣的背后却有鲜为人知的另一面。

coconut-extinction02

即使是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喜欢椰子 乔纳森·恩斯特/路透社

重要的作物

椰子是《国际植物遗传资源条约》粮食和农业附件1中所列出的认为对全球粮食安全至关重要的35种粮食作物之一。2014年,国际粮农组织估算椰子的全球产量为6150万吨。

对于1100多万农民来说这是一种重要的用以谋生的作物,他们其中大多是小农,在全球至少94个国家1200万公顷的土地上种植椰子树。椰子树俗称“生命之树” – 全身上下皆是宝。它的主要产品有椰核——椰果内的干果肉,它可以用于榨油;椰子壳——是生产纤维的重要原材料。正如我们在开头说提到的,市场上存在着对椰子的高需求。整个熟的椰果经出口售卖给那些生产椰蓉和椰奶的工厂,而且至少有一半的椰子被当地所消费。

椰壳制成的编织绳 斐济 2012年/罗兰·布尔蒂克斯提供

椰壳制成的编织绳 斐济 2012年/罗兰·布尔蒂克斯提供

 

遗传的多样性

数千年来,人们出于各种各样的需求,慢慢的选择并保留了众多的椰子品种。

椰子的多样性 /罗兰·布尔蒂克斯提供

椰子的多样性 /罗兰·布尔蒂克斯提供

这造成了椰子显著的形态多样性,主要表现在果实的颜色、形状和大小上。但在全球范围内,这种多样性范围在很大程度上是未知的。正因为如此,几千年来,农民培育椰子的工作量相当大,即使到了21世纪,科学家仍然大大低估了种植的工作量。

最稀有的椰子品种,例如角椰子,种植在伊朗的罗阿岛环礁和印度,大多数人尤其是西方人甚至认为它不是椰子。

椰子的保护

萨摩亚青少年抱着著名的niu afa椰子/罗兰·布尔蒂克斯提供

萨摩亚青少年抱着著名的niu afa椰子/罗兰·布尔蒂克斯提供

椰子基因又被科学家称为“种质”,它的多样性基于多种多样品类的椰子,而这些椰子的延续生存靠的是成千上万的小农。

一系列的举措已经开始实施用以鼓励和支持这些农民,并引进园林管理技术来促进他们增收。如Polymotu技术(“poly”是“很多”的意思,“motu”是“岛屿”的意思,是指利用地理隔离或生殖隔离来保护某种植物、树木甚至是动物的繁殖。),太平洋共同体和全球作物多样性信托基金组织就在萨摩亚的两个小岛上实施了一个Polymotu项目,它们在岛上移植了著名的niu afa椰子,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椰子,有40多厘米长。

不幸的是,一些椰子正濒临灭绝。椰子栽培的主要挑战之一是致命疾病的存在,它们迅速扩散并杀死数以百万计的椰子树。这些流行病中最为人们所知的是黄死病。

这种疾病肆虐非洲国家(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加纳、尼日利亚、喀麦隆、科特迪瓦),同样也在亚洲(印度),北美(墨西哥,加勒比海,佛罗里达州)和太平洋地区(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

椰子开的多种多样的花(Marc Delorme研究中心展出)

椰子开的多种多样的花(Marc Delorme研究中心展出)

多样性面临威胁

因为传统农业技术的遗失、农业种植的急功近利、气候的变化和社会西方化等因素的影响,一些对于农业未来至关重要的椰子品种正在消失。

由于封闭式生态系统像岛屿这些地方的生态脆弱性,太平洋地区可能是损失得最大的地方。最近一次在库克群岛(库克群岛是一个位于南太平洋上,介于法属波利尼西亚与斐济之间,由15个岛屿组成的岛群,是新西兰的自由结合区。首都阿瓦鲁阿(Avarua),位于拉罗汤加岛。)的调查中,我们成功找到了一种相当难种植的甜皮棕,这种椰子在当地叫niu mangaro。这是一种罕见的,濒临灭绝的椰子品种。它未成熟的果皮可以食用,并且鲜嫩而香甜,而其他种类通常是苦涩坚硬的。它可以像甘蔗一样咀嚼。一旦果实成熟后,表皮纤维就会变白变干,失去水分。

比较普通的椰子的外壳(左)和一种罕见的甜皮椰子壳(右)/罗兰·布尔蒂克斯

普通的椰子的外壳(左)和一种罕见的甜皮椰子壳对比图(右)/罗兰·布尔蒂克斯

我们的调查是与当地政府的一个农业方面的官员一起开展的。在工作期间,他拿起一个嫩的椰子壳,开始咀嚼。然后停下来告诉我说:“我不想让人看到我吃niu mangaro,因为他们会说我是一个穷人。”

这种传统品种的消费仍被视为社会上的耻辱,是远离“现代”的一种生活方式。另一方面,进口食品的消费被认为是现代化和有钱的标志。

2010年在莫雷阿岛(太平洋中南部法属玻里尼西亚的火山岛,面积132平方公里,呈三角形。)进行的另一项调查,就一个在当地叫做kaipoa的甜皮品种,我们采访了一个波利尼西亚的农民,他告诉我说:

“我有一棵kaipoa椰树,但两年前我把它砍了……在过去十年间,我一个果子也没有收到,所有的果子都被周围的孩子偷去吃掉了。”

 

因此,这种传统的品种依然被波利尼西亚人的后代所喜爱,只是农民们没有意识到这种资源的珍惜度和其文化价值。

影响椰子保护的社会和经济因素已经成为印度尼西亚亚洲及太平洋椰子共同体和印度中央种植园作物研究所于2016年分别举办的两次国际会议的主题。主要讨论椰子生物学上的优劣;在基因库领域的保护;农民关于作物繁殖生物学的知识;社会经济动态和政策措施等方面的问题。

绿矮星品种椰子的籽苗  /罗兰·布尔蒂克斯

绿矮星椰子的籽苗  /罗兰·布尔蒂克斯

企业很大,但用于研究的钱很少

感染了黄化病的椰子种植园 /罗兰·布尔蒂克斯

感染了黄化病的椰子种植园 /罗兰·布尔蒂克斯

尽管全球市场上椰子销售如火如荼,但许多椰农仍然是分散的小规模单干,并且在椰子研究方面的投资非常匮乏。尽管公共国际研究上一年投资三百万到五百万美元的资金足以解决椰子在农业上面临的大部分挑战。但是,私营企业在这个需求巨大的市场上赚得盆满钵满却几乎不投入研究经费。

加纳,采摘椰子的人在树干之间跳舞/罗兰·布尔蒂克斯

加纳,采摘椰子的人在树干之间跳舞/罗兰·布尔蒂克斯

椰子是一种多年生作物(能存活多年),全年都能生产果实,但它的生长周期很长。投资者更感兴趣的是眼前的利益,他们不愿资助这种长达十多年并且需要有效跟进的研究项目。

一些生产椰子的国家也面临着尴尬的困境,它们基因库资源不足,实验室缺乏必要的预算、劳动力、设备和技术培训,无法进行再生种质资源所需的人工授粉,以及其他活动,如收集、鉴定和繁殖。

只有椰子繁盛的生长,椰子汁厂商才能有钱可赚。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依赖这一至关重要作物的安全。保障椰子的未来是我们每一个人,不管是农民、椰子的消费者还是从中获利的人都应该优先考虑的。

[全文完]


作者:罗兰·布尔蒂克斯(Roland Bourdeix)

来源:The end of coconut water? The world’s trendiest nut is under threat of species collapse

译者:韩兴玥

编辑:张雪峰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