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5月28日,中国颁布首部民法典,对此前的收养法进行了修订,被遗弃的儿童不再姓“党”或姓“国”,他们将更多地由国内家庭收养。而究其根本,一方面,经济发展,受教育程度提高改变了国民婚育观念;另一方面,产检普及使得弃婴数量减少。但是中国自古以来的血缘传承观念根深蒂固,新的收养法引发热议。

 

(图片来源:Hanna Barczyk)

早在1991年,中国就通过了第一部独立的收养法,儿童福利院通常给弃儿起名姓“党”(意思是共产党)或姓“国”(意思是国家)。这些不同寻常的名字给孩子们留下了终生的印记。 这样,他们就不会忘记感恩国家。直到2012年,国家才禁止使用这样的名字。

5月28日,中国通过首部民法典,重新修订了收养法,放宽了收养条件。这部法典涵盖了从婚姻到财产权等各方面的法律规定,是中国进行改变的一个标志。在修订本中,取消了除特殊情况(比如收养儿童福利院的残疾儿童)外, 只有独生子女家庭可以领养的规定。从2021年元月开始,无子女家庭可以收养两名子女,有一名子女的可以再收养一名子女。修正案还规定将被收养孤儿的最大年龄从14岁放宽至18岁。这些变化反映了对从1980年至2016年严格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予以放宽。

可以肯定的是,《民法》根植于保守的家庭观念。为防止夫妻“冲动”离婚,《民法典》新增了30天的“离婚冷静期”条例,这一规定引发了广泛争议。而《民法典》中的收养法也是热门话题。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支持收养法中“允许年龄较大的青少年被收养”的条款。在采访中,她理智地表示,父母的监督可以防止“叛逆”青年造成“社会不稳定”。

然而,这也揭示出中国领导人愿意将这个敏感的社会问题丢给中国的父母——让他们收养被遗弃的儿童。三十年来,政府将孤儿安置在凄凉的收容所里。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他们每年将数千名孤儿托付给不受计划生育法律约束的外国人。也正是政府对本国公民的不信任,才导致了这种状况。政府知道,非正规收养很猖獗,尤其是在农村地区,他们遗弃自己的亲生女儿,而去收养男孩,以此来延续家族血脉。

一位医生说,随着中国越来越繁荣、人民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政府更愿意推广国内收养。这位医生多年来一直关注被遗弃儿童的健康问题,多次将患病和残疾的孤儿带到北京接受治疗。他指出,一方面,城市里的夫妇婚育时间越来越晚,有的无法生育。因此,当儿童福利院有“健康的弃婴”时(可能是被年轻的未婚母亲遗弃),这些夫妇会“立即”收养这些弃婴。有时,这些孩子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还有一些人则更愿意收养患有唇腭裂或其他可治愈疾病的孩子。

他还提到,可供收养的弃儿越来越少。即便是偏远的农村,孕妇也有条件接受B超产检,一旦检查出胎儿残疾,孕妇家庭更可能选择流产。更让人欣慰的是,中国的年轻人不那么迷信,不太可能相信一个出生时没有肛门的孩子一定是被诅咒的不祥之物,因此不会随便遗弃。

官方统计数字证实了医生的说法。数据显示,2012年-2018年,儿童福利院的孤儿人数从57万下降到34.3万。2000年到2018年,记录在册的被收养孤儿人数从5.2万(峰值)降至约1.5万。如今,外国人收养的中国孤儿只占八分之一,他们可能只收养身患残疾或年龄较大的儿童。

在北京自闭症儿童中心工作的治疗师庄聚(音译)是个例外。他解释说,传统上,中国人对收养无血亲子女一直很谨慎。这种做法是有渊源的,在中国城市化开始之前,同一个村子里的许多家庭可能会集体孤照顾某个孤儿,给他拿些吃的、送些穿的。也就是说,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带进一个家庭,给他这个家庭的姓氏,是一个重大的承诺,因为一旦这样做,这个孩子就是这个家庭的合法继承人。他表示:“在中国,最重要的联系就是血缘关系。”

尊敬祖先的方式不止一种

现年49岁的庄先生并不那么传统。大约14年前,他和妻子(也是一名治疗师),收养了一个两岁半、有自闭症状的男孩乐乐。他们相信,孩子还小,有希望治好。乐乐的母亲是一名护士,她看了乐乐的医疗记录,发现他有心脏病,这也很可能是乐乐被遗弃的原因。后来乐乐(乐乐的意思是“快乐”)诊断出患有肝炎。在一个慈善机构的帮助下,庄医生一家为乐乐支付了数月的医疗费用。由于被收养的外省孩子并没有北京户口,他们还支付了乐乐上学的择校费(没有北京户口的孩子在北京上学需缴纳额外的费用)。

庄先生承认,他的父亲有点保守。但是,老人已经有了一个亲孙子,对于再收养一个孩子,心理上也就没那么抗拒了至于庄先生的朋友们,他们看着他从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最好的大学之一)毕业,辞去了稳定的政府工作,成为一名心理医生。庄先生笑着说,这种职业转变是“非常奇怪和不理智的决定”,而对于他收养孩子这件事,朋友们也并不吃惊。

如今,16岁的乐乐有时也会帮助父亲给自闭症儿童治疗。庄先生从未认为他和妻子应该受到赞扬。相反,他说收养乐乐是一次不能错过的缘分。庄先生一家非常勇敢、开明,但是在中国,这样的家庭并不多。所以新收养法的实效仍有待观察。【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罗海艳
校改:周元媛
责任编辑:邱婧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