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社编译报道】贫富差距是每个国家都会很头疼的问题,在国家还没有真的富起来的情况下,贫富差距就拉得过大,会反过来遏制国民奋斗的积极性,从而影响整个国家的长远发展,而户口又和房产,房价,子女教育,高考等重要的民生问题挂钩,牵一发而动全身,户口制度改革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呢?让我们看看经济学人深度报告吧~陈军在上海有一份做眼镜的好工作。去年他辞职了,回到了老家安徽。他挖了一个小池塘,灌满水,然后引入了小龙虾。他回老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照顾他的家人。陈先生带不起孩子来城里,所以把孩子留在家里由父母抚养。但他的父母年事已高,孩子们需要照顾。“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说,仍然穿着他从上海来的蓝色工厂夹克。陈先生的故事是老生常谈了。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工在城市工作多年,与家人分离,然后才回到农村。这种人口流动是户口制度的结果—–因为没有上海户口,陈先生无法让他的孩子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学校。他拿不到住房补贴,也享受不到失业保险。他只是个过客。

长期以来,中国的户口制度将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区分开来。在毛主席时代,户口决定人们是从事工业还是务农。自那以后,户口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它仍然决定着每个中国人真正把哪个村庄,城镇或城市称为家:在那里,他们可以享受从养老金到公共教育等全方位的福利和政府服务。近年来,政府承诺要进一步放宽这一制度,以加快城市化进程。然而,这一体系正在逐渐改变,尽管其方式正在造成贫富之间新的裂痕。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caption]

从绝对值来看,中国的城市化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其城市人口已增至近8.5亿,现在约有61%的中国人居住在城市,每年还有超过1500万人移入城市。然而,约有2.3亿住在城市的人没有本地户口。他们就像二等公民。政府坚称他们想要改变这一点。2014年,政府发布了“新城市化计划”;政府承诺,到今年年底,将帮助1亿人将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

在实践中,这种计划发挥的作用两极分化。中央政府的重点一直放在促进小城市的发展上。官员们担心,如果向低技能工人提供居住权,大城市将不堪重负。六年前,中国政府呼吁人口少于100万的城市为所有申请的人提供当地户口。去年,它呼吁人口少于300万的城市也这样做。

与此同时,中国的许多大城市–除了北京和上海–都在努力吸引更高技能,更富有的居民。他们通常提供四条获得当地户口的途径,很像西方国家的移民途径:投资当地企业;买房子;有学位;或拥有一份合格的工作。经济学家张纪鹏在一项对120个城市政策进行审查的研究中发现,近年来,繁荣的沿海城市提高了获得本地户口的标准,而内陆城市则降低了标准。

《经济学人》研究了30个主要城市的数据,以评估这些调整所产生的影响。在2011年至2014年间,他们的总体人口增幅比他们的户籍人口增幅高出50%。这表明,大约每三个新居民中,就有一个没有当地户口。但从2015年到2018年,本地户口持有者的增长与他们总人口的增长几乎一致(见图表2)。

小城市进行的户口改革效果要小得多。这些地方已经向较贫穷的移民敞开了大门,但很少有人选择定居这些地方。房地产开发商恒大的经济学家任泽平对337个城市进行的一项新研究发现,过去20年里,人口较少的城市普遍遭受外迁,而最近的改革并未阻止这一潮流。上海交通大学的陆明表示,逻辑很简单:如果拥有丰富资源和就业机会的大城市向外来人口提供居住权,他们会欣然接受,但较小的城市却没有同样的吸引力。

对冲他们的赌注

相反,富裕城市(主要是沿海城市)和中国东北等经济困难地区的城市所提供的福利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富裕城市出生的人和那些必须在贫穷城市勉强度日的人之间形成的鸿沟越来越大。

尽管到目前为止放宽的政策有限,但政府看起来很可能实现到今年年底新增1亿城镇户口的目标。官员们一直在争先恐后地划定新的城市边界,宣称以前被认为是农村的地区实际上是城区。西南财经大学甘犁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2010年至2015年间成为城市居民的所有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在他们以前的农村社区被重新划归城市后获得了城市居民身份。

农民工不愿将户口迁往城市的一个原因是,这样做通常要求他们放弃在农村的土地使用权。当许多愿意接收贫困农村移民的小城市只能提供有限的社会福利作为回报时,放弃土地会让他们感到特别有危机感。

官员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讨论了两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其一是割裂土地权和户口权,允许农民工在小城市登记,同时也保留自己的田地。但这令人忧虑,因为农村土地的正式所有权归村庄所有,而不是个人所有。另一个解决方案是为全国各城市的社会保障体系提供更好的资金,确保城市居民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得到良好的服务。但这需要中央政府拿出更多的资金——他们极不情愿这样做。

因此,即使是在半宽松的形式下,户口制度仍然是中国发展的一个拖累。大城市是生产力和创新的引擎。他们应该再大一些,在农村务农的人应该少一些。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徐文泰估计,让人们随心所欲地定居,这样做对中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不亚于20年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效果。

这次户口改革并非完全没有意义。重新分类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税收和支出权力。许多新定义为城市的地区显然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在无为的中心地带,高楼林立,繁华的购物中心紧挨着农民出售活鸡的破旧小巷。随着城市地位的提升,当地政府表示将“建设一个高质量的城市”,投资建设停车场,园林绿化和公共住房。但对陈先生来说,无为市的生活仍远不如他在上海的生活。医疗保健更差,学校更破旧,养老金更少。他也许是中国最新城市之一的居民,但真正的城市生活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贫富差距是每个国家都会很头疼的问题,在国家还没有真的富起来的情况下,贫富差距就拉得过大,会反过来遏制国民奋斗的积极性,从而影响整个国家的长远发展,而户口又和房产,房价,子女教育,高考等重要的民生问题挂钩,牵一发而动全身,户口制度改革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呢?让我们看看经济学人深度报告吧~

