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多年来,美国政治阶层腐败、官僚体制僵化、经济制度无情、民众分裂危机四伏,一场大规模爆发的疫情使美国人陷于高风险之中,更是将潜伏在这个国家的危机暴露无遗。
(图片来源:大西洋月刊)

(图片来源:大西洋月刊)

面对新冠病毒的肆虐,美国政府却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总统对其视而不见甚至满口谎言;参议员和企业高管从中谋取暴利;医生试图警告公众这种危险时却遭重重阻拦。在这个三月里,美国人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失败的国家,没有全国性指示,人人艰难求生;防疫物资严重短缺,有限资源被用于牟利。

特朗普忧心能否连任,宣称新冠病毒大流行是一场战争,自称战时总统,表现却如同二战时的法国元帅菲利普·贝当(Marshal Philippe Pétain),置美国于旷日持久的灾难中。新冠病毒大流行是21世纪的第三次重大危机。第一次是9·11事件,人们当时没有正视纽约大熔炉的定位,党派政治和政策抹去了民族团结的意识,民众对政治阶层的怨恨滋生;第二次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全美各阶层的差距开始拉开,两极分化加剧,权威遭受质疑,尤其是对政府权威的质疑。两党并没有意识到公信力流失的多少,而摆在美国面前的,是一个新的民粹主义时代。

特朗普上台后,与共和党达成了共识,即为了私人利益剥夺公共资产。因多年来右翼意识形态攻击、两党政治极化以及资金的持续减少,联邦政府陷入瘫痪,特朗普为此破坏公务员制度,立法为企业和富人减税。疫情本应促使美国人团结合作,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富人享有特权,普通民众缺乏救治,医疗卫生系统严重不平等。

 

疫情本应促使美国人团结合作,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富人享有特权,普通民众缺乏救治,医疗卫生系统严重不平等。

 

当下工作被分为两类:必要工作及非必要工作。底层人民从事着低收入的必要工作,致使他们暴露在易感染的环境中,甚至在生病时也不得不坚持工作。而与此同时,佐治亚州的参议员凯利•吕弗勒(Kelly Loeffler)却在疫情暴发前抛售股票获利,淡化冠状病毒对公众造成的威胁。

新冠疫情发展至全球大流行后,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成为特朗普的重要顾问。库什纳上任后,无力挽回局面,将物资短缺归咎于州长的不作为。事实证明,多年来攻击政府、榨干政府资源、消耗政府士气的行为,让公众不得不付出生命的沉重代价。

想要克服目前的新冠疫情大流行,必须“治好”这个国家,这是当前政府力所不能及的,但当前政权是该走到头了;危机也让民众明白,在一个民主国家,公民的团结必不可少。【全文完】

来源:《大西洋月刊》
作者:George Packer
编译:杨登丰
校改:田杏
                                                                     责任编辑:廖茏蕙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