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打开新闻,映入眼帘的是一系列的欧洲难民危机,关于朝鲜的“难民逃亡”的新闻却游不过鸭绿江。脱离“三胖”(通指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手心,历经千辛万苦扑向朴女士(指韩国总统朴槿惠)的怀抱的脱北者(指从朝鲜成功前往韩国的人,因逃脱路径为由北方逃至南方,故名为脱北者),现在你们幸福吗? 

脱北的征程
脱北旅程和长征同样艰辛,脱北路线基本是这样:先穿越中朝边境,由老挝再前往韩国;部分脱北者还会去逛逛柬埔寨、越南或泰国。一些脱北者直接度过湄公河后直接前往泰国警局自首,泰国将会把这些“非法入境”的人短暂拘留(缴了罚款也可了事)后,交给韩国领事馆,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就到了韩国。当然,如果期间被中国警方抓获,那就自认倒霉吧。如:送去集中营羁押受虐,以“叛国罪”处以极刑,往往还株连九族,家族成员可能受到用钢丝穿过锁骨的刑罚。

脱北路线图

脱北路线图

脱北者现状

根据韩国最新统计,脱北者的自杀数量最近在不断上升。在过去的10年中,自杀者只占脱北总数的6%~7%。但最近几个月这个数字在大幅度上涨——占到了今年脱北者总数的14%,这远远高于一般国家人口中的自杀率,而且韩国的自杀率一直在经合组织(由34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政府间国际经济组织,旨在共同应对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和政府治理等方面的挑战,并把握全球化带来的机遇)34个工业化国家中位居第一。 我们总是在网络、书中看到脱北者的生活现状,是如何如何的幸福。然而事实并非这样,富裕的人总是少数的,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特仑苏,当然也不是每个脱北者都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为啥他们不幸福?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家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另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娱乐心理还不够,不会玩。毕竟韩国是一个文化娱乐为主产业的国家,受众为全民,而朝鲜的娱乐估计也就三胖才有机会享受吧。

脱北者中,45岁的金瑞海(Kim Ryen-hi)在一次记者发布会上痛哭流涕,她说她想回朝鲜老家。4年了,她无数次往返于韩国和中国,每当经过朝鲜领空时,却只能无奈的看看身边的白云。

 “自由,金钱,都不如亲情”她说,“哪怕饿死,我也想回家”。

金瑞海在记者发布会上发言

金瑞海在记者发布会上发言

金嵩礼(Kim Song-il)正在从事他叛逃14年后的第七份工作,他之前做过公交车司机、建筑工人,餐厅服务员。现在他自己当上了老板,并且雇佣了员工,从事禽类加工行业。他的新事业是售卖鸡肉。他购入整鸡然后雇佣工人把它们切开,打包之后进行冷冻以待出售,这些制作流程的成本远比整鸡的花费要多。

他回忆道:“这是一场与自己较量的斗争。一开始创业失败,我也想解脱。每当产生这种想法,我就一次次地提醒自己是怎么冒着生命危险只为来到这里”。在朝鲜,他是一名军官,习惯于发号施令,过着吃皇粮的生活;而在韩国,靠“订单”吃饭,日子就没那么舒适了。

金嵩礼(Kim Song-il),已经脱北14年,正经营一家禽类加工坊

金嵩礼(Kim Song-il),已经脱北14年,正经营一家禽类加工坊

另外一名事业成功的李隆熙(Lee Yung-hee)以极大的事业心讲述了她的故事。她十四年前从朝鲜逃到韩国,现在经营一家餐馆,叫Max Tortilla(玉米饼),距离首尔两小时车程。

 在朝鲜,她几乎没有听说过这种经典的墨西哥美食,但是当她到达韩国她很快找到了一份出售烤羊肉串的工作,她心想加一些米饭或许会更符合韩国人的口味,结果她发现和墨西哥玉米煎饼有点像,于是她转而经营玉米煎饼生意,非常成功。

  “当我刚到韩国时这里看起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她说,“为了取得成功,我不得不从头开始学起。”

 韩国政府表示,脱北者的工作培训通常是三个月。有政治批评家表示,要想满足用人单位的需求,三个月根本不够。而政府的回应却是:大多原处于中上层的脱北者认为在朝鲜学会的技能“足以胜任”韩国的工作,不愿意再投入更多的时间学习,所以想更快进入社会工作;而其他的脱北者也只愿意短时间的工作培训,如服务员培训。

但是一个曾在平壤读过书,现任韩国国民大学的历史学家,安德烈 兰蔻武(Andrei Lankov)说,朝鲜的技术水平和韩国差距实在太大,比如,医生这个职业,即使你在朝鲜的医科大学毕业后,也无法被韩国的医院所录用。因为朝鲜用的教材还是翻译的当时苏联教科书,并且其准确度也值得考量。而廉价劳动力就更没有市场了。

一项调查表明近一半的脱北者在朝鲜的生活水平是小康,但仅有三分之一的人在韩国过上了同等的生活,而其他的人,大多生活水平比原来在朝鲜还差。

 这正是未来的一种困境,“韩国朝鲜人”正行走在绝望的悬崖峭壁边缘,也许这一秒,我们还能看见他们蹒跚的背影;可能下一秒,就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了。

  来源:http://www.bbc.com/news/magazine-34710403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