安徽,无为市,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陈军在上海有一份做眼镜的好工作。去年他辞职了,回到了老家安徽。他挖了一个小池塘,灌满水,然后引入了小龙虾。他回老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为了照顾他的家人。陈先生带不起孩子来城里,所以把孩子留在家里由父母抚养。但他的父母现在年事已高,孩子们需要照顾。“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说,仍然穿着他从上海来的蓝色工厂夹克。

陈先生的故事是老生常谈了。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工在城市工作多年,与家人分离,然后才回到农村。这种人口流动是户口制度的结果—–因为没有上海户口,陈先生无法让他的孩子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学校。他拿不到住房补贴,也享受不到失业保险。他只是个过客。

长期以来,中国的户口制度将农村居民与城市居民区分开来。在毛主席时代,户口决定人们是从事工业还是务农。自那以后,户口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微乎其微,但它仍然决定着每个中国人真正把哪个村庄,城镇或城市称为家:在那里,他们可以享受从养老金到公共教育等全方位的福利和政府服务。近年来,政府承诺要进一步放宽这一制度,以加快城市化进程。然而,这一体系正在逐渐改变,尽管其方式正在造成贫富之间新的裂痕。

图片来源:经济学人

从绝对值来看,中国的城市化取得了惊人的成功。其城市人口已增至近8.5亿,现在约有61%的中国人居住在城市,每年还有超过1500万人移入城市。然而,约有2.3亿住在城市的人没有本地户口。他们就像二等公民。政府坚称他们想要改变这一点。2014年,政府发布了“新城市化计划”;政府承诺,到今年年底,将帮助1亿人将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

在实践中,这种计划发挥的作用两极分化。中央政府的重点一直放在促进小城市的发展上。官员们担心,如果向低技能工人提供居住权,大城市将不堪重负。六年前,中国政府呼吁人口少于100万的城市为所有申请的人提供当地户口。去年,它呼吁人口少于300万的城市也这样做。

与此同时,中国的许多大城市–除了北京和上海–都在努力吸引更高技能,更富有的居民。他们通常提供四条获得当地户口的途径,很像西方国家的移民途径:投资当地企业;买房子;有学位;或拥有一份合格的工作。经济学家张纪鹏在一项对120个城市政策进行审查的研究中发现,近年来,繁荣的沿海城市提高了获得本地户口的标准,而内陆城市则降低了标准。

《经济学人》研究了30个主要城市的数据,以评估这些调整所产生的影响。在2011年至2014年间,他们的总体人口增幅比他们的户籍人口增幅高出50%。这表明,大约每三个新居民中,就有一个没有当地户口。但从2015年到2018年,本地户口持有者的增长与他们总人口的增长几乎一致(见图表2)。

小城市进行的户口改革效果要小得多。这些地方已经向较贫穷的移民敞开了大门,但很少有人选择定居这些地方。房地产开发商恒大的经济学家任泽平对337个城市进行的一项新研究发现,过去20年里,人口较少的城市普遍遭受外迁,而最近的改革并未阻止这一潮流。上海交通大学的陆明表示,逻辑很简单:如果拥有丰富资源和就业机会的大城市向外来人口提供居住权,他们会欣然接受,但较小的城市却没有同样的吸引力。

对冲他们的赌注

相反,富裕城市(主要是沿海城市)和中国东北等经济困难地区的城市所提供的福利之间的差距正在扩大,富裕城市出生的人和那些必须在贫穷城市勉强度日的人之间形成的鸿沟越来越大。

尽管到目前为止放宽的政策有限,但政府看起来很可能实现到今年年底新增1亿城镇户口的目标。官员们一直在争先恐后地划定新的城市边界,宣称以前被认为是农村的地区实际上是城区。西南财经大学甘犁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2010年至2015年间成为城市居民的所有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在他们以前的农村社区被重新划归城市后获得了城市居民身份。

农民工不愿将户口迁往城市的一个原因是,这样做通常要求他们放弃在农村的土地使用权。当许多愿意接收贫困农村移民的小城市只能提供有限的社会福利作为回报时,放弃土地会让他们感到特别有危机感。

官员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讨论了两种可能的解决方案。其一是割裂土地权和户口权,允许农民工在小城市登记,同时也保留自己的田地。但这令人忧虑,因为农村土地的正式所有权归村庄所有,而不是个人所有。另一个解决方案是为全国各城市的社会保障体系提供更好的资金,确保城市居民无论身在何处都能得到良好的服务。但这需要中央政府拿出更多的资金——他们极不情愿这样做。

因此,即使是在半宽松的形式下,户口制度仍然是中国发展的一个拖累。大城市是生产力和创新的引擎。他们应该再大一些,在农村务农的人应该少一些。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徐文泰估计,让人们随心所欲地定居,这样做对中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不亚于20年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效果。

这次户口改革并非完全没有意义。重新分类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税收和支出权力。许多新定义为城市的地区显然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在无为的中心地带,高楼林立,繁华的购物中心紧挨着农民出售活鸡的破旧小巷。随着城市地位的提升,当地政府表示将“建设一个高质量的城市”,投资建设停车场,园林绿化和公共住房。但对陈先生来说,无为市的生活仍远不如他在上海的生活。医疗保健更差,学校更破旧,养老金更少。他也许是中国最新城市之一的居民,但真正的城市生活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全文完】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未知
编译:黄鑫杰
校改:罗欣悦

 

 

 

觉得赞就推荐给朋